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人生本苦?

一位題主的問題是:中年苦還是人生苦?讓我怎麼選?選來選去都是一個苦。但那是你眼中的世界,不是我的。所有的苦都來自於執迷不悟。哦,不是想跟你講什麼佛學。我不信佛,但對佛學的部分觀點還是有認同的。我只是想說,人們總以自己的期望爲標準,達不到期望

原创 巨星隕落,圖騰不死——球王馬拉多納去世

爲了估算一下馬拉多納對世界的影響到底有多大?我做了一個簡單的調查。給我認識的1970年到1990年出生的女性逐個打電話,問他們是不是知道馬拉多納這個人。結果,一共打了7個電話,有6個人知道馬拉多納是踢足球的。有一個人說,聽說過這個名字,但記

原创 「首富」又換人了!閃閃亮眼

鍾睒睒,這三個字怎麼讀?別誤會,我不是在問你,是在問我自己,真的很慚愧。對於一個記者當了20年的人來說,還有認不準的字,難道不應該慚愧嗎? 確實,我經常會碰到一些認不準的字。這不能怪我,只能說文化太博大精深。但這三個字,不應該不認識。因爲這

原创 現如今,還有什麼事情是能夠讓中年人感到快樂的?

中年最大的快樂,就是能夠理解什麼是真正的快樂!朝聞道夕死可矣。我理解題主的提問和很多朋友的回答。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壓力山大。在單位得拼命地幹,有時候還要外加自己不管用什麼辦法,鑽窟窿搗洞拼命掙錢。即便如此,還不一定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

原创 你見過什麼樣的作女?

道明說清:作女,就是任性。而任性,如今好像還蠻有時尚感的哈。作女,大多有些小可愛。依仗這個小可愛,經常來點小情緒、小試探、小耍賴、小刁蠻、小威脅……作女,大多缺少點兒大格局。一旦期望落空,本來的小情緒、……、小刁蠻就會升級成大情緒、大威脅…

原创 真正愛一個人是包容他(她)的所有,還是坦率告訴他(她)我受不了你的某一點?

這個問題其實挺不好回答的。“愛”?這又是一個永恆的話題。所謂永恆,就是沒有標準答案。每個人對愛的理解都不同。概念都不同,怎麼會有相同的操作呢?個人觀點,愛是一種喜歡、認同、成全的美好情感。愛的對象可能是一個物品,一件事,或者是一個人。比如:

原创 沒有機會和機會渺茫相比 哪一種更痛苦?

問題描述:一位一時沒找到合適工作的大學畢業生,提出了一個問題——目前對前途很擔憂,有的希望想想就破滅了,有的想想又覺得太難,不知該怎麼辦。由於他沒有說明具體的問題是什麼,所以我也就只能籠統地 替他分析一下。道明說清:老實說,我覺得這個問題並

原创 不炒股,你也該看一下的財富故事(二)

在中國,從現在開始炒股,還可以發大財嗎?可以!可以!真可以!我堅定不移地說:可以!爲什麼堅定不移?因爲怕你不信。爲什麼怕你不信?因爲自媒體時代,講究的就是吸引注意力。你若不信,我這篇自媒體推文寫着還有什麼意義呢?哈哈!說正經的。那些博眼球的

原创 不炒股,你也該看一下的財富故事(一)

賭徒利弗莫爾之死20世紀初的美國,經濟蒸蒸日上,正在崛起爲一個未來的超級大國,各種資產的價格都在膨脹,炒房的、炒股的、投機倒把的,幹什麼都有,而且幹什麼都能掙到大錢。(特別像21世紀初的東方大國,有木有?)當時的股票市場,被金融寡頭、地下莊

原创 2020年度諾貝爾文學獎揭曉

瑞典學院將2020年度諾貝爾文學獎頒給美國詩人露易絲·格麗克。“因爲她那毋庸置疑的詩意聲音具備樸素的美,讓每一個個體的存在都具有普遍性。”是她獲獎的原因。露易絲·格麗克1943年出生在一個匈牙利裔猶太人家庭,1968年出版處女詩集《頭生子》

原创 如何排解即將失去至親的痛苦?

問題描述:一位朋友:癌症晚期,時日不多,太痛苦了,這世上最愛我的親人,也是我最愛的親人,我沒法想象她不在的日子我要怎麼活下去我的回答:…………………………………………………………“感同身受”這個詞有些奢侈了!世間沒有完全版的感同身受。所以這

原创 這個錢我該不該找他要?

.問題描述:一位朋友的敘述:幾個月前,我帶着我們班我熟悉那幾個同學一起去KTV,本來開始就那麼幾個人,後來他們就不斷地叫同學過來,其中有一個同學是中間以後過來的吧,然後喝了幾瓶酒,吃了一點東西,也唱了幾首歌,後來我去付錢的時候跟他們說AA,

原创 什麼事會讓你長期處在痛苦之中?

。知乎上總有怪問題,本來不是問題的事情都被問成了問題。這不,又來了!不過,也許,這個問題倒是也該捋清一下吧!答:沒什麼可以讓我保持長久的痛苦!道理很簡單:痛苦,是一種本能。讓我們能發現危險,或者是潛在的危險。這很好理解,比如,我們爲什麼會因

原创 說說我的“兩段式”睡眠

前些年,我的生活經常是這樣的:每週總有三、四天會有應酬,晚上要喝酒。不太妙的是,自己還愛喝酒!喝太少了,朋友不幹,自己也不幹,總要盡興不是?更不太妙的是,喝完酒,晚上還要趕出一篇像點樣的稿子,第二天得發。 這篇稿子是這場應酬的延續,受人之託

原创 降維打擊是什麼意思?

應該是隨着《三體》流行開來的一個詞語。三體場景:由於文明的不斷生長,其實宇宙中已充滿了生命和文明。只是我們的認知不能察覺罷了。有的文明根本就超乎我們的想象。正當人類忙於對付三體人的時候,某天,一個太空飛行器掠過太陽系。它並不屬於三體星,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