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學進去,做出來

學進去,做出來在現實中,我們有時候會聽到有人這樣懟人:“你有什麼了不起,做出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確實,有的人,無所事事,一事無成,或者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但總是認爲自己了不起,總是對別人指手畫腳,指指點點,然後別人不樂意了,就懟了回去,也算

原创 寫作,只是單純的愛好還不夠

寫作,只是單純的愛好還不夠有一位文友說:“說的極是,對於我這樣一個年紀不小,但沒有經歷過太多人世滄桑變遷的人來說,文字就顯得簡單透明。只爲一種樂趣而書寫不在乎任何功名利祿,也顯得挺輕鬆。”我看了,不由得佩服這位文友的好心態。或許吧,寫文章,

原创 在寫作的道路上,總是會有新的人加入,也會有人放棄

在寫作的道路上,總是會有新的人加入,也會有人放棄有一位文友說:“‘先完成再完善’!學習了。感謝老師提供這麼好的寫作方法!看到很多友友寫了一段時間之後,就堅持不下去了。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我都不知道我到底能堅持日更多久。但還是在心底有一個信念

原创 寫文章,總是會在不知不覺中追求更多的價值和意義

寫文章,總是會在不知不覺中追求更多的價值和意義有一位文友說:“實在不行,寫日記好了,我寫日記可以水好多字。從天天吃了什麼菜到路上遇到的人,水得不行(哭着笑)。”這位文友說的好笑。然而事實上呢,一般人不會這麼幹的,這位文友也沒有這麼去做。我認

原创 寫作者,固然應該要求自己寫優秀的文章,但也允許自己寫不自以爲優秀的文章

寫作者,固然應該要求自己寫優秀的文章,但也允許自己寫不自以爲優秀的文章有一位文友說:“口水文就是個逗號,走累了歇歇腳的意思。”這位文友說的有意思。可以這樣理解嗎,總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太累人了,偶爾來一篇盡興發揮的文章,也是很美妙的吧?或

原创 做別人的公婆,不聞不問

做別人的公婆,不聞不問有一位文友說:“公公這個角色,我覺得就應該做到不聞不問,適當的放權,都老了,有什麼事兒子兒媳的時代了,好好過自己的日子,遛狗,和老朋友下棋、打牌,或者自己看看劇不香嗎?”一看,這位文友,是一位很豁達的人,是一位活得明白

原创 堅持寫,怎麼可能會沒有進步呢

堅持寫,怎麼可能會沒有進步呢有一位文友說:“並不贊同,對於寫作初期自然是能寫就行,但漸漸地你必須要求自己有所進步,倘若一直是一些毫無營養的流水賬,我覺得寫得再多也沒有用。”人各有心,心各有見,不贊同也很正常。不過吧,我認爲,這位文友的擔心!

原创 沒有重點的文章讀得累

沒有重點的文章讀得累有一位文友說:“缺少主次的文章,讀起來也累人。”我覺得對。可以這樣說,我在閱讀的時候,確實感覺有些文章讀起來有點累。也可能是因爲我閱讀能力不強吧。這是主要原因。但有些文章的寫作者,表達得不分主次,沒有重點,也是一部分原因

原创 年輕人不應該把婚姻大事寄託於網戀的

年輕人不應該把婚姻大事寄託於網戀的北海一男子,網戀轉賬203次,花光打工積蓄,萬萬沒想到,“女友”竟是離異大漢。其實吧,也不是萬萬沒想到,但凡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不見面的網戀是不靠譜的。當然,幾乎所有的沒有根基的網戀都是不靠譜的。什麼是有

原创 寫文章,我不是行家裏手

寫文章,我不是行家裏手有一位文友說:“(表情三個笑)我覺你是行家,評判界行家,這不懂那不懂都能說的頭頭是道,中庸之道既說了想說的又謙虛謹慎一番。”這位文友,說的誇張了。我不是行家的,我跟行家差得好遠好遠,天壤之別啊。我,書還是讀了蠻多的,雜

原创 寫文章,要學會偷工減料

寫文章,要學會偷工減料有的人,認爲寫文章,要面面俱到,要一網打盡,一定要大而全。但我感覺吧,幾乎沒有人可以做到,至少我還沒有見過,就算是教科書,很多專家學者共同編輯的教科書,也沒有達到那個程度。我是這樣認爲的。對於一般的寫作者來說,比如說我

原创 文章,是一個人的人生

文章,是一個人的人生有一位文友說:“心裏想的,寫出來,其實就是自己的人生。”對於這一句話,我有一點感覺。一個人,在寫的文章裏,總是有自己的生活與三觀等等。一個人的生活與經歷,多多少少會在文章裏映射出來。有時候,看一個人的文章,就如同讀一個人

原创 通俗易懂,有理有據的文章,是讀者的最愛

有一位文友說:“通俗易懂,有理有據的文章,是讀者的最愛!”我也覺得是這樣的。曾經,總是喜歡去尋找那些精煉的句子或者文章來讀,但是,感覺吧,沒有多大的用處。到後來,我更注意那些有內容有觀點的文章,讀起來,感覺比較入心,可以對比,可以參考,可以

原创 專門去找騙子聊天,是不是有點變態

專門去找騙子聊天,是不是有點變態有一位文友說:“加個微信聊天就能騙錢?加我啊我個個聊?我到(倒)要抓(看)看那個騙子那麼牛逼,加個微信就能騙全世界?”我也覺得,加個微信聊天,沒有人能夠騙到我的錢,即使能夠騙到,也不多,爲什麼?因爲我窮,沒錢

原创 寫作,應該有使命感

寫作,應該有使命感有一位文友說:“哈哈哈哈,記流水賬呢啊?都是爲了賺貝換錢,整的好像寫作是你的使命一樣。”這位文友,這是要打擊我呢。不過呢,我也不是那麼容易打擊的人。我不認爲,我寫的文章是流水賬文章,兩者之間,是風牛馬不相及吧。看來,這位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