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82

連道非雖然看起來憨憨的,但沒瘋之前的他,其實是個十足的紈絝,仗着哥哥和皇室血脈,所過之處幾乎沒人不厭煩。爲了讓這個紈絝成爲王林走出洞府界的助力之一,作者便安排連道非走進了被幽冥獸吞掉的七彩界之一。光靠掌尊和七彩界,我覺得不可能動得了連道非,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79

戰老鬼就這麼消失了,整個過程他甚至都沒露出身影。王林又天逆他肯定知道的,但無論是界內空玄修士還是王林,他誰都沒搭理,甚至連李廣弓箭都沒放在眼裏。眼看弓弦沿着星空飛了過來,王林直接伸手拿住弓弦上方的弓身。握住弓身的右臂直接崩潰,王林又換了左手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80

最終金色風暴將此地戰場化爲了黑洞,這個區域的封界大陣、界內外星空全都崩潰,任何有形之物盡皆化爲齏粉。王林雖然身處風暴中央,卻在風暴來臨前被幽冥獸一口吞了下去,隨之被吞的還有李廣弓箭。整場大戰就此結束。界外十多萬修士大軍覆滅,數位第三步大能被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76

掌尊首徒自信的將弓箭放在了快要癒合的封界大陣裂縫前,他說要給界內修士三次機會,界內修士要能拿走此弓,那麼界外大能們掉頭就走。若是拿不走,失敗一次就要送出三成陷在封界大戰中的修士。王林第一反應就是界外在釣魚。能夠捏碎九星古妖的力量,目前戰場上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78

掌尊帶着徒弟就跑,根本沒有繼續對抗的意思。戰老鬼順勢要收走李廣弓箭,此弓居然散發出了濃郁的七彩光芒。七色光芒閃耀後,弓箭上的弓弦直接崩開並抽向戰老鬼,看來掌尊的陰謀還沒有結束。戰老鬼一連打出七個戰字,以大量的戰意本源對抗七彩光芒。七個戰字崩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74

“掌尊首徒,拇指,風羿!”此人的修爲雖然只有空涅初期,但他手中的弓箭卻讓王林不敢大意,那是李廣留下的弓箭!這把弓即便是在整個洞府界都是排的上名號的至寶,畢竟它來自仙罡大陸,而且在仙罡大陸也有很大的威名!好在對方並沒有弓箭,雖然依舊能射,但威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77

掌尊感知到氣息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沒死!”結合王林七彩界中得到的戰星野記憶,一切都很明瞭了,在本書中出現過的,能夠抵擋的掌尊的力量,唯有戰星野的師父戰老鬼!掌尊耗費大精力虐殺戰星野想要找出此人的下落,卻一直沒能成功,這也是掌尊一直忌憚界內的原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75

面對兩支箭,王林短時間內根本找不到生路。好在爲了讓自己的族羣獲得更多生存空間,太阿羅居然主動出現在第二支箭矢前,他只能擋住三息。三息之內,王林必須解決掉第一支箭。雷火本源直接湧出,化作毀滅之力附在透明箭矢上。很快焚界古傘也慢慢打開,這股火焰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73

看到如此,界外直接吹響了撤退的號角,淒涼的號角聲在星空中迴盪,讓第三波大軍紛紛低下了頭顱。此刻還在封界大戰中的修士則是面色發白, 王林以雷火本源和古息葉將本就在慢慢縮小的裂縫死死堵住。就在裂縫即將消失時,一道藍影讓王林沉下了心,藍夢道尊親自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71

南詔上人的身體隨着毒海的圍繞開始潰爛,他悽慘的呼救傳遍了星空的每一個角落,讓無數界外修士發自內心的顫抖,但沒有人能救得了他。王林又喚出十萬蚊獸,沒有大軍,他便自己製造大軍!這裏也是王林第一次感受到幽冥獸的“坑”,因爲此獸居然不敢出來!要是幽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72

好在經過開天巨斧這麼一耽誤,界內的修士大軍終於趕了過來。羅田修士家族帶着九百顆修真星飛入戰場。召河來援的修士比較特殊,她們幾乎都是女修,別人都是帶着修真星,或者裝比一些御劍、御器,這些女修卻是踩着閃電來的!真是一路火花帶閃電。除了兩大星域無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68

看着陷入絕境的界內修士大軍,王林忽然仰天發出一聲古族怒吼:“我輩修士,何惜一戰!唯死爾!!”想要挽救士氣,一吼之力是沒用的。王林一手指天,直接開啓太古雷界。此地瞬間被化爲雷池。隨後朱雀火飛舞着進入雷池中。雷火交融,生生形成了一道邊界線。界外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67

雲落大司後知後覺的想讓界外修士大軍助手,但一切都已經晚了!“你們,打夠了沒有!!”王林一句話說出,身上三道封印齊齊崩潰。他雖然看上去傷痕累累,十分狼藉,卻一句話讓附近的人停了下來。數萬人殺不死一個修道第二步修士,界外人的眼中開始出現恐懼和後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70

在紅衫子和南雲子的竭力阻攔下,只有火雀老祖一個人衝向了王林。面對這位空涅大能,王林一斧斬下。無數修士包括各位第三步大能,只看見一柄萬丈巨斧從高空落下,火雀族老祖體外的巨型火鳥便被一剖兩半。隨後火雀族老祖的眉心出現一道紅線,他也變成了兩半!秒

原创 《仙逆》伴讀筆記(原作者耳根)1069

與其交戰的那紅衣女子,面色一變,眼中竟有罕見的忌憚一閃而過,當年的一幕幕記憶,在其心神瀰漫。    紅杉子神色平靜,但在這聲音浮現的剎那,目中卻是有了追憶,似回到了當年,與那初來咋到性格偏執的封尊論道,對方的迂腐,讓他當年痛斥,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