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09-24說來就來的養生

(一庭花發來知己,半卷書開見古人。 )雨輕微進入耳朵,把輕微入睡的人吵醒,再輕微聽聽,果真半夜下起了秋雨。腳底輕微的寒意想起一場秋雨一場寒,是時候把厚襪子套腳上進行秋天養生計劃了。秋夜屬於微涼的風, 姐姐多日沒有通話,前天再一聊才知道她最近

原创 09-23雙減以後,氣壓低沉

把自己和孩子捆綁在一起,孩子有個風吹草動,自己就暴跳如雷了。悲慘地發現,老父老母雙雙陷入了中年無效教子的僵局。先生比我更加氣憤,當他一旦動怒的時候,事情就變得非常可笑。我很想問問他,在家揭心肝一樣地罵孩子,算哪門子本事?一個成熟的男人只能用

原创 09.22兩種生活

早上在游泳更衣室聽到一段對話,下午在夕陽紛飛的大路看到忙碌生活的人們,這兩種生活,可能只是人間百態下極其普通的展現,如此不同,引人唏噓。從第一天游泳開始,就發現一個非常獨特的女人。獨特可能都是溫柔的說辭,怪異更精準。我第一眼看見她時,她是裸

原创 09-20泳池觀察一二

早到游泳地庫入口,看見入口處一排停滿了車,預感人很多。果然車沒位置停,只好停在過道上,比我們早到的都是留宿酒店的客人。節假日客房火爆啊。來到泳池,熟悉的幾張面孔也已經到了。沒有任何招呼,原本也是陌生人,就是在一起游泳多見了幾面臉熟而已。要是

原创 09-21中秋,寥寥幾語

疲憊的身體帶不動大腦,就像一臺破舊的內核要罷工。早起幹嘛沒寫,偏要等到睏意襲來,生無可戀。不過比以前進步之處多晚多困都堅持來簡書走一趟,留下一些沒用沒思想的文字。早上游泳回來中午請朋友喫飯,心裏有事就醒得早,五點多醒後鍛鍊身體,七點半準時出

原创 09-19打醬油的一天記錄

早上七點半去游泳,游泳在酒店,節假日酒店人多,比平時早點避開人流高峯。遊好上來洗澡完畢也才九點半,高峯纔來。酒店裏遇到什麼人都有,女更衣室裏大家都坦誠相對,有些非常喜歡裸露着身體走來走去。在我看來有暴露癖一樣。要是碰上身材好的,也不好意思盯

原创 09.18節日快樂

中秋假期了,路堵起來,回家時都是車。明天放假三天,孩子的作業也多,玩又不能放心玩。回來不開心,在開始趕作業。我在羣裏沒說一句祝老師節日快樂的話。越來越不會說這樣的話,本來也沒啥,就是開口說不出來。彆扭!心裏說服不了自己。今天918,一早就有

原创 09-17長大

早上送孩子上學,晚上接孩子南山的家,連續跑了幾個星期,孩子怎麼都不肯住在學校附近的家,回到南山第一句話就是,還是這裏舒服,回來感覺很開心。他願意每天提前起牀苦一點都願意回來睡覺,他對比到兩種生活的不同。由此想到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這裏有

原创 09.16規律地生活規律地去愛

生活逐漸規律起來,還有一些事情沒收尾,已經不重要就慢慢收拾吧,兩頭跑的事先生就多擔當了些,我對時間突然自由而多起來。早上連續三天去運動,游泳和健身,再泡個熱水或者桑拿,一個早上就過去了。深深罪惡感,怎麼可以這麼浪費時間呢?轉念一想,時間花在

原创 09.15歸國人聊的我都聽不懂

加拿大回來的朋友,約了兩個月今天終於見面。三人行必有我師,被疫情阻礙幾年沒回國的加拿大人,喋喋不休講了又講,太二酸菜魚四人的方桌,充斥着她的高彈論調。這頓飯,喫得我好睏啊。她講我聽,還有一個同伴在積極交談,我困得實在打不起精神,有一句沒一句

原创 09.14我的好朋友于姐

於姐七月份退休後,我還沒正式約過她。答應她退休後一起搞活動的事拖到今天才有機會一起。於姐是深圳公務員退下來的,每個月都退休金兩萬多,一年加上各種補貼有30多萬的退休金。我們稱她多金多休閒多健康,她說這時正是生命的最好時候,每天很害怕時間過得

原创 09-13想開車,自己買啊

第一天拿到駕駛證的他,回來第一件事是,馬上拿起車鑰匙下樓,坐着駕駛座位,開車出門。我坐着副駕上,當一回陪駕。他說:要承認我對車覬覦很久。我馬上打斷他的話語,僅此一次,再多也不能多給你開了。自己漲本身自己買車啊。他說:哪個孩子最先不都是開父母

原创 09-12獨行

許多年過去了,人們說陳年舊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終於明白這是錯的,因爲往事會自行爬上來。—— 卡勒德·胡賽尼《追風箏的人》 早上有事開車到龍華,龍華很少去,而且還那麼早。龍華對我而言是陌生的,車子的導航的指引下,來到了一條大道上。這條大道人少

原创 09.10教師節記

今天教師節,兒子早早發信息祝媽媽節日快樂!那些年,曾經在教師隊伍奮戰過十多年的歲月也已經遠離而去,消失在無人憶起的日子裏。真可謂把過去的根斷得寸草不生,只留下一個媽媽的稱謂被孩子溫暖地喚着。值不值,問自己也不知道。快不快樂,向內心尋是滿足的

原创 09.08生病了

病來如抽絲,躺了一天,身體酥軟畏冷,昨晚吐了好幾回,連吐帶泄折騰到兩點多才睡。睡裏沒夢,只有不踏實點輾轉反側直到六點,起牀,又開始送老二上學,送老大實習。等把他們都安頓好後,抱着自己發顫的身體,一頭扎到無邊無際的睡眠中。這一覺睡得虛脫,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