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切直之言 ——再讀《資治通鑑》讀書筆記39

切直之言——再讀《資治通鑑》讀書筆記39漢光武帝時有個大臣叫韓歆,因爲“好直言,無忌諱”而被劉秀貶官。但是韓歆被貶之後,劉秀還不解氣,下詔追責,最後韓歆父子都自殺身亡。後來很多大臣都認爲韓歆死的太虧了,“歆素有重名,死非其罪”。司馬光也對這

原创 爲心而讀 ——讀《普通讀者》

爲心而讀——讀《普通讀者》“告訴別人怎樣讀書的唯一建議是,不必聽從任何建議,只要遵循自己的直覺,運用自己的判斷,去得出自己的結論,就可以了。”這是伍爾夫在《普通讀者》這本書的最後一篇文章《應該怎樣讀書?》中提出的鮮明的觀點。是啊啊,我們究竟

原创 你究竟是個怎樣的孩子 ——讀《想贏的男孩兒》

你究竟是個怎樣的孩子——讀《想贏的男孩兒》“辛可夫第一天上學就惹麻煩。”“辛可夫猛地站起來,把桌子都撞翻了,發出嚇人的巨響,接着他高舉起雙手對着天花板大吼。”這是一個看起來有些弱智的孩子,把字寫得一塌糊塗,當老師說他的字“慘不忍睹”時,他還

原创 如此君臣 ——再讀《資治通鑑》讀書筆記36

如此君臣——再讀《資治通鑑》讀書筆記36劉秀之所以能在王莽末年大亂之時脫穎而出,關鍵在於其君臣都有着與衆不同的獨到之處,哪怕是生活中的一些小細節。劉秀的霸王餐  “霸王餐”這個詞不知道最早出現在哪裏,它的意思就是喫飯不給錢就走人,在粵語裏的

原创 花開花落皆是生

花開花落皆是生最近天氣預報說將有寒潮來襲,可謂一半歡喜一半憂。歡喜的是或許可以看到期待已久的大雪,看銀裝素裹的大地,看雪中孩子們燦爛的笑臉。憂的是天寒地凍,工作與生活都會極不方便。但又能怎樣呢?這就是自然,誰也無法抗拒:喜也好,憂也罷,該來

原创 十二月讀書總結

十二月讀書總結155.《怎樣講好一個故事》(美)馬克﹒克雷默這是一本哈佛大學的核心寫作課,讀起來有一定的難度,但是也從中學到了很多的關於寫作的知識。最主要的一點莫過於書中所有獲得大獎的作者都在講述寫作的艱辛。比如其中一個作者寫爲了寫一本書要

原创 我們會和孩子好好說話嗎

我們會和孩子好好說話嗎都說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那麼做父母的我們不妨回憶一下:我們最先以什麼方式來教孩子呢?那我們最先教孩子什麼呢?答案是肯定的,就是說話,也就是語言。從孩子一出生,甚至還在母體內時,我們就開始和孩子說話了。說了這麼多年了

原创 課堂上的遐思

課堂上的遐思繼續上課,該講第六單元了。第18課《牛和鵝》和第19課《一隻窩囊的大老虎》。昨天放學時佈置了預習,讓孩子們看課後作業和第18課的文本旁邊的批註及19課的課文,先自行在書上寫寫劃劃,特別強調不要看任何輔導書,要讀出自己的想法。今天

原创 門如市,心如水 ——再讀《資治通鑑》讀書筆記28

門如市,心如水——再讀《資治通鑑》讀書筆記28讀《資治通鑑》,看到這句話就特別的喜歡,內心突然就被觸動了。“門如市,心如水”該是怎樣的一種修爲呢?這句話市漢哀帝時的大臣鄭崇所說。由於漢哀帝過分寵愛董賢,鄭崇就上諫勸誡,得罪了董賢。讒佞之臣趙

原创 我們究竟要教什麼 ——聽青教課有感

我們究竟要教什麼——聽青教課有感最近一段連續聽青年教師的課。對於剛上講臺的老師來說,課堂是他們專業成長的最好平臺。或許大家都知道“用教材教”,而非“教教材”了, 但是聽完課後我一直在想:課堂上我們究竟要教什麼呢?             

原创 孩子的“玩具” ——讀《你就是孩子最好的玩具》

孩子的“玩具”——讀《你就是孩子最好的玩具》衆所周知,玩具是孩子成長過程中不可缺少的物品,喜歡玩具是孩子的天性。因爲他們可以和玩具友好而平等的相處,甚至有權力控制玩具。在與玩具進行的互動遊戲中,孩子可以找到探索世界的方式,他們可以和玩具暢所

原创 強志守度 ——再讀《資治通鑑》25

強志守度——再讀《資治通鑑》25“有志不在年高,無志空活百歲。”其實每個人都是有志向的,關鍵是有的人常立志,有的人立長志。立志固然重要,但是堅持更爲重要。同樣做事要有分寸,要把握好正確的度,這就是所謂的“強志守度”。這句話是漢成帝時的待詔李

原创 讓孩子贏在語言上——讀《父母的語言》

“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那麼孩子的起跑線究竟在哪裏呢?美國作家達納.薩斯金德夫婦的《父母的語言》一書告訴我們。 孩子的起跑線是從出生開始的,是從習得語言開始的。    人類的大腦是唯一在出生後還具有可塑性的器官。孩子的智力是可以在出生

原创 危亡之事與危亡之言 ——再讀《資治通鑑》讀書筆記23

危亡之事與危亡之言——再讀《資治通鑑》讀書筆記23“居安思危,思則有備,有備則無患。”知道有危險就提前做好準備,就可以防患於未然,做到未雨綢繆,未寒積薪。但最可怕的是往往自己已經身處危險之中還不自知。尤其是在封建時代的君王,高高在上,孤家寡

原创 亦狂亦俠亦溫文——讀《陶淵明傳》

      陶淵明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毋庸多言,他的詩作也讀過不少。但陶淵明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呢?難道他僅僅只是一個躬耕隴畝的隱士嗎?錢志熙的《陶淵明傳》爲我們刻畫了一個更爲立體而豐滿的陶淵明形象。     錢志熙,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