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文學、繪畫和音樂的相通性

人們常說“藝術都是相通的”,到底在哪些方面相通?在我看來,這三者都是人類表達情緒、抒發情感的工具,文字、顏色和音符,都可以看做是人類想象力之高塔得以築建的必備材料。文學,通過人物刻畫,環境描寫等將讀者帶入作品中。“感同身受”、“身臨其境”是

原创 《認知覺醒》中讓我印象深刻的幾點

1、享受當下,珍惜身邊的美好。一心多用,比如該睡覺時想今天跟誰吵了一架,該喫飯時想明天要完成的一項任務,或者反思過去或者憂心將來,其實是降低了生命質量。好的狀態是跑步時就好好欣賞道路兩旁的花朵,喫飯時就好好品嚐飯菜的香甜,和家人一起時就讓他

原创 當孩子說他不喜歡這個世界時

昨晚爸爸晚歸,媽媽一個人陪熙熙和桃桃睡覺。桃桃先睡着。熙熙跟媽媽的對話。記錄下來,不是我覺得自己的回答有多麼高妙,而是,孩子說的話讓我喫驚,也讓我擔心,如果有更好的交談方式,請告訴我。熙熙:才星期一,明天又要上學。我不喜歡這個世界,不想在這

原创 讀完《巨人的隕落》之後,我把一戰的前因後果重新梳理了一遍 之一戰前同盟國和協約國是如何形成的?

前陣子讀完了《白鹿原》和《巨人的隕落》,這兩部小說都是以戰爭爲故事背景,前者的時間線貫穿了整個清末到解放初,人物刻畫上更加細膩飽滿;後者則集中在一戰前後,似乎更注重表現一戰的前因後果,對主要人物的性格並沒有花太多筆墨精描細寫,個性鮮明的只有

原创 名不虛傳的經典 ——《土撥鼠之日》觀後感

追求幸福的生活纔是有意義的。有人說這是一部一夜情指南,其實,不止如此啦。菲爾是一家電視臺的天氣預報播報員,自負、刻薄,毒舌,總之挺討人厭。他每年都會被派去報道土撥鼠之日,今年也是如此。不過顯然他已經對這一報道完全喪失了興趣,一心想趕緊完成差

原创 如何使幼兒園的小朋友配合學習?

1、內容合適。主要指難度。太易太難都不行。尤其是如果太難,孩子努力半天還是做不好,很容易產生挫敗感,會牴觸學習。如果羣裏發的資料進度不適合孩子,不建議使用。可以像悅悅媽一樣使用自己手頭裏孩子容易進行的材料,也照樣分享到羣裏,督促自己堅持下去

原创 刻奇,反刻奇及反刻奇的刻奇

刻奇,就是山寨和裝的書面語。 它是德語詞Kitsch的音譯,指在藝術或生活中無意義而廉價的模仿,以此獲得某種虛假的崇高感或歸屬感。 刻奇在生活中無處不在。春晚上的廣西妹子一言不合就亮起嗓子唱山歌;讓學生做個關於上海的海報,於是全校到處都是

原创

她無疑是個美人。臉型和五官都是公園裏那些速寫畫家們最喜歡的類型:眉目清晰又不缺少辨識度。她喜歡用紀梵尼口紅,明豔但並不妖嬈。正如她的性格,跟姐妹們聚會嗨起來可以自曝最近的性生活狀況,轉個身,坐到辦公桌前,一襲長裙,她臉上淡然篤定的神情是更爲

原创 《人類簡史》裏的幾個腦洞之見識與判斷

      有人認爲這本書裏的論調過於悲觀:人類不過是地球上存在的幾個物種之一,和生物史上所有曾經主宰過這個星球的其他生物一樣,將來必然被取代。認爲這本書過於悲觀的人,也許是隻關注了了農業革命以後的人類歷史。在這些人眼裏(包括讀本書之前的

原创 中年養蠶記

       “快看!我的蠶結出一隻金色的繭!”我興奮地招呼小夥伴們來看。幾顆小腦袋擠成一團,可不是麼,衆多白色普通蠶繭中間,正躺着一顆金燦燦亮閃閃的金色蠶繭,像金色月亮藏在白雲中間。“哇,好漂亮啊!”小夥伴們由衷讚歎。       養蠶是

原创 校園一角

作者說:昨天看到一篇帖子,說寫作不光需要大量閱讀,也需要技法的專項練習。其中之一就是要培養寫作者的觀察力,運用自己的聽覺、視覺、觸覺等不同感官來感知描寫對象。今天路過金蘋果學校,想起這篇帖子,特地選了一條平日裏不常走的小路,把觀察到的景色記

原创 養男孩和養女孩,究竟有什麼區別?

作爲一名男寶媽,並沒有養女娃的經驗,但是作爲一名曾經的女娃,還是從記憶和家人口中知道,女娃小時候還是比較乖巧懂事的。據姥爺稱本人結婚之前都沒有什麼讓人操心的事情(納尼?難道婚後發生了什麼??也都很好嘛!) 身邊朋友家的女娃們要麼每晚七點睡覺

原创 孩子就是要擰着來?試試《遊戲力》

昨天在簡書看到一篇關於如何記讀書筆記的文章,覺得不錯,就用《遊戲力》這本書操練一下。1、《遊戲力》<美>勞倫斯·科恩著 ,李巖譯。中信出版集團。2、爲什麼要讀這本書?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在家裏,有時會跟孩子進入一種“僵持”狀態:孩子不按照你的意

原创 包子

      每到一處地方,無論是求學還是差旅,少不了會嚐嚐當地飲食,味覺記憶庫裏的內容日漸豐盈:螺絲粉的辣,芒果飯的香,樹莓派的甜,蘆筍湯的鮮……然而說到最愛,就不能只是嘗一口,叫聲好了,那必須得:想到就要流口水,入嘴就難停下來。對於我,能

原创 失望

作者說:上帝深愛他的孩子們。怎樣才能讓他們幸福?他想了很久,創造了失望。在樓下看到主管迎面走來,她不太有把握地上前問道:“老闆,我的提案…”主管看到她好像一下子想起什麼,放慢腳步說:“啊!你的提案,應該沒問題,幾位董事都沒意見,不過我還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