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土地和豆種

文/非村。母親一直都不相信把大蒜放在水裏也能生根發芽。她總覺得無論種什麼東西,是非得經歷一個必要的程序不可的。比如說梅豆(四季豆),家裏人都喫得膩了,送人也送得差不多了,就到了爲來年留豆種的時候。這時候的梅豆已經把豆莢撐得很滿了,就算拿來炒

原创 【青•故事優選】山那邊是海

【青•故事優選】專題推薦文章姚家村村口原本是個三岔路,一條往外連着貝家弄,兩條往內,分別連着姚家村的上塘和下塘。從前年開始,靠着山的那邊新鑿起了一條盤山的公路,這裏就變成了四岔口。四岔口不遠處有一條溪,溪上架空,形成了一塊大坪地。不知道誰家

原创 關於《四少年的歸途》

昨天發佈了一篇新的故事《四少年的歸途》,先是收到雲飄碧天的留言,大意是沒怎麼看懂,隨後我特意又請晚集和蘇格墊底兩位友友來看,都表示文章的主題太散,抓不住我想表達的是什麼。我又重新讀過,的確存在這樣的問題。我原意是想表達受資助人複雜的心理狀態

原创 四少年的歸途

文/非村。01王文沒想到會在街面上遇到虎子。當時他正在等紅燈。前幾天爲了趕一份設計稿熬了一夜,勁兒還沒緩過來。他捏了捏後頸,打算趁這功夫咬幾口包子把早飯給對付了,車窗外忽然傳來熟悉的聲音:“嗨,哥們,接了幾單了?”他側頭望出去,只見幾個穿黃

原创 阿燕

文/非村。壹阿燕成爲村裏女娃頭頭的時候,我還光着上身,追在哥哥後面爬樹掏鳥蛋。那時候村子裏的路還沒有修成。只要天一放晴,黃色的細密的土就輕飄飄地伏在路面上。腳隨便一踩一蹬,這些細碎的小東西就不着痕跡地上了身。我因此常常被母親攔在院門外。她拿

原创 狗哥哥

優秀畢業生代表袁小軍正在臺上演講。他的視線掃過臺下的衆人,最後落在一對中年夫妻的身上。女的大概五十歲左右,頭髮因爲新燙的緣故呈現出不自然的亮棕色。男的穿着不合時宜的西裝,不停地用手扇着風。當注意到小軍投過來的目光後,兩個人都侷促地扯開嘴角笑

原创 【青•雜說C】言有盡而意無窮

【青•故事優選】專題講座分享前幾天,在微信羣裏聽了一堂江嵐老師關於小說創作的講座。她提到初學寫作的人容易犯的一個錯誤:話說得太多。“把所有東西都說完,把所有事情都說盡” 之後,作者和讀者之間的互動就沒有了,讀者看文章變成了一個被動接收的過

原创 餐桌溫情

文/非村。母親今天做了蛋炒飯,小乙哥一碗,小川兒一碗,輪到我時卻沒有了。我故意提高聲音抗議:“我也好想喫蛋炒飯!”在廚房裏忙碌的母親連頭都沒有往外探一下,輕輕一笑迴應我:“哈,你還是個孩子嗎?!”然後,兩個男孩子一邊重複着母親的話,一邊圍着

原创 滿城盡是桂花香

文/非村。果然,在下過幾場雨之後,杭城的桂花就都開了。清晨,在錢塘江邊慢跑,目光所及,一邊是微光裏粼粼的江面,一邊是如蓋的綠葉間綴滿淡黃的桂樹。一面是開闊,一面是熱烈。桂花樹不高,最低的位置和頭頂不過一拳距離。跑動時,隨身帶起的風恰好能把清

原创 消失的小墳

文/非村。-01-幾年前的一個冬日,我和母親從二姨家回來,一路都是凜冽的北風。道路兩旁所有能被刮出聲響的東西,都在以自己的聲調試圖打破這冬日的冷寂。母親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來,遙對着兩村之間那座黯綠的山頭,略帶遲疑地畫了個圈:“大概就在這一片

原创 肚仙

文/非村。01聽說,姚水根是在一次大病後變成“肚仙”的。但大部分時間裏,他都在幹算命先生的活兒。覷了一眼《蘇立團通書》上密密麻麻的小字,他擡頭盯着面前的男人慢條斯理地問:“出生時辰?”男人緊張地從褲袋裏掏出一張紙,按着桌面撫平,推到姚水根的

原创 少年曾追風

文/非村。小乙哥學輪滑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輪滑班組織的刷街活動,我一直沒同意他參加。一是街面上車輛往來,比較危險;二是,外面的路畢竟比不上訓練場平整,容易摔跤。自從升入提升班後,他開始學習轉彎和一些需要自如控制重心的動作。因爲平時上課,班上

原创 那年紅霞滿天

文/非村。小學初中的時候,我還很稚嫩,沒有見識過這個世界的真實模樣。老師更像是除了爸媽之外,另一個有距離的家長,只有在廁所遇見時才驚覺,原來她們也需要喫喝拉撒。大學的時候,自由選課,老師要麼是頂着巨大光環的老學究,上完了課,周圍堵滿了勤學奮

原创 故事優選C ‖ 出租車裏的誘惑

文/非村。本文選擇的關鍵字爲:火鍋,錢,運氣-01-劉強請大夥兒喫火鍋有兩個目的:第一,他剛到這個出租車服務點,很多事情需要大家提點和幫襯;第二,有件事情他想弄弄清楚。殷勤地給每個人倒滿啤酒,劉強不經意地提了一嘴:“哥哥們開了這麼久的車,有

原创 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文/非村。早上七點,一向早起的小乙哥破天荒地沒有醒來。我從自己房間出來的時候,沒有特意壓低聲音。果然,下一秒,淺眠的他就出現在客廳裏。然後,他又在地上趴了一會兒,像一隻耍賴的小皮猴。他的弟弟小川兒照例光着腳,在不同房間和客廳之間竄來竄去,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