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烏老闆

烏老闆一邊狎褻着小姐一邊捉弄地說:小妹,你掙着這皮肉生意的髒錢,羞也不羞?小姐笑道:我以身掙錢雖不光榮,但比起你們這些老闆掙的那些錢來,罪過卻小得多多。有什麼可羞的?烏老闆淫笑:我們老闆開工廠、辦公司挖礦產,都是憑自家本事、光明正大掙來的錢

原创 夏老頭

夏老頭登門求見王婆,請求王婆給兒子介紹對象。王婆:你兒子幹什麼的?夏老頭:在外面打工,一月七八千。王婆:他多大了?夏老頭:十八了。王婆:十八了?不行呢。夏老頭:怎麼不行?王婆:沒有年齡相當的。夏老頭:有有有,我打聽好了。咱前村就有四、五個十

原创 媒婆說王五

媒婆遇見王五:小五,你都三十了,前天我給介紹那個女的多漂亮,你還不願意?活該你打光棍。王五苦笑:王婆,可她肚裏懷着孩子呢!王婆:懷孩子怎麼了?那二婚的帶孩子的多了去了。王五:關鍵是她那和人家不一樣。王婆:怎麼不一樣?王五:她自己都說不知道是

原创 偏方治病

我對老婆說:不行了,給我倆錢。老婆:幹什麼?我:舌頭尖爛了,火辣辣的痛。買點清熱敗火的藥喫去。老婆:舌頭爛了,就吃藥啊?我:不吃藥喫啥?苦口良藥嘛!老婆:你是舌頭痛,又不是舌頭苦。喫什麼藥?不用。我:那――你說咋弄?我舌頭爛掉了,對你有啥好

原创 死坑

王翠花和張三飯後聊天。王翠花:哎――老張,你聽說沒,廠裏那個誰,老婆跟人跑了。張三:知道。唉,沒辦法,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王翠花:唉――可惜我是水做的,流到你這個死坑裏了。張三:哈哈哈……有我這個死坑罩着你這股水,保證不讓你經風浪。

原创 死坑

王翠花和張三飯後聊天。王翠花:哎――老張,你聽說沒,廠裏那個誰,老婆跟人跑了。張三:知道。唉,沒辦法,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王翠花:唉――可惜我是水做的,流到你這個死坑裏了。張三:哈哈哈……有我這個死坑罩着你這股水,保證不讓你經風浪。

原创 女人眼睛裏的男人

胡麗麗膚白貌美,三十未嫁。王翠花某次問胡麗麗:男人這一類生物,在你眼裏是什麼樣的?胡麗麗笑:有時候,在我眼裏是癩蛤蟆;有時候,在我眼裏是小長蟲(蛇)。王翠花:怪不得你難找對象。胡麗麗:你確實怪好找,十八歲就生孩子。那男人在你眼裏是啥樣的?王

原创 輪一遍

老張給在外打工的兒子小張打電話:小,給你說個好事。你媳婦懷的是個兒子,我託人給檢查出來的。小張媽:是哩,是哩,是兒子。小張聽了電話,呆了一呆,忽然放聲大哭。哭聲傳到電話那頭,小張媽對老張:你看咱兒子一聽說他有兒子了,高興嘞哭。老張:能不高興

原创 物種起源的假想

一個外國人說,人類是從類人猿進化過來的,於是遠古的猴子成了全世界人類的祖先,現代的猴子成了人的近親。問題來了,既然同源,那麼如果人和猴子交配,爲什麼生不出來東西?同物種的東西不應該有生殖隔離。而這個生殖隔離到底是什麼東西?它竟然能阻止千萬種

原创 胡麗麗相親

相親會上,妖嬈的胡麗麗毫不做作地開問第三個來到她面前的小夥:你有買房嗎?小夥:沒有。胡麗麗:你有買車嗎?小夥:沒有。胡麗麗:你有工作嗎?小夥:沒有。胡麗麗作色道:誰給你的勇氣,讓你來到這高端相親會所?小夥:我媽讓我來的。胡麗麗眼珠一轉:你媽

原创 是賺還是賠

張三喫飽了,抹抹嘴,看着胖胖的老婆王翠花,臉上忽然透出壞壞的笑。王翠花不知所以,罵張三:神經病,你笑啥笑?張三心情大好地:哎――老婆,當初我娶你的時候,你沒一百斤重,現在一百六十多。你說,我要倒倒手,是賺還是賠?王翠花:你賺,你賺個大手銬。

原创 三百元

張三整理家務,收集廢品賣了三百元。他看着紅豔豔的三張大票,喜得合攏不上嘴。他老婆王翠花罵他道:看你那出息,看三百塊錢就跟看三萬、三十萬似的。張三:哈哈,現在我老張的快樂你不懂。王翠花:你的啥快樂我不懂。說?張三:哈哈,不說吧,說了你生氣。王

原创 王五求媒

王五:王婆,再給我說個媳婦唄!王婆:唉,你這年齡過老崗了。我還能給你說啥樣式的呢?王五諂笑着:王婆,啥樣式的都行。我要求不高,是個女的活的都中。王婆:你這要求還不高?王五:這要求還高嗎?那你說咋辦?我總不能找個男的,死的吧?王婆:這倒不至於

原创 王老五相親

王老五去相親,可一見到女方他傻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話:妹子,你把孩子也帶來了?女的摸了摸鼓鼓的肚子:我也不想帶他來,可舍不下啊!王老五:那――我能問問你是怎麼回事嗎?女:介紹人沒給你說嗎?王老五:介紹人只說過你有過男朋友,可……女:她說錯了,

原创 高招

很久很久以前,某個時期相對平靜了四十多年的中原武林,忽然暗潮湧動,各方勢力祕密秣馬厲兵,爲可能即將爆發的一場“地動山搖、千萬人落地”的大紛爭做未雨綢繆,以備不測或混水摸魚。即將引爆這場大紛爭的“火藥桶”是天龍門的掌門龔開新與昔日的逆部冥勁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