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大江大河(七)

“這麼說,不光你不是人,你們家都不是人。”桃紅被他堵得心裏慌慌的,越說越來氣,一氣便想罵髒話。“不想和你辯嘴,聽聽,公雞都叫頭遍了,你不困我困。”自稱大椿的男人鬼精得很,和女人鬥嘴最好的方式是自己閉嘴,說着就轉過身子。男人閉上嘴,就像突然消

原创 大江大河(五)

女人說得沒錯,鑽進新被子裏,自己身上每個毛細孔裏散發出的熱能被新絮密密圍攏、聚集在她的身邊,一點冷的感覺也沒有。桃紅想到娘說的,女人是菜籽命,落到肥田就壯,落到瘦田就枯,就是不知道自己這粒菜籽落到什麼樣的田裏。桃紅醒來的時候發覺燈被吹滅了,

原创 大江大河(四)

婚姻我不能做主,生活我一定要自己把握住――題記桃紅沒有回頭,耳朵傳來的是隻有過年纔有的鞭炮,聽着這噼裏啪啦的聲音,她感到從未有過的失落,掉了魂一般。冬日。傍晚時分,天氣灰暗,陰風悽悽。這是一天最冷的時候,踩了一天的鄉下土路開始結冰,低窪處的

原创 大江大河(三)

年底,村莊裏傳出一條消息,着實讓人驚詫:劉老四家的桃紅要出嫁了。人們之所以要驚詫,是因爲沒聽說過,一點影子都沒有的事,怎麼一下子就要辦成喜事。驚詫的不僅僅是左鄰右舍,還有桃紅。她感覺自己是一個矇在鼓裏的人,不出場便罷,一出場就成爲大戲裏的主

原创 空地

房子後面有一塊空地,很大,被幾棵有點年頭的雜樹倚老賣老地霸佔了,還霸佔了上面的一方天空。長在下面的小草便變得瘦弱,枯黃,被螞蝗吸乾了血似的。倒是有一種叫“老虎藤”的藤科類植物有點強勢,潑婦般手腳並用鋪張在高高低低的地面上。當然,那不是我家的

原创 大江大河(二)

劉老四朝女兒白了白眼,正準備開口,見到老婆高卷着褲腳,挑着滿滿一擔水“蹬蹬蹬”地跑進了自己的視線中,身上沾滿泥巴的小女兒緊跑着跟在後面。快衝出口的話又咽了下去。而緊接着出現的一老一少兩個人,讓劉老四剛剛落到椅子上的屁股,戳了刺一樣反彈起來。

原创 大江大河(一)

太陽還沒有沉到地平線下。這個時候的陽光染上了淺黃的色彩,柔柔的,像一頁經年的紙張,鋪在劉老四低矮的房頂上,也從門前的樺樹軀幹兩邊撲過來,死死地籠罩在他身上,不着衣服的脊背抹了油般黑還透着幽幽的亮光。剛剛還圍在身邊的樹影喝醉了一樣向東移去,撞

原创 燕之窩

沒有風。雨墜落的速度似乎很快,很重,濺在院子裏大理石地坪上,畫了無數的圓圈。一隻沒有人邀請的麻雀毫無遮擋穿雨而來,鑽到圍牆邊彩鋼棚下,踮着細瘦的雙腳,使勁抖着潮溼的翅膀,像要抖落一身的疲憊。我忽地就想到燕子,想到了在時空中一閃而過的黑色精靈

原创 院子裏可以沒有鮮花,但不能沒有綠色

立夏過去幾天了。風,一改前陣子少女般溫順的個性,開始煩躁起來,陽光愈發變得慘白。院子裏沒有花,那塊菜地裏菜秧栽下去已半個月,彷彿纔回過神,沒有發棵的跡象。曾經潮溼的泥土終漸發白,憔悴,像一張失血的臉龐,昏昏欲睡。在老家過完五一歸來的第二天,

原创 在新書發佈會上的講話

首先我要感謝阮勝明老師,感謝他爲了我的這本“新書”分享會所做的辛勤付出,也感謝在坐的各位老師,感謝你們抽出寶貴的時間趕來捧場。今天對我來說,是個頗有意義的日子,這麼多老師的到來,使我受到莫大的鼓舞與鞭策,作協程主席這樣看重我,此刻就坐在我身

原创 說說在簡書裏的更文

今天五一,是勞動節,我在簡書每天都在勞動,連續勞作已達二百四十天,沒有節假,沒有雙休,甚至當途沒用一次復活卡,也沒被鎖過一次,這耐性也算不錯了,是個勞模。更文從去年九月一號開始。剛開始時是準備更文一百天,因爲以前有次在一百天因爲鎖文終止過。

原创 三月三的米粉粑(修改稿)

五點多回家,太陽還沒沉入地平線下,滿世界依舊明晃晃的敞亮,四月的日子像橡皮筋一天天被拉長。餐桌上已擺滿了誘人食慾的菜餚,更誘人的是一碟煎得微黃卻不失底色的米粉粑。妻指着靠在碟邊兩隻瘦小的,說這是芝麻餡的,給你訂做的。家裏人喜歡辣味,唯有我似

原创 遲到的婚宴

在車上經過七個多小時地煎熬,回銅陵已是晚上八點。五一節回去不僅僅在尋找記憶中的往事,重要的還是喫喜酒,並且兩家都集中在二號的中午。是遲到的婚宴。朋友的女兒去年結婚的,婚禮本來定在年初六,誰知道情況一天天在變,變得惡化,變得人心發慌。最終大喜

原创 遲到的婚宴

在車上經過七個多小時地煎熬,回銅陵已是晚上八點。五一節回去不僅僅在尋找記憶中的往事,重要的還是喫喜酒,並且兩家都集中在二號的中午。是遲到的婚宴。朋友的女兒去年結婚的,婚禮本來定在年初六,誰知道情況一天天在變,變得惡化,變得人心發慌。最終大喜

原创 行走的野薔薇

村裏有栽培的月季花,還有更多的野薔薇。不知道它們是不是長了雙腿或是眼睛,從原來的河邊,溝旁,移步到樹蔭下,菜地四周的籬笆牆上,甚至無人居住的場地中。一叢叢,一簇簇,一團團,蓬蓬勃勃,無憂無慮,恣意擴張。在五月的暖陽裏開得無拘無束,大大咧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