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哎,漲了喫嘎嘎,跌了喫剷剷

      有個朋友炒股多年,跟我說最重要的是不以漲喜,不以跌憂。      我想了想,沒好搭話。只是想,漲了不喜,漲來幹嘛呢?跌了不憂,難道漲了才憂?漲了總結經驗,跌了總結教訓這纔會天天向上啊。      該喜就喜,該憂就憂,這樣比較

原创 也不知這場疫情還會怎麼演變

    門口風有點大,緊了緊外套。順從地把手機拿出來給保安看健康碼,綠色。把手伸過去,體溫槍湊得太攏,碰到皮膚,不禁縮了縮,好像在躲避槍上爬着的幾個病毒。36.2度,保安揮揮手,沒說話,我也面無表情地走了進入。口罩裏應該也用不着有什麼表情。

原创 小時候覺得保爾爲什麼不跟她好,真是個憨包

      回過神來的時候,正在想小時候看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在想兩個節點:一是在森林裏,一個人燒着了團員證,說這個共青團員已經死了(大意);二是冬妮婭很漂亮又有錢,穿的貂皮大衣很值錢。小時候覺得保爾爲什麼不跟她好,真是個憨包。     

原创 有些魚一直遊在身邊但只能看看,已經不可能抓住了

發現好幾天忘了撕日曆。以前是掛在牆上,現在放在桌上。        撕着撕着發現這些魚就是日子,慢慢地就遊得不知去向。後面還有很多,但都會遊走。        很喜歡這些魚,有的喫過有的沒喫過。就像日子游走了,有些記得有些忘了。有些魚好喫有

原创 騙錢也是門技術活兒需要匠心

夕陽西下,我在咖啡店等酒咖啡店之前在等我要了杯男士咖啡但面上浮着一片玫瑰花瓣這花瓣十天之前還是花蕾吧我十天之前仍然是個爆煙子今天沒有人在咖啡店喫晚飯酸菜魚的香味從隔壁傳過來陌生電話打進來說我的信用卡被盜刷了三百萬讓我進一個網址查詢問候他一聲

原创 人的長大是一系列尋找合適表達方式的接力。長大不費力,接力很需要努力

喫完飯出來,寒風凜凜,繼續着很快凍僵的室外溫度。      但仔細分辨,這風有一點點溫暖的感覺,不過躲得很隱蔽,只露出一絲馬腳。不仔細感覺是沒有的。      無法探究風的來歷,更無法知道寒風之後暖風的接力在什麼時候開始。      幾

原创 走在世間想喝幾杯朋友總是忽然自現

海浪年復一年默默湧來退去它們有可能來自雅魯藏布江有可能來自乞力馬紮羅的雪有可能來自美人魚悲傷的泡沫也可能來自亞馬遜青蛙的噴嚏陽光的午後溫暖如海冷淡如海這海的表妹是誰有沒有籃子裏裝滿流浪的雲每一粒沙都是海的想法海的想法總是被踩在腳下那也無所謂

原创 這世界沿着固有的世道繼續行進

本想模糊睡去外面一直嘩嘩遠處雀碼達黑海風喜歡肆掠人是一片沙灘夢是無數腳印日子扮成浪花抹到海角天涯懵裏懵懂長大看過很多戲法上下左右前後讀透就是造化        然後就夢見我的前世。我扶着犁在耕地。犁頭閃閃發光嶄新如洗。水牛有巨大的盤角圓滾滾

原创 道瓊斯仍然在兢兢業業地漲,還有沒有天理和邏輯

      鬧鐘不分青紅皁白響起來,忘關了,還是機器的執行力毋庸置疑。        拿起充電過度的手機看看,地球那邊越來越熱鬧。道瓊斯仍然在兢兢業業地漲,還有沒有天理和邏輯。        休個小假睡持續性懶覺的行爲被鬧鐘打斷,變成睡回

原创 很多想法就像孤兒一樣,沒人管,自由地就跑丟了

      很安靜。正常的夜發出的聲音就是安靜。      地球那邊是白天。白天就應該很熱鬧。      走進陌生的時候,一開始是忐忑,然後纔是判斷和習慣。      準備走進一段夢,也許醒來就忘記,但還是要走進去。        夢

原创 一輩子不知要吹多少牛逼。誰來統計一下

車從城裏竄出來就好幾處堵堵堵。眼看着亮起來,眼看着霧起來。  收音機裏不斷傳出一首反覆的說唱:。。。。讓我再喝一口秋天的酒,我還是一個人在路上走。。。我知道你像青春一樣不回來,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樣回不來,就像你一樣回不來。。。我知道那些吹過

原创 有時候很高興他們在上面有時候惡狠狠把他們轟走

若有若無地響起一些音樂聽不清楚小區外還堵得一塌糊塗我剛剛從這些堵裏面解脫出來又有許多車加入這堵義無反顧這麼晚他們還揣着事跑來跑去保安戴着口罩面無表情他們的體溫槍握在手裏在他們扣動扳機時總想閉上眼睛他們到底有還是沒有扣動扳機天氣寒冷得適合晾制

原创 新年新書新發呆

老貓老茶老陽臺,新年新書新發呆;綠樹千鳥紛紛鬧,黃花紅花慢慢來。

原创 酒還在燃燒,一弦一柱思華年。

這麼晚了,夜攤生意一般般。不如回家吧。 心憂炭賤願天寒。      隧道堵車,使我不得開心顏。      酒還在燃燒,一弦一柱思華年。

原创 在需求的洪流中游動,有的是願望,有的是慾望,有的是希望

    醒來已經是昨天的明年。哦,剛進今年的時候說了一聲新年好。所以是今年睡今年醒,不算跨年覺。      年是個很奇怪的東西,我們一會兒覺得它會和以前脫鉤判若兩年,一會兒覺得它就是昨日的連續,將會福壽連綿。總之是壞的了斷,好的接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