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雪好大

      窗外,雪紛紛揚揚下着,又急又密,遠山彷彿罩了一層淺灰色的幕布全然隱藏起來,天山一色,那背景呈茫茫的淺灰色,這使近處的枯樹更加清晰可見,梧桐樹上還掛着幾片枯葉,風吹得枝條左搖右擺。雪像加了油門似的下着,此刻它是天空的主角,自由、肆

原创 姐花錢是爲了高興

      一個孩子,佳琳面對諾大的四室兩廳發愁!寂靜、寂寞像塵霧一樣驅逐不散。      最近,周邊如雨後春筍一樣開發出許多樓盤,特別有一處靠近山區,聽說周圍還會開發景點,環境清幽,佳琳萌發心動,更禁不住售樓先生、小姐的宣傳和忽悠,交了

原创 關鍵時刻要有人陪伴

      該認籌了,我又沒了主意。      前面售樓部的車正熱情地等我,去不去呢?我心裏打鼓一樣不安!人已到距車50米處,我又折了回頭路,心裏說:回去,回去,不接電話就可以了。走了一段,又不忍心,大大的人了,遇事要光明正大,要很亮堂地拒

原创 多重身份帶給我什麼?

      我首先是個職業婦女,然後是家庭主婦,再然後是三個孩子的母親、還是大男子主義嚴重的丈夫之妻,我常常被這多重身份壓得喘不過氣來。       工作是爲了養家餬口的必須作爲,咱如果抱怨,遇個牲口他會說:那你在家躺着去唄!      就

原创 從小山村走進城市有多難?請看姑媽的三級跳

      夜幕漸漸深沉,我不禁悲嘆:天啊!一顆少女之星又殞落啦!      今天參加了姑媽孫女梅梅的婚禮,她的婆家在麥積城的郊區,交通方便,花錢方便,打工也很方便。      小院一溜平房,有喫有住,這對生在山區的梅梅來說嫁得還湊合。只是

原创 白頭吟 《如夢令》 《青玉案·元夕》 《臨江仙·送錢穆父》 《唐多令》 《臨江仙》 《蟾宮曲·春情》 《望江南·超然臺作》

            《白頭吟》                  漢·卓文君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      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斗酒會,明旦溝水頭。      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原创 和喫貨在一起好輕鬆

      今天下午三點,和三五好友郊遊,結果全是路癡加傻子,問:去哪兒逛?答:不知道、邊走邊看。如沒頭蒼蠅玩了一圈,好累!      快六點返回,各回各家!真讓人沮喪。      還好,胃口很爭氣,它強烈抗議:我饞,饞死了!於是我趕往超市

原创 被人誇的感覺很好

      年底了,各種整改清單紛至沓來。      通知剛接到,乍一看那密密麻麻的條條框框,頭嗡地一秒變大,於是告訴老大看不懂。老大心大、深沉,他兩天沒回話。眼看時間到要交稿了,他突然又記起了這件事,前日來電說就按原格式填寫就好,領三

原创 西江月·井岡山 清平樂·蔣桂戰爭

              毛澤東(1928年秋)      山下旌旗在望,      山頭鼓角相聞。      敵軍圍困萬千重,      我自巋然不動。      早已森嚴壁壘,      更加衆志成城。      黃洋界上炮聲隆, 

原创 魅影人生

      今天在公園裏散步,閨密愛玉哀嘆道:人越老越難啊!我不禁深有同感,是的,天命之年諸事相跟而來,難啊!      愛玉兒子國外留學,孰料老公生意不景氣,難支兒子的學費。短短半年,愛玉的頭髮白了大半,她現在正疇划着賣房子。     

原创 賣紅薯嘍!

      又是連綿的小雨,屋裏陰冷刺骨。喫過晚飯,洗碗涮盤結束,蔡晴百無聊奈,她感到壓抑,沒有比出去走走更好的選擇了。      她爹說:“凍死的是死人。”那是父親在汗涔涔地卸完一架子車chan圈土後,看見手筒在袖筒裏凍得縮脖躬腰的閒人時

原创 一首歌詞《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

      在這個早晨,人像天一樣陰霾着,無所計無所想,唸經吧,或許那兒可得心安。      一首激昂的歌曲,像一劑強心針,讓她從麻木中醒來,瞬間熱淚盈眶,這就是藝術的魅      力吧!      雄赳赳,      氣昂昂,     

原创 螃蟹宴上她提出離婚 螃蟹詠

    下午四點多,夫人電召衆姐妹晚上喫螃蟹。彼時,在博力泰克揮汗如雨的貴妃,心早已飛向夫人溫馨的旋轉燈光歺廳。      有什麼好喫的夫人總記着姐妹們,這讓美人、淑妃、貴妃三人很感動!      六點鐘,美人、淑妃相繼下班,貴妃從健

原创 山裏,生了五個兒子的人家!

      沉重是貧窮的孿生姊妹!貧窮像大山一樣壓在這戶人身上,我作爲旁觀者深受感染,帶着一顆石頭入夢,一夜輾轉難安。      晨起,我站在院中極目四望,山清水秀,樹木蔥蘢,對面山坡上白牆紅瓦的磚房掩映在樹叢中,多美的地方啊!我由衷地讚歎

原创 似水流年 1              婚禮 2            變態 3            天晴了

1              婚禮      這是個好日子——陰曆八月二十九,亞仁的姑娘結婚的日子。      天空下着雨,我和一幫人匆匆奔赴“地質賓館”參加婚禮。在這深秋,雨打在臉上並不舒爽,而是令人打一個激凌,陡增一身雞皮,然後縮着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