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我在落日下離開

我走了,在落日下離開。我的離開,是早已註定的宿命。如我,輕輕地來。不喜歡喧囂的吹捧,不喜歡爲了些許利益的崇拜。我在落日的餘暉裏,蕭瑟地離開。小橋流水,西風瘦馬,與我一起,是孤獨地落寞,也是孤獨的存在。一個執着的人,嚮往着文字,嚮往着灑脫,不

原创 關於小南和詩呆

去年,經文友推薦,加入了簡書。作爲小白,遇見了兩位大神,一個是小南,一個是詩呆。小南是個多才的現代詩者,一直關注着小白作者,送上鼓勵的留言,像是鄰家小妹妹般溫暖。詩呆,古詩詞特別好,很是欣賞。有一次,看到他的現代詩,感覺沒有古詩詞好,趁着酒

原创 山水的等待

如果你不來山,會在四季風霜裏默默靜立然後,在飄渺的白雲下莊嚴的肅穆如果你不來水,會在靜謐流深裏寂然遠去然後,在悠長的時光中無奈的澄靜山間路過的鳥銜來的一定是喜訊這裏的山水在清寒的日子裏靜默了太久等你到來

原创 最好的愛,不必擁有

那時,劉德華和梅豔芳深情對唱,世人皆以爲金童玉女。作爲九十年代最紅的香港女歌手,梅豔芳唯一癡戀的男人,是劉德華。只是,兜兜轉轉,情深緣淺。梅豔芳由於家族遺傳的疾病,本來可以治療,但爲了留住愛的生育,一直拒絕了手術。梅豔芳離開前,在最後的演唱

原创 腳疾傷痛久,山村遇神醫

齊帆齊微課原本以爲,這次要掛了。最近,腳傷復發,而且更加嚴重。夏天時,因爲每天跑步、健走,又喜歡穿硬底鞋子,腳底長了老繭,泡腳時,感覺不好看,用剪刀修了修,同時,把白色的嫩繭給剪掉了,後來,引起了感染。在醫院輸水、換藥,一個多月後,傷口癒合

原创 過年的憂慮

霞最近一直坐立不安,馬上過年了,霞的丈夫軍在海南,前一段微信說過年要回來。霞一直說,北方天氣冷,別回來了。霞的女兒大學畢業後,在海南工作,結婚生子後,每年難得回來,想着把霞和軍接去,幫忙照看孩子。軍倒是願意,霞一直不想去,她喜歡唱歌、跳舞、

原创 【往事如風】‖(一)校園情懷

1 人生,有時候會有偶然,在最黑暗的夜裏,觸摸到黎明的光那一年,我已經在高中復讀了,只是該死的數學,我依然學不會。數學課,如聽天書。我想,這一生,大概要被數學害苦了。那時,是千軍萬馬擠獨木橋的時代,考上大學,國家是包分配的,意味着有了穩定的

原创 那一年,我學會了做老鱉湯

2011年,母親已經病重。當時,我還沒有意識到後果的嚴重,但看到日益消瘦的母親,還是想法設法討母親的歡心。2007年,母親患了肝硬化,姐姐花了幾十萬,爲母親做了手術,我們兄妹幾個以爲沒事了。其實是姐姐瞞着我們,醫生說,即使成功的手術,最多堅

原创 簡書,讓我如此成長

齊帆齊微課2019年3月,經文友推薦,加入了簡書。於我,這是個全新的平臺。平素,喜歡文字。少年時,便喜歡寫點東西,工作後,更是一直與文字打交道。做了十幾年機關文字祕書,又做了十年報社編輯。從公事文章,到新聞、評論,也算是積累了些許寫作經驗。

原创 長河拾貝‖心痛

靜夜, 聽着謝霆鋒的《邊走邊愛》,心莫名的痛了起來,而後瀰漫了整個身體。迅速起身,在樓上樓下跑了一會兒,又猛打了一陣沙袋,出了一身的汗。坐下,漸漸平靜下來,但心還會隱隱的泛起痛的感覺。這種痛的感覺慢慢地襲來,彷彿久違的朋友。自己素以男兒自居

原创 我終究要離開

我終究要離開不再眷戀你回首的挽留這裏,不是棲息的安然我的離開是悲傷的安排你的眼神是魅惑的淪陷我終於知道那些,更多的是陽光下,虛無的花開決然的轉身在寒冷的冬夜少了憂傷的陪伴只是,忽然之間看懂了過往還有,掩在夢裏心痛的情懷

原创 兩位大師:金庸和梁羽生

在金庸和梁羽生之前,武俠小說,情節多是暴力,冷酷和仇殺。金庸和梁羽生的出現,奠定了新派武俠的基調,即俠之大者,爲國爲民。金庸和梁羽生同歲,又曾同事。梁羽生於1954年發表第一部武俠小說《龍虎鬥京華》,開創了新派武俠的先河,金庸於1955年發

原创 只道來日方長

原本以爲,時光,還有很久的等待。如今,再也經不起徘徊。曾經,許過在最美的年華里天長地久,只是少年心性,在煙塵裏走失後,漸行漸遠。你說,再過兩年,我們安定下來,若還在孤獨的尋找,就相約一生的陪伴。我說,暫且放手,由你尋遍天涯,若你幸福,我便爲

原创 你裙裾的藍

你是否記得那個時節我落在小院的枝頭你從容地拍下我廖落的瞬間我只是偶然在掛滿風露的秋天飛落你的小院我的夢想是翱翔於藍天只是從此,再也忘不掉你裙裾的藍我奔波於天涯海角卻總有牽念我越過高山俯瞰大海再沒遇到牽動心底的藍多想,回到你的小院落在你的窗前

原创 齊帆齊微課‖惟有沉下去,方能浮上來

加入簡書,已經一年半有餘。期間,寫了不少詩歌、小文,有些是以前寫過又修改的,只是多數都不夠滿意。也嘗試着寫了幾篇小說開頭,但總是半成品,有種寫不下去的感覺。曾經很自負,現在很懷疑自己,覺得寫了幾十年文章,從年少時發表文字,到寫公事文章和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