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12.12子曰:“片言可以折獄者,其由也與?”子路無宿諾。

12.12子曰:“片言可以折獄者,其由也與?”子路無宿諾。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 這是講做法官判案。 “片言”,又叫單辭,就是隻有單方面的言辭。 古代審案的程序,原告說了,被告還要說,這叫“兩造”。 子路怎麼判案呢,他不守

原创 12.11 齊景公問政於孔子。

12.11  齊景公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得而食諸?”齊景公問孔子,如何治國理政。孔子回答說:“君要像君,臣要像臣,父要像父,子要像子。” 孔子爲什麼對

原创 動員大家演講反饋的演講

哈嘍哈嘍,親愛的23班的戰友們,大家晚上好啊!不好意思,事先沒有和大家打招呼,所以來個突然襲擊,大家都不在是很正常的哈,那我就邊講邊翻譯,大家有空的時候不妨聽一聽,看一看。這次梁寧的增長思維,我們一共有十五六位戰友參與了,整體表現是相當優異

原创 12.9哀公問於有若曰:“年飢,用不足,如之何?”

12.9哀公問於有若曰:“年飢,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對曰:“盍徹乎?”曰:“二,吾猶不足,如之何其徹也?”對曰:“百姓足,君孰與不足?百姓不足,君孰與足?”魯哀公問有若說:“遭了饑荒,用度不足,怎麼辦?”有若回答說:“爲什麼不抽十分之一的

原创 12.8 棘子成曰:“君子質而已矣,何以文爲?”

12.8  棘子成曰:“君子質而已矣,何以文爲?”子貢曰:“惜乎,夫子之說君子也!駟不及舌。文猶質也,質猶文也。虎豹之鞟,猶犬羊之鞟。”“棘子成”,是衛國大夫。“鞟”(kuò),是皮革。他跟子貢議論說:君子的關鍵在於本質,要那些虛文和表面功

原创 12.7 子貢問政。

12.7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子貢問老師,治理國家的關鍵是什麼。老師回答說:足食,足

原创 12.5 司馬牛憂曰:“人皆有兄弟,我獨亡。”

12.5 司馬牛憂曰:“人皆有兄弟,我獨亡。”子夏曰:“商聞之矣:‘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司馬牛還是憂啊!又去跟子夏說:人人都有兄弟,就是我沒有啊!兄弟們死的死,逃的逃,

原创 12.6 子張問明。子曰:“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明也已矣。

12.6  子張問明。子曰:“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明也已矣。浸潤之譖,膚受之愬,不行焉,可謂遠也已矣。”子張問什麼是明。什麼樣的人算得上是明呢?孔子說“浸潤之譖(zèn),膚受之愬”,能在他那兒行不通,就是明。“譖”,是中傷,污

原创 12.4 司馬牛問君子。

12.4 司馬牛問君子。子曰:“君子不憂不懼。”曰:“不憂不懼,斯謂之君子乎?”子曰:“內省不疚,夫何憂何懼?”司馬牛又問老師,那什麼是君子呢? 孔子說,不憂不懼,就是君子。 司馬牛有點茫然,問老師說,不憂不懼就是君子,爲什麼呀? 孔子說,

原创 12.2 仲弓問仁。

12.2  仲弓問仁。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仲弓曰:“雍雖不敏,請事斯語矣。”仲弓問孔子什麼是仁,孔子說了四條: 第一條,“出門如見大賓”。出了門,就像所見所有人都是尊貴的客人,保持熱

原创 12.1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爲仁。

12.1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爲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爲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顏淵曰:“請問其目?” 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顏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顏回問老師,什麼是仁。孔子說,克

原创 11.23 季子然問:“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

11.23 季子然問:“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子曰:“吾以子爲異之問,曾由與求之問。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今由與求也,可謂具臣矣。”曰:“然則從之者與?”子曰:“弒父與君,亦不從也。”“季子然來問孔子,怎麼評價他的兩個學生冉有與

原创 11.25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

11.25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爲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原创 11.22 子畏於匡,顏淵後。

11.22  子畏於匡,顏淵後。子曰:“吾以女爲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畏”,是民間私鬥。孔子在匡地被當地人圍困。非常危險,孔子對憂心忡忡的弟子們說,文王之道在我身上,我命在天,若上天要這道傳下去,我自然沒事,匡人能奈我何?孔子鎮

原创 11.24子路使子羔爲費宰。

11.24子路使子羔爲費宰。子曰:“賊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爲學?”子曰:“是故惡夫佞者。”子路想提攜師弟子羔做季氏的領地費邑的城宰。孔子不同意,說子羔還年輕,學問還不成熟,不應該拔苗助長,如果德不配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