原创 浮生若夢:心有所屬,美不勝收

原創系列,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好,我更不是特殊的存在,那麼問題來了,我的愛好是什麼呢?關於這個問題,早已有讀者朋友問過我,提問的次數也不止一遍。對於他們的問題,我總是脫口而出“散步”倆字,而對我直截了當的回答,他們則大多心存

原创 浮生若夢:不言而喻,不斷前行

地球是一個美麗的星球,不但有高山大川而且有江河湖流,更有鬼斧神工的自然景緻,我們就生活在這裏。在我們的眼裏,地球就像一個神話,創造着無邊無際的傳奇。地球的面積雖然很大,但和浩瀚的宇宙比起來,依然要甘拜下風。生活在人類世界中的每個人,就像地球

原创 浮生雜記:誰纔是最傷心的那個

當山盟海誓羽化成風,當情深意濃消失殆盡,當一切再也回不去時,誰纔是最傷心的那個……臨出門的那一刻,她遲疑了一下,旋即堅定地走了。說實話,她很想再看一眼房子,畢竟這裏是她的婚房,也曾留下過美好的回憶。幸運的是,她打消了這個念頭,理智告訴她,不

原创 浮生雜記:您要永遠開心

從我能聽懂話開始,就不願意搭理李開心,更不喜歡和他說話。李開心對此也不生氣,該幹什麼幹什麼,情緒方面特別正常。他的正常反倒襯得我不正常了,在親朋好友眼裏,我就是一個離經叛道的孩子。其實吧,我對他確實不怎麼樣,站在他們的角度來看。不過話說回來

原创 浮生雜記:心病難醫

原創系列,未經允許禁止轉載。陽春三月,道教聖地秦觀臺有五天廟會,方圓百里的人都會去逛廟會。方奶奶的孃家在北安村,與秦觀臺隔河相望。少女時候的她,每年三月都會和相好的姐妹一起逛廟會。直到進城當了工人,才結束了這個喜好。四十年過去了,親人相繼去

原创 浮生若夢:恢復如初,精彩紛呈

原創系列,未經允許禁止轉載。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年的氣候整體偏涼,尤其雨水特別多,似乎老天的委屈無處訴說,只能化作雨水灑向人間。原本天氣偏涼,雨水偏多也沒什麼,奈何我的胳膊受過損傷,所以特別害怕陰雨天。痛的忍無可忍之時,我只能買止痛藥膏。然

原创 浮生雜記:得不償失

原創系列,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溫寧是一個長相非常出衆,身材也特別高挑的年輕女孩,用當下的話說就是:自帶美顏的女神。對女孩子來說,能擁有美麗的容顏確實幸運,可若是以此爲資本動了不該有的心思,就一定會帶來無法挽回的結果。溫寧就是這樣的女孩,一個徒

原创 浮生雜記:諾之殤逝

原創系列,未經允許禁止轉載。“妾發初覆額,折花門前劇。郎騎竹馬來,繞牀弄青梅……”這是一處簡樸乾淨的院子,院子右側有一間雅緻的書房。此刻,一個長相俊秀的綠衣少年,正來回跺着步子背誦《長幹行》。他聽先生說過,這首詩出自遙遠的唐朝,寫這首詩的詩

原创 浮生若夢:一本好書,一位好友

原創系列,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於我而言,最大的樂趣就是閱讀,每每捧起書本,我都有種書香縈懷的愉悅。這種愉悅很特別,它既不是表情的變化,也不是感官的觸動,而是來自內心的響應。無論樂趣還是愉悅,皆是寶貴的真實情感。擁有真實情感固然重要,可是和閱讀

原创 浮生若夢:緣分之約

原創系列,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所謂緣分,就是你對某個人念念不忘,就是某個人對你戀戀不捨。除過這些以外,緣分還有一點最神奇,它能讓你們不早不晚,不偏不巧的遇見。恰到好處的邂逅,一眼萬年的入心,在緣分的指引下,愛情悄然而至。準確的說,這樣的愛情才

原创 懸疑推理:詭中有詭(3)

“麗萍,女兒說得對,許磊一片孝心,你就別再橫挑鼻子豎挑眼了。”看到妻子對許磊冷若冰霜的態度,蔣峯也雙眉緊蹙甚是不悅。“好好好,你們一個個都對,是我不應該不識擡舉,這樣總行了吧?”女兒說她也就罷了,畢竟是自己的骨肉,可連丈夫也在偏袒這個外人說

原创 浮生雜記:勸

“五一小長假”期間,大家購物的購物,度假的度假,忙得不亦樂乎。在報社工作的張寧,打算自創一個小驚喜,於是高興的去找朋友。來到朋友居住的小區,張寧和門衛打過招呼,便徑直朝裏面走去。路過小區花園的時候,她瞧見兩個十四五歲的男孩在玩滑板。當張寧從

原创 入駐簡書兩週年:我們的故事會一直繼續

在我長久以來的印象裏,緣分都是一種特殊的存在。之所以說緣分特殊,因爲它既能心心相印,又能惺惺相惜。不管相通也好,不管相投也罷,都能讓你深陷其中。我所說的“其中”,不僅僅是人和人之間的關係,還有人和事物之間的聯繫。這就好像,好像我與“簡書”的

原创 懸疑推理:詭中有詭(二)

對,許磊沒有生氣,他不會也不願和姚麗萍生氣。倘若和她公然叫板,許磊會覺得侮辱了自己的人格。所以啊,她倨傲的言行不會讓他生氣。不配,她不配……站在房子中間,他再一次打量起姚麗萍。此刻的她,穿着質地良好的玫瑰紅絲綢睡衣,斜靠在做工繁瑣的貴妃榻上

原创 浮生雜記:忠犬阿黃

張伯走到醫院的時候,渾身像散了架似的疼,胸腔亦是憋悶不已。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氣,阿黃靜靜地看着他,眼神裏充滿了惶恐。很快,張伯站不住了,他的身體搖晃着,倒在了門口的臺階上。見此情景,阿黃急的一陣嚎叫。聽見犬吠,幾個穿着白大褂的醫生衝了出來,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