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當你老家出現了疑似疫情,你會不會回去

這是一個問句?當你老家出現了疑似疫情,老家出現疑似病歷,但是沒有確診,有可能回,就可能被擋在半路上,有可能一回去,家裏就有疫情,就危險了。你回不回去?爲啥要回去,因爲馬上要過年了,過年要和家人待在一起。中國,春節要在一起度過,家的文化很重,

原创 看“pdd”有感

最近被“拼多多”事件砸的暈頭轉向。拼多多事件很多,從跳樓自殺到猝死,再到全月無休,再到人事查手機,再到刪稿公關,再到app侵犯隱私。人怕出名豬怕壯。中國一旦某人死了,那這個事情就有人重視了,如果因某人而起,那這個人就會社交死亡,如果涉及到單

原创 睡覺儀式感

晚上睡覺怎麼樣,跟睡前做什麼很有聯繫。這就要說到睡前儀式感晚上睡前儀式感,最近寶寶睡覺有點哭鬧,我在想爲什麼,睡前要有安全感,睡覺要自願,睡前肚子舒服。這樣我便規定:喫完晚飯不能喫涼的水果,睡前要洗屁股,洗腳,刷牙,洗臉。睡前可以去任何地方

原创 年末擔憂

不知道寫啥,要寫500字,寫寫感受吧。年末要回家,參加婚禮,不知道,今年疫情會怎樣,會不會有影響。但是我婆婆以想要在家燒菜,以待她的朋友來。以家裏有習俗,說是春節不能在女方家過年。哎,不想聽,我還是買好票,準備好回家。遠嫁就是這點不好,過年

原创 反思的重要性-《蛤蟆的油》讀後感

《蛤蟆的油》序言中說了這樣一個故事:日本民間流傳着這樣一個故事:在深山裏,有一種特別的蛤蟆,它和同類相比不僅外表更醜,而且還多長了幾條腿。人們抓到它後,將其放在鏡前或玻璃箱內,蛤蟆一看到自己丑陋不堪的真面目,不禁嚇出一身油。這種油,也是民間

原创 把家暴(pua)消滅在萌芽中

這是我在一篇文章中,看到家暴男的自述:當有人提高聲音時爲什麼要把說話的音量提高,是因爲想讓對方恐懼,讓對方閉嘴。這是在剝奪對方說話表達的權利。是人就有說話表達的權利。但是呢?我們在對待小孩子或者弱勢羣體的時候,會不會也這樣,我們經常看到父母

原创 別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28歲了,事業沒成。家庭兒子都有了,上有父母。他們都需要我們負責任。擔子重了,但是存款沒有重。很焦慮,很難受。目前沒有好機會,工作上沒有好的成長機會。別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這句話,是佛系不?可能不是。先把過程走好,結果自然而然就成了。沒

原创 想兒子

國慶節之後,又開始上班了。今天是上班是一天,頻頻想兒子,兒子嘴巴都傷疤有沒有好呀,兒子的感冒有沒有好呀 ,兒子今天開不開心呀,兒子今天有沒有乖乖喫飯呀。兒子比較皮實,比較難帶,而奶奶帶着也比較辛苦。擔心兒子沒有過好,也擔心奶奶身體不好。兒子

原创 到底什麼是必需品?

有什麼事,你不幹就覺得難受的,或者沒幹就覺得難受。沒有工作我覺得難受。不做事情我覺得難受。所以我現在有工作,在工作。沒有喫飯我覺得難受,沒有喝水,我覺得難受。這些都是生理反應。身體爲了保證正常的生長所促發出來的。我現在不滿足於自己掙的那點錢

原创 我和我親媽

十一,我親媽來看我,以及外孫。深有感觸。我們到杭州,然後開車回老家,路上遇到服務區,下去喫東西,期間,我媽看到奶茶,說想要一杯奶茶。我說那買。我猛然見到一串糖葫蘆,想起小時候,我想喫糖葫蘆,我媽,走到糖葫蘆攤前,說這個糖葫蘆有什麼好喫的,說

原创 迎雙節慶中年

今年過節,結結實實的感受到中年人的煩惱。掙錢的是你。逢年過節花錢的也是你,等想着給大的小的買禮物。肩上的膽子也重了。肩上重了,就要扛起更多責任。賺錢是必要的。多賺錢也是必要的。但這個時候,又不是一下子,你想改變就立馬能改變的。得去學習,得去

原创 從“鮑毓明案”告訴我們看新聞要用腦子。

最近沸沸揚揚的“鮑毓明案”落下了帷幕,真相不是大家所認爲的。2020年4月9日,李星星告訴新京報記者,養父鮑某性侵他3年之久。第一次性侵才14歲。之後輿論一片譁然,一邊倒的支持“李星星”,包括很多明星,全然不顧裏面的一些細節,譬如李星星爲什

原创 減肥2-3事

最近開始請教練開始減肥。教練最開始訓練我的肌肉力量,所以做完動作就很累。但是每當我說我做不到的時候,教練就跟我說,你可以的,相信我。事實上,真的訓練下來。當一個動作我覺得我做不來的時候,哪裏痠痛,哪裏感覺不是很對,哪裏覺得自己過於痠痛,不想

原创 記:第一次叫車險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簡單說來,就是開車開累了,肚子餓了,想去休息下,然後去停車不小心撞車了。昨天從老家回杭州,期間有個同鄉的人需要我們送她,她發給了我們地點,我老公直接送她回家,但是我們兩個地方不順路,從她的住處回到我們家還花了1個多小時。

原创 《以家之名》

昨天又看了一部電視劇《以家之名》,今天困的我,眼皮都要睜不開了,之前11點睡,昨天12點睡晚一個小時,第二天就感覺體力不支。這部電視劇,又是一部爽劇。哪個女生,不喜歡自己有帥氣,功課好,智商高的哥哥,這部劇的女主,有兩個,沒錯,兩個帥且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