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紅靈巷77:死神來了

“嗯!?”“嗯!?”“嗯!?”“嗯!?”感覺一陣陰風繞着我的頭頂兜了一圈,我把臉埋在Johnathan 的肚子上。這個不怕死的男人竟然在笑,他是不是嚇傻了?“你們好啊我的小朋友們?” 那種陰風裏擠出來的聲音在我頭頂盤旋。緊接着Johnath

原创 【青·寫作培訓課程第一期】散文:深遂的靈魂遇上華麗的文字

01菜貓短淺的初見“我就會寫散文。”我還清晰地記得初一那會兒放出這樣的厥詞時自己略顯無奈的誇耀。那次,我期中語文作文得了一個非常可觀的分數。“散文”這個詞可不是我給我的文章定義的,因爲那時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文章還有這麼個分類。現在想想,我覺得

原创 紅靈巷76:古戰場上的冤魂,結

和一些古戰場上慘死的士兵幽靈做朋友就會發現他們最大的樂趣就是講述那些死亡花絮……他們講得一會哭一會笑的,而我呢,始終一個表情……害怕。“你害怕的時候別掐我脖兒!不然我就跟他們走了昂!不管你了昂!”你們沒看Johnathan 那個表情,特別像

原创 紅靈巷75:古戰場上的冤魂,下

“你們回來了?哈哈,太好了。”那個年老的幽靈笑得很單純。我和Johnathan 還沒完全適應這個硝煙瀰漫的古戰場,就被熱情地歡迎了。人家都是人類好友滿天下,我難不成要弄個幽靈好友滿天下?咦……“哎,我入伍征戰沙場的時候我妹妹跟你一樣大呢,一

原创 紅靈巷74:重返古戰場

人是一種心態交互更替的動物。以前天天悶在家裏的時候就想出去轉轉,冒點險,只要能找到點刺激,什麼都行。過去的好幾個月幽靈天天見,反倒覺得心神俱疲,就賴在牀上拖也拖不走了:“喬喬,讓我在家裏再賴幾天吧……”“不行,古戰場上的幽靈託夢給我說想你了

原创 再休息一天

我像死魚一樣躺在牀上瞪着天花板,Johnathan 看着我的樣子嘆了一口氣:“貓還真的是經不起嚇唬。” 這幾天遇到的幽靈太多我確實內心有點兒承受不了便中途叫停了。躺在這個十平多一點兒的小屋子裏放空一下心情。Johnathan 熱了我最不喜歡

原创 紅靈巷73:古戰場上的冤魂,中

“喬喬,呆在這終於感覺呼吸順暢了。” 我靠在一根樹幹上,並沒回頭。身後那人也沒出聲,而是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喬喬?” 這次我放低了聲調,有些警惕地問。“竟然我真的看到了女孩子!哈哈哈哈~” 一個粗獷野蠻的聲音說。我全身像被點穴一樣僵硬,只有

原创 紅靈巷72:古戰場上的冤魂

精靈音樂會過後,我的興奮勁兒還沒散去,總想伸出手再比劃比劃。Johnathan 從空中捉住我的小手貼在胸前,美滋滋滴說:“好幸福呀。”想想我們之前見過的那些幽靈與冤魂,慘死的獵人、命運悲慘的盲女、雪地裏懺悔的前世情人……每一次都心驚膽戰。就

原创 紅靈巷71:精靈音樂會下

“喂!喬喬,你好丟臉誒!哈喇子都流出來了!” 我惡狠狠地捅了捅一旁的Johnathan 。這貨真的抹了一把臉,見並沒有哈喇子,他怨恨地瞪了我一眼。“哎……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已婚男人特有的飢渴,一二三四……點一……還沒到7年你就癢了,哎,男人

原创 紅靈巷70:精靈音樂會中

琳達絲毫沒聽美琪的阻攔,風一般輕盈地向前飄去。我和Johnathan 在後面追得上氣不接下氣……好吧,我承認,只有我上氣不接下氣。“我,我不行了……啊!”我向前撲了出去,摔了個貓啃泥。疼得我半天沒緩過神兒來。Johnathan 從前方十米遠

原创 紅靈巷69:精靈音樂會前

當我碰觸那塊劍柄上閃着紅光的寶石的一霎那,從劍尾噴出一簇急速旋轉的紅色煙筒,將我和Johnathan 從頭到腳吸了進去。咳咳,咳咳……我坐在地上劇烈地咳嗽,Johnathan 趕緊靠過來輕拍我的後背,輕柔地說:“貓婆你沒事吧?”還沒等我回答

原创 不明來客

【青•故事優選】專題推薦文章01 遇見我剛在微信上祝福我喜歡的男生和他喜歡的女生永遠幸福,還發了一個誇張的笑臉。從手機上擡起頭,一顆眼淚不聽話地從眼眶裏跑了出來,順着鼻樑滑到了嘴角。滲入嘴裏,鹹鹹的就像我當時的心情。我很氣,竟然外面天寒地凍

原创 紅靈巷69:殺

時間跳轉,一個騎馬的小隊舉着火把圍在獵人的小屋外。我嚇得趕緊把頭埋進Johnathan 的胸膛,時不時露出半隻眼瞅一下進展。Johnathan 像個老爺爺一樣輕拍着我的背。“你出來!有人見你養紅眼怪物!” 一個渾厚的英倫腔對着小屋喊。但屋裏

原创 紅靈巷68:烙印

其實我和Johnathan 多心了,無論我倆是否躲藏,這個世界裏的人都看不到我們。就比如說那個獵人,無數次從我身邊擦肩而過,無論我如何向他擺手,他都無動於衷。Johnathan 在後面發出了一陣訕笑:“帥哥的眼裏都沒有你,還是跟我湊合過吧。

原创 紅靈巷66:狼情結

劍身紅光一閃,泛出一層細密的水珠。就像我身上浮起的雞皮疙瘩。狼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我想上去一探究竟,卻被Johnathan 拽住了胳膊,他緩緩地搖了搖頭。“恐怕狼已經死了。”Johnathan 聲音小得就像害怕驚醒一個剛剛熟睡的嬰孩。聽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