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有歲月靜好,更有摸黑起早

有歲月靜好,更有摸黑起早。

原创 怪誕發展的方向往往是荒謬,而荒謬總是讓人想改變

      昨晚做夢夢見有人問,以後活着得不得要辦個活着證。醒來後想了想想不起這個人是誰。      總體來說夢裏的人不認識的佔絕大部分,就像走在街上看見的人一樣。      生活有時候很規範,有時候很怪誕。      規範的時候很

原创 走着走着就散了的人很多,散了還希望能再見的不多

        那天像今天一樣霧濛濛的天空戴了層面紗。沒想到在機場碰見他。        他穿得很隨便,就是看過以後想不起穿的啥子那種隨便。然後給我介紹他馬上出國讀書的兒子。讓他兒子喊我叔叔。        問他出去多長時間,他說不曉

原创 成都的深秋和初冬,朋友圈經常都很黃色

        因物制宜,簡易木梯上晾掛着許多臘肉。不知味道如何。有的會消失在春節的團年飯桌上,有些會消失在平常的餐桌上。不過對臘肉來說沒什麼區別,並不值得特別憧憬。      今天菜市場人不算多,不管買的還是賣的,總體都顯得懶垮垮的。 

原创 黃葉落完,冬天就過去一半了

        建成不久的許願牆很快掛了很多願望出來。這些願望總有些會實現吧。        站在橋上向城裏張望,暮靄沉沉。一輛水泡車正在辛勤工作。        一棵樹正在試圖以長出來的新肉包裹住標識牌,可能是這標識牌弄痛了它。   

原创 每一天既微不足道又彌足珍貴

高速路意外地清淡如水,簡直不習慣,尤其是又沒有疫情控制的情況下。      幾棵捨不得落葉的銀杏樹還可以堅持幾天。看上去隱隱然有點驕傲。      入夜的天空仍然很亮。只有一顆不明真相的星星清清楚楚。      每一天都是百年未遇千年未遇

原创 天,雷,滾,滾,滾,滾。。。。

路遇兩個人吵架,正好得閒,聽了一耳朵。一個人買了小賣部的食品,回家發現過期了,就回來找賣家理論。總之是各種不爽,各種要求退錢,而老闆各種狡辯各種不想退。其他話都不重要,只牢記住一句,老闆說包裝盒上寫的保質期是印在盒子上的,所以只管盒子,裏頭

原创 哎,活着的高興就好

      鳥爲食亡 。。。。      糊鍋巴臉守候了無數次,終於逮到一隻斑鳩。      已經呈嘆息樣呼吸的斑鳩肯定活不成了。      糊鍋巴臉是本能,鳥也是本能。      其實這貓又不是爲了喫。純粹就是爲了逮。      沒

原创 外面很安靜,充滿了空虛和黑夜。日子像一頭牛,慢慢犁着年齡這片田

      又到月末,每個月都不知道下個月會發生什麼。每天和每年也是這樣。      天氣預報雖然算不得十分精準,但總算是越來越靠近正確的預言。        未來的事情如果也能如同天氣預報一樣預測,很多結局就會變成另一種註定了。   

原创 也就是說經常在外面消費的時候,消費場所給你放回家來聽

      經常在餐廳咖啡館裏聽到薩克斯的回家。有段時間懷疑這是不是餐廳咖啡館專用音樂。      也就是說經常在外面消費的時候,消費場所給你放回家來聽。        我是到你這裏來消磨光陰的,你老喊我回家是幾個意思?        現

原创 每個人都有自己溫暖的角落

        密密匝匝的小橘子掛在樹上。太多了,營養跟不上,就都長不大。        有個小橘子嘆了口氣,唉,太小了,路人連把我們摘下來喫的興趣都沒有。作爲一個橘子,太失敗了!        既然聽見,就決定滿足它,不用墊太高的腳就摘下

原创 人們忙着各自的事情,不必忙着各自的老去

      畢業都有一個典禮,但很不幸都記不起來了。只有軍校畢業的時候有一個閱兵式,但好像也不算典禮。      由此想到所有典禮的意義是代表了一段過程的結束。只是有的典禮是和未來的中轉,有的就僅僅只是結束,一直下去,無窮無盡的結束。 

原创 這個時點又餓了,渾身長籽籽,卻還想來兩口

    喂點雞咯咯,喫口麻辣鍋,喝杯跟斗酒,泡壺老鷹茶,罵聲賊老天,會會好朋友。        這個時點又餓了,渾身長籽籽,卻還想來兩口。

原创 一個小時。。。還在堵得一塌糊塗。內急了。。。。。救命啊。。。

一個小時。。。還在堵得一塌糊塗。內急了。。。。。救命啊。。。

原创 生活是一場不間斷的司空見慣的迎來送往

      這些黃葉在享受最後一場或幾場陽光。明天不知會剩下幾分之一。      他們曾經是新銳曾經是希望。再有希望也不過是從嫩綠到碧綠到深綠到金黃。      他們用垂垂老矣構築一場最後的美麗。      他們用凋零完成一場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