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暫與且

《暫與且》抱茶讀書香,手暖心底涼。江湖落天外,憂隱寄忘鄉。陌上花迤邐,遲遲流連歸。常想桃源事,槐鄉逐夢放。

原创 寄出一封信

《寄出一封信》 寄出一封信到,空氣裏寄出一份希望或者,失望也可能,是絕望總之,盼望開始生效直到石頭沉到大海之底

原创 《深夜讀一首詩》

《深夜讀一首詩》此刻,你坐在馬桶上夜已深,該睡的都睡了如果不追究不繼續追究,那些深遠的細節,及憂患世界安了安頓了夜深夜未央,隔岸尚遠河面隱默於沉厚的平靜之中,無人急着渡河正是天時、地利、人和你的自由,建立在深夜的馬桶之上你翻找,古今中外,你

原创 火棘烏桕

《火棘烏桕》幾枝春發相思赤,秋盡冬深火棘明。烏桕白骨蝕成雪,曠莽寒徹斜陽映。

原创 別出聲

《別出聲》別出聲讓沉默繼續哪怕在你發現真理的時刻捂住你的嘴,捂住你的衝動,下一秒鐘你將發現,那隻不過是時間的魔法或陰謀你甚至來不及看清它如何脫去又一層外衣或許只是老,太快太快你,或者真理你應該待在沉默裏那隧道深長而安全,只要你不出聲你只需要

原创 下雪了,今天

《下雪了,今天》下雪了,今天深冬正式的一場雪我知道下雪了我從窗子裏看見了我從風雪裏走過,甚至在送大的上學回來的路上踏溼了一隻棉靴我爲小的準備了雨披和雨鞋,以便放學她可以不錯過與雪的親近,以及親近的驚喜——這是一個生命最初難得的清新記憶,來自

原创 一句話的前世

《一句話的前世》你把一句話留到下一秒鐘說,你說出的便不再是同一句話了所以,你知道你可能一生都沒有說過一句真話一句自己真正想要說的話時間,總是悄悄地篡改着一切你總是試圖逆流而溯,從重重掩蓋中發掘最初到來那個真——它擊中過你,那便是一種親,一種

原创 《逼近純粹——<梵高:天賦之筆>》

《逼近純粹——<梵高:天賦之筆>》存在嗎,純粹什麼樣的呢,有盡嗎你拼命拼命奔跑,終於在盡頭的某個角落,你捉住了它那是世界的盡頭,還是你的你捉住了它嗎,你捉住的是純粹嗎你的生命,夠嗎,去圍獵、捕捉一種純粹什麼樣的生命夠呢還是,這世界上所有的純

原创 夢所作的

《夢所作的》半夜醒來,又做夢了,黑暗中一切還未來得及撤退而黎明,還在很遠或者,永遠等待,是時間合謀無盡剝落的曝露獸在曠野噬着骨頭或者這些年來也幸虧有夢相照魂心殫竭,不棄不離只是,它一定也有它的,委屈至死,它都來不到陽光下,見一見水面之上另一

原创 雪未

《雪未》遍地葉落遍天風,著意無限不滿衷。生作寒孤去欲盡,大音喚徹稀未聲。世日曠闊待猶切,青眸渺望夢穿醒。紛紛驚鴻舊眼新,清冷一世幾分平?

原创 冬雨落葉

《冬雨落葉》先逝魂已遠,紙薄虛如帆。翩躚逐無地,清冷溼狼藉。 昨日來、今日去、他日何在,俱無憑說。有情猜,無情共,偏說更護云云,何曾半分知解!且自,自且!

原创 那粒鹽

《那粒鹽——關於不關於執念》你不能讓它化了輕易就化了生命中的那粒鹽時間,和所謂年齡都不是藉口還有,那些別人教給你的虛假成熟你知道嗎,靈魂也是鹹的那樣一粒結晶比你的生命還賴於靈感和偶然世界如此之大,時間無際浩渺一粒鹽化在大海里,毫無意義也再無

原创 夜兩

《夜雨》腳步這樣輕、急稠密你是要趁着夜色嗎,去往哪裏一件什麼樣的事,正等着你這冬夜一握,這樣小小小的一枚黑色,溼透的冷花紋悠遠醒轉如山如河,逶迤所有比喻還是,本來它就是一塊化石,一塊化石的形成過程比喻亦並非比喻,所有本體健在,如證我不敢鬆開

原创 第一段過渡

《第一段過渡》送走了最後一個人兒這是今天的第一段開頭過渡,是這樣的:筋脈清晰未及清掃的落葉清熟透澈的日光在一棵樹與另一棵樹之間展姿翔飛的喜鵲還有,似乎好的心情這就是早晨的全部不深危險在戰壕裏打盹——太累了,疲憊塔樓上,無人瞭望

原创 不存在的主婦

《不存在的主婦》如果“黑戶”這個詞還成立的話,那就非家庭主婦莫屬了。家庭主婦是個什麼呢?直接一點、實質一點說,它就是一種非法的、有名無分的、毫無價值和價值感的、存在感等於零的、隱形的、羞恥的存在。基於“存在即合理”的世間最低法則,“家庭主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