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八篇(5)

遊說時想要讓別人完全聽從你的意見,就要揣摩準確別人內心的真實想法,兩情相合而別人必定聽從、採納。世界上萬事萬物都有各自的規律,抱起柴草扔進火中,乾燥的柴草首先着火燃燒;往平地上倒水,溼潤的地方先積水。物類互相應合,在形式上必然像這樣。這裏說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八篇(4)

所以說,謀劃策略,最難做到的事周密無隙;遊說別人,最難做到的是讓別人完全聽從自己的意見;辦事情,最難做到的是一定要取得成功。這三種境界,只有那些掌握了摩這類權術的聖人們才能夠達到。要想使計謀周密,必須選擇與自己可以心意相通的對象一起謀劃,所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八篇(3)

摩的方式有很多,有的用平,有的用正,有的用喜,有的用怒,有的用名,有的用行,有的用廉,有的用信,有的用利,有的用卑。平就是鎮靜的意思;正就是恰好適宜;喜就是讓人高興;怒就是使人發怒;名就是傳播聲名;行就是成就事業;廉就是保持高尚;信就是給人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八篇(2)

古代善於摩的人,就像拿着釣鉤到深淵邊上釣魚一樣,只要把帶着餌食的鉤投入水中,就可以釣到魚。所以說,掌握了摩法的人,主持國家政治、經濟大事,就會一天比一天取得更大的成效而不被人察覺;指揮軍隊就會每天都打勝仗,而士兵不會感到恐懼。聖人謀劃行事總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八篇(1)

所謂“摩”,是與“揣情”緊密相連的一種遊說方法。人的內心真實想法必然表露在外,研究那些外在表象的內在心理原因,是揣的主要目的。摩在使用時要遵循一條基本原則,就是必須在祕密中進行。暗地裏對人運用摩的方法,根據對方的慾望投其所好進行測探,其內心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七篇(5)

對於實施“量權”和“揣情”之術,沒有人能夠與之爭光,在事情發展前便能測知將要發生的事件進程,這是最難做到的。因此說揣情之術最難以把握運用,遊說活動必須深謀遠慮的選擇時機。所以連昆蟲的飛行與蠕動,也都包含着利益和禍害,可以使事物發生變化。而任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七篇(4)

所以謀劃國家大事的人,就應當詳細衡量本國的各方面力量;遊說諸侯國的君主,則應當全面揣測君主的想法。一切謀略和考慮的出發點就在於此。善於運用“量權”和“揣情”之術的人,就可以富貴,可以被重用,可以獲得利益,可以取得成功。不善於運用這種方法的人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七篇(3)

運用“揣情”的人,必須在對方最高興的時候迎合他,盡力去滿足他最大的慾望,他吐露慾望的時候,我們就能探測到他的真情;又必須在對方最恐懼的時候,去討論他厭惡之事,因爲它被恐懼所刺激,就不能癮瞞住實情。真情實意必定是在他的情感發生極端變化的時候不

原创 清平樂.葉落

飄零落葉,未忍寒悽切。曠野川原幽夢攜,無奈蕭涼時節。舞姿驚羨菊花,淚沉阡陌天涯。倩影淡揮離緒,感懷昔日芳華。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六篇(5)

對一個縱橫家來說,如果沒有高尚的品德,沒有通達高深的道理,就不可能駕馭天下;如果不用心冥思,就不能追溯事物的本源;如果不能全神貫注地去發現事物的本質,就不能給事物成功命名;如果個人才能不佳,聰慧不夠,就不能統兵作戰;如果忠厚朴實卻無真知灼見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七篇(1)

古時候,那些善於處理天下糾紛進而操縱天下局勢的人,必定能準確地把握天下政治形勢的變化,善於揣測諸侯國國王的內心所想。如果不能周密切實地審時度勢,權衡利害,就不知道哪個諸侯國強大、哪個諸侯國弱小;就不能真正瞭解諸侯國在各國外交中地位的輕重。如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七篇(2)

怎樣才叫量權,就是要計算一個國家地域的大小,考慮謀士的多少,衡量國家經濟實力強弱,估算人口有多少,他們的貧富情況如何;考察異國的山川地貌的險要與平易,利於固守還是利於敵方進攻;考察一個國家的國君誰擅長謀劃長遠,誰只看重眼前;推斷君臣間的親疏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六篇(4)

古代善於實施忤合之術的人,能夠駕馭四海之內的各家勢力,控制各個諸侯,並且能夠依據實際情況的變化來改換實施措施,然後運用此術以求與明主相和。過去伊尹五次臣服商湯,五次臣服夏桀,但內心還是不明白投奔誰,最終決定一心臣服商湯。呂尚三次臣服周文王,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六篇(3)

如果把這種忤合之術運用到天下,一定要根據天下的實際情況決定順於誰;如果把這種忤合之術用到某個諸侯國,必定根據諸侯國的情況來制定實施措施;如果把這種忤合之術運用到某個家庭,一定要根據家族的實際情況運用它;如果把這種忤合之術用到某一個人,必定衡

原创 鬼谷子(譯文)第六篇(2)

世上沒有永遠顯貴的事物,事物沒有永恆的師沒有永久不變的參與或不參與,也沒有永久不變的聽從或不聽從,假如事情必然成功,而且由於計謀相合,就應該以此作爲主體。如果計謀合乎一方的利益,就要背叛另一方的利益。凡是計謀不可能同時與兩個對立物相符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