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風景依舊,心境不同

風景依舊,心境不同        路邊的芒果樹上,又是累累碩果了。每一年都那麼多,密密麻麻的結滿了青色的芒果。芒果本來就很沉重,一夜風雨過後,便掉落了一地的芒果,很是壯觀,只是辛苦了掃地的阿姨。        從樓上看去,一排的芒果樹,直覺

原创 我不諱病忌醫

我不諱病忌醫        這幾天,有一點點要感冒的樣子,還好還好,到目前爲止,還好還好。我不想感冒,因爲流鼻涕的樣子真的還不好,至少有一點點不雅觀。於是我告訴自己,要注意休息,要休息好。        記得去年吧,有一次,我感冒了,鼻涕流

原创 我會在寫作自嗨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嗎

我會在寫作自嗨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嗎有一位文友給我留言:“兄弟誒,你已經在(寫作)自嗨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了,我看見你好幾篇都在圍繞自嗨(而寫),貌似叫別人不要自嗨,其實自己自嗨,自認爲自己講的有道理。然後再寫好幾篇文章,顯得自己很有學者研究的成

原创 寫文章,也可以無師自通

寫文章,也可以無師自通      有一位文友給我留言說:“覃老師不如開個寫作班吶🤔。”        又被別人稱爲老師了,但是我不夠格的啊,無奈無奈。不管了,我也懶得糾正了。我直接回復說:“那倒是不會。”        這位好奇的文友又問

原创 寫文章,開心最重要

寫文章,開心最重要對於一個把寫作當作一種興趣愛好的人來說,就是以開心最重要爲原則的,也是最高的目標,最高的追求。那麼,怎麼做到寫得開心呢?可能有很多人,都有方法讓自己寫得開心,都有各自的辦法讓自己寫得開心。什麼方法並不重要,重要的在於開心。

原创 寫文章,要注意創造語境

寫文章,要注意創造語境        一般人都看過鬼片,在看鬼片的過程中,即使是不相信鬼神的人,即使是很大膽的人,有時候也會看得驚心動魄,或者毛骨悚然。那就是因爲,有些鬼片善於創造一種環境,把人拉到一種意境之中,讓人產生了一種代入感,有一種

原创 有人問我:“你的文章閱讀量爲什麼這麼高呢?”

        有人問我:“你的文章閱讀量爲什麼這麼高呢?”有嗎?高嗎?我不覺得的啊。好吧,相比於初來乍到的一些文友的一些文章,我的文章閱讀量算是比較高的,但相比於大佬級別的文友,我的文章的閱讀量就沒有那麼突出了。所以,當別人這樣問我,我有

原创 我和文友比賽寫文章

我和文友比賽寫文章        昨晚,我寫了三篇,第四篇剛剛開始,收到了一位文友的簡信(平臺上的私信,類似於微信):“在幹嘛呢?”我回復:“在寫文章呢!”她說:“我也要寫呢。”我們又聊了一會,然後我繼續寫我的文章。我寫完了第四篇,緊接着又

原创 觸底反彈,量力而爲

觸底反彈,量力而爲        我看到一些賭錢的人總是喜歡說,輸多少多少錢就不來了。但是隻要坐上了賭桌,常常是輸紅了眼,起不來了,只有輸光的命,輸到不能再輸了。沒有錢了,借不到錢了,當然是輸得不能再輸了。所以說,人性常常輸不起。     

原创 我和簡書的故事|既來之則安之

        我發現簡書挺好的。我在簡書上混了兩年多了,發現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物,我就感覺,簡書真的是兼容幷包,幾乎可以容得下所有的人。是啊,這天下人,誰還不能來幾篇文章的呢?只要能寫的,簡書都歡迎。這就等於歡迎了天下所有的人,因爲每一個

原创 永遠的經典《劉三姐》

永遠的經典《劉三姐》        小時候,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劉三姐》,感覺《劉三姐》跟《西遊記》一樣,是百看不厭的經典之作。        首先說,我是不懂得唱歌的,山歌嘛,更是一點都不會了,就是給我錢我都唱不出聲,沒法唱,唱不了。但是

原创 寫文章,要有智商,要有情商,要兩商俱全

寫文章,要有智商,要有情商,要兩商俱全        有一些人寫文章,只顧發泄自己的情緒,或者只顧自己的感受,表達一些偏激的想法,我感覺這樣不好。在於我自己,也是儘量的避免這些情況的,至於做得到不到位,我不能判斷,只能說盡力而爲。我認爲,寫

原创 不寫作,就不足以談人生嗎

不寫作,就不足以談人生嗎        我看到有人說這樣的一句話:“沒在寫作的路上苦苦掙扎過的寫作者,不足以談人生。”我一看這個話不對勁,我們來分析一下。        根據這句話,這個世界上可以分爲兩種人,一種是寫作者,一種是非寫作者。聯

原创 寫作的最好心態

寫作的最好心態        我發現,有很多很多寫作者,都是以開心爲最高原則、最高追求、最高目的的。用他們的話說,就是自嗨。雖然,我對自嗨所下的定義有點單純,但我能夠理解他們話中的自嗨的意思。換位思考,設身處地,就能夠聽明白別人的話了,是吧

原创 寫文章,自嗨是一種意義嗎?能長久嗎

寫文章,自嗨是一種意義嗎?能長久嗎        我寫了一篇文章《寫文章,自嗨並不能長久》,然後引起了比較多的文友的評論。現在,我跳出一部分來討論一下。        第一位文友說:“自己先嗨起來,然後帶動別人一起嗨,如果自己就嗨不起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