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不知所云......

  今日依然是靜美的時光。我喜歡一個人待著,一杯咖啡,或者一杯茶,一本書,就可以安然的度過一段小時光。  每日在文字的海洋裏遊蕩,與很多的故事邂逅,看見了塵世的繁華,也感受到了人間悲苦。四季的更迭,山川的壯闊,荒原裏的小花,大漠黃昏夕陽西下

原创 時光裏不都是蒼涼,也不都是溫暖

  於冬的一隅時光裏,細數流年裏的過往。歲月留下的點點滴滴,像陽光下樹影的婆娑,斑駁恍惚。雨衝不掉,風帶不走,拂過心頭的時候,有瓣瓣花香,也有暗暗的殤。  飛轉的流年,白駒過隙。還沒來得及肆意,一轉身,青春就只看見了背影。當初的單純剛剛被繁

原创 其實青春沒走太遠

  日子在每天早上的一杯咖啡裏氤氳,在一日三餐裏流淌。歲月裏的故事都泡在茶盞裏,斑駁在一張張退了色的老照片裏。  總覺得自己還年少,青春這件事似乎剛剛過去不久,彷彿還能看見它的尾巴,於是覺得自己並不老。事實上,年歲的漸長並不妨礙心態的年輕。

原创 你依然在人間煙火裏摸爬滾打

  光陰的更迭裏,走過一季又一季。又一個朝陽入懷的清晨,在陣陣的咖啡香裏迎來又一天。週而復始的朝朝暮暮裏,每一場人間煙火都在上演。暗夜裏萬家燈火,朝陽下炊煙裊裊。  身邊的朋友小聚,聊着他們的忙碌,聊着他們的生活,還有他們不完美的人生。沒有

原创 一盞清茶斟滿時光裏的清淺

  一盞清茶斟滿時光裏的清淺,一目望去一縷朝陽入懷。帶着冬日淺淺的溫度,輕柔的撫慰清晨的寒涼。  冬季的流年總是悠長冰冷,陽光的腳步總是來去匆匆。有時候還會給風雪讓路,漫天的潔白封印了這個流年的繁華,凜冽的寒風冰凍了春花秋月。而沉睡冬眠的大

原创 這一季的寒風凜冽又給光陰披上一層風霜

  人生如戲亦如霧,一場大幕開啓,一生起起落落,往事如煙如霧,落幕之時便是煙消霧散之際。  初時的美好懵懂,在歲月的磨練下,不再潔白無瑕,一身的煙火氣,在柴米油鹽醬醋茶裏摸爬滾打。  朝朝暮暮的平凡的生活,像河中的溪流,漸漸的磨去了鵝卵石的

原创 就經歷該經歷的所有吧

  沏杯茶,讓茶香佔滿屋,就像紅塵的煙雨,氤氳了滿世界的絲絲縷縷的牽絆。  忽然好想聽一聽佛曲,似乎可以安靜此時躁動不安的心。不知道爲何,每當進入寺廟,或者佛堂,聽着梵經縈繞,會想流淚。這是在佛前委屈什麼呢?這是我在受懲罰嗎?前世今生的過往

原创 一切都如煙花般燦爛而過

  紅塵四季裏,有花開也有風雨,有繁茂也有凋零。就如塵世裏我們的人生,有坦途也有荊棘,會遇到雷暴大風,也會有豔陽高照。這就是包羅萬象的三千紅塵。  塵世裏的山水,每一場的煙雨濛濛,都氤氳着塵世裏的情誼,纏纏綿綿的,思緒萬千的,在時光裏浮浮沉

原创 靜謐的星空下,別吵醒往事

      如此喧囂熱鬧的塵世裏,想擇一處靜謐不易。每個人都在走過繁華,都在經過四季,都在風景裏,或等待,或路過,每一場遇見都填滿了這一路的空蕩。  喜歡靜夜裏,寂靜安然,一扇窗隔絕一世喧囂,一幕夜隱藏一場悲傷。浮躁和繁華已經遠離,只剩下靜

原创 朋友們!新年快樂呀!

      昨夜跨年的鐘聲似乎還在耳邊迴盪,新年的祝福漫天飛揚,吉祥的話語期盼着一個更好的開始。  美麗的煙火不能久留,就像很多美好總是容易消逝。煙火的美麗裝點了暗夜的天空,璀璨,絢麗。很多美好也留在歲月裏,給過往增添一抹馨香,給記憶留下一

原创 我想的都能實現,我願的都能如願

看吧,日曆翻到了最後一頁,2020終將過去,這一年裏又走過什麼樣的歲月,留下了那些記憶,失去了什麼,得到了什麼?  突然不願意去想了,再回憶,也是過去了,再可惜,也成爲遺憾了,什麼都不會改變了。  穿越回舊時光裏,那只是小說裏的神奇,現實裏

原创 微醺,爲這一世的兵荒馬亂

   昨天晚上,喝了點酒,微醺,煙霧瀰漫裏像讓思緒飄的遠一些,可是腦子卻一片空白。  夜空裏,一顆星很亮,不知道什麼星,不知道它的名字。總之很耀眼。夜也不是很黑,還帶着點藍。月亮不知道躲到哪兒去了,今晚會有月光涼如水嗎?      風很大,

原创 湛藍的天空有一線雲

    歲月的腳步優雅婉轉,光陰的流逝靜美無言。流光溢彩的大千世界,隨着年輪滾滾向前,在四季裏繁華,在山水間纏綿。  湛藍的天空有一線雲,潔白柔軟,不知道從哪裏來,也不知道它要去哪裏,前方已經漸行漸遠,後方依然追逐糾纏。  好像我們的過往,

原创 由內而外的美是歲月都無法帶走的美

  忘了是誰說的“青春一半是用來揮霍的,一半是用來回憶的。”確實是這樣,當你正在揮霍青春的時候,你並不知道,你以爲青春會很久,一切都不急,似乎青春無限長。  當你開始回憶青春的時候,原來,青春已經離你很遠了,你好像只能看見青春的背影了,於是

原创 淡淡的歲月,靜靜的劃過流年

還是那個杯子,還是那茶香,還是那扇窗,還是窗臺上盛放的小花,窗外還是那抹夕陽,似乎沒有什麼不同,而昨日的這份相同已經成爲了過往,如果天上會有云飄過,可能會是不一樣的形狀,可惜,沒有,連風都已經隱藏,樓下那幾顆光禿禿的樹千年不變的姿勢站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