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確幸,在身邊(2)

這是一張醫院的“加牀”,擺放在走廊的盡頭,緊挨開水房(裏面可以洗漱,可以晾衣服,還可以用微波爐熱飯菜)。從早到晚,這個病房、那個病房的病人或家屬從這裏經過,幾乎絡繹不絕。而我,就坐在這張加牀上靜靜地看我的《讀者》。管它開水房裏的嘈雜聲,管它

原创 小確幸,就在你身邊(1)

平淡的生活也不乏美好。懂得知足,善於感受,你會發現每一天都有小確幸滋潤着你的日子!特邀您和我一起,發現美好、感受美好,擁抱幸福!【1】丈夫要去重慶學習,順便給兒子帶些需要的衣服。我翻箱倒櫃,一件件衣服掀開看看、選選,又一件件摺疊好,放進袋子

原创 青春記憶(十)圍城裏的風景也不錯(完結) 後記:

正如前文所言,我的預感成真,在22歲的花樣年紀,我就走進了婚姻這座圍城。也許是因爲婚後的生活太過忙碌,時隔兩年,我才又拿起筆記本,開始記錄自己的生活點滴。的確,我的戀愛是苦澀的,婚姻是幸福的。2004年年底,我在日記中這樣寫道:“結婚兩年了

原创 青春記憶(九)不想結婚

當戀愛進入到“中後期”,也就是一年半後吧,我們終於有點像一對“戀人”了。他漸漸“開竅”,變得溫情可愛,更懂得關心人。受夠“冷落”的我被他這樣一焐熱,心情好了很多,對他也更加依戀。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漸漸多了起來,他常常把我叫到他的家裏。在他的家

原创 青春記憶(八)苦澀的戀愛

我和他戀愛了近兩年,算算時間有好幾百天,我的日記裏也幾乎每一天都會出現他。但我仍打算只用一篇文章來概述這段“不堪回首”的感情經歷,只因它太苦澀了!這世間恐怕沒幾個人像他一樣不會談戀愛。浪漫派的我和這樣一個現實派的人戀愛,註定是苦澀多於甜蜜,

原创 青春記憶(七)戀愛來敲門

“我真的要準備戀愛了嗎?媒人不斷地催着我答覆,我真是心煩意亂!我用自己的方式給中學的賴什麼寫一封信吧,讓彼此介紹一下自己,再做決定。”2000年12月19日,我在日記中這樣寫到。都什麼年代了,還請媒人牽線搭橋?對於這種傳統得過時的認識方式,

原创 青春記憶(六)誰的青春不瘋狂?

在很多認識我的人眼裏,我是一個十足的“乖乖女”;而在最瞭解我的親友眼裏,在我勤勤懇懇工作的“正派”形象背後,也有很“瘋”的一面。“我只想與妹在一起,說話也好,上街也好,一點不想和父母獨處。”這是我當時的真實心境。在令人“窒息”的家裏,唯一與

原创 青春記憶(五)親親姐妹

談起我的青春,不得不提及一個重要的人,她就是我最好的姐妹——燕。  “我和燕有不少共同點——上進、勤奮、不甘人後、幹勁十足……我們常常在一起談收穫、下決定,然後共同奮鬥,立志創造不凡的人生。”我在日記中這樣記錄。物以類聚、人以羣分。我們都

原创 青春記憶(四)靠譜的擇偶標準

發小結婚,同學結婚,身邊一個個同齡人相繼步入婚姻的殿堂。結婚,似乎註定是逃不掉、避不開的事,我也開始思考這個惱人的問題。我會和怎樣一個人結婚呢?“我不想對另一半設定一個什麼標準,一切隨緣吧。只要他有固定的工作,負責、寬容,有一顆愛我的心,那

原创 青春記憶(三)貪婪的海綿

哪怕是到了今天,我都依然驚訝於自己對於時間的珍惜程度。來看一個小小的事例,你便可以明白我有多麼疼惜時間。一天下午放學回家,因爲忘帶鑰匙,父母又在外忙農活,我只得在門外等候。白白等着不是浪費時間嗎?不如提前備備課吧。這樣想着,我便翻騰着揹包,

原创 青春記憶(二)“說”的苦惱

千萬別以爲二十歲的我是完美無缺的!我有不少缺點,不敢說、不會說,是最困擾我的一大難題。就像一座巍峨的山橫亙在自己面前,別說翻越,連用眼看看,我的雙腳都會顫抖。我不敢與同事多交談。不是我有多清高,而是我很多時候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該怎麼說。每

原创 青春記憶(一)

所有的經歷都是珍貴,所有的過去都該敬畏。出於這樣的想法,加之餘生的短暫,我決定打開塵封的記憶,在那一本本發黃的筆記本里,去重溫自己質樸卻昂揚的青春,回味那些嵌進光陰的喜怒哀樂、酸甜苦辣。在時光的隧道里逆行,四十歲豁達從容的我回望二十歲稚嫩青

原创 金句分享100

我相信不化妝的微笑更純潔而美好,我相信不化妝的目光更坦率而真誠,我相信不化妝的女人更有勇氣直麪人生。時間的撣子輕輕掃去女人臉上的紅顏,但它是有教養的,還女人一件永恆的化妝品——氣質。可惜有的女人很傻,把氣質隨手丟掉了。 (畢淑敏)

原创 金句分享99

現代生活如此繁雜,人們隨時需要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做出決定。一個選擇,決定一條道路。一條道路,到達一方土地。一方土地,開始一種生活。一種生活,形成一個命運。命運中的不速之客永遠比有速之客來得多。所以應付前一種客人,是人生的必修。他既爲客,就

原创 金句分享98

你的第一責任是使你自己幸福。你自己幸福,你也就能使別人幸福。幸福的人,但願在自己周圍只看到幸福的人。“這句話,是德國的大哲學家費爾巴哈說的。幸福不喜歡喧囂浮華,常常在暗淡中降臨。貧困中相濡以沫的一塊糕餅,患難中心心相映的一個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