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12.2 仲弓問仁。

12.2  仲弓問仁。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仲弓曰:“雍雖不敏,請事斯語矣。”仲弓問孔子什麼是仁,孔子說了四條: 第一條,“出門如見大賓”。出了門,就像所見所有人都是尊貴的客人,保持熱

原创 12.1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爲仁。

12.1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爲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爲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顏淵曰:“請問其目?” 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顏淵曰:“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顏回問老師,什麼是仁。孔子說,克

原创 11.23 季子然問:“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

11.23 季子然問:“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子曰:“吾以子爲異之問,曾由與求之問。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今由與求也,可謂具臣矣。”曰:“然則從之者與?”子曰:“弒父與君,亦不從也。”“季子然來問孔子,怎麼評價他的兩個學生冉有與

原创 11.25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

11.25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爲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之。

原创 11.22 子畏於匡,顏淵後。

11.22  子畏於匡,顏淵後。子曰:“吾以女爲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畏”,是民間私鬥。孔子在匡地被當地人圍困。非常危險,孔子對憂心忡忡的弟子們說,文王之道在我身上,我命在天,若上天要這道傳下去,我自然沒事,匡人能奈我何?孔子鎮

原创 11.24子路使子羔爲費宰。

11.24子路使子羔爲費宰。子曰:“賊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爲學?”子曰:“是故惡夫佞者。”子路想提攜師弟子羔做季氏的領地費邑的城宰。孔子不同意,說子羔還年輕,學問還不成熟,不應該拔苗助長,如果德不配位,“

原创 11.21 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

11.21 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聞斯行之?”冉有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公西華曰:“由也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赤也惑,敢問。”子曰:“求也退,故進之

原创 11.20 子曰:“論篤是與,君子者乎?色莊者乎?"

11.20  子曰:“論篤是與,君子者乎?色莊者乎?"論篤是與:讚許言論篤實。這是“與論篤"的倒裝說法。“與"是動詞,表示讚許的意思。“論篤”是提前的賓語。“是”用於動賓倒裝,無義。 孔子說:“要讚許說話穩重的人,但這種人是真正的君子呢,還

原创 張勝萍談論語學習與回饋的重要性

慎獨今天有事兒可能做主持,要晚一點做回饋,那我覺得吧,大家回饋和我解讀,其實我們都是在學習。我講出來事先要大量的備課,看這些名家的解讀,然後在思索哪個該取,哪個不該取?然後我再講一遍,講的時候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和感悟,舉一些他們舉的例子,或者

原创 11.17 柴也愚,參也魯,師也闢,由也喭。

11.17  柴也愚,參也魯,師也闢,由也喭。 聖門教人,是變化氣質爲先。性格決定命運,修養決定成就。 孔子就點評四位弟子的修養: “柴也愚。”“柴”,是高柴。孔子認爲他性格比較愚直憨厚,謹厚有餘,明智不足。 高柴愚直,也勝在愚直,忠厚純正

原创 11.16  季氏富於周公,而求也爲之聚斂而附益之。

11.16  季氏富於周公,而求也爲之聚斂而附益之。11.16  季氏富於周公,而求也爲之聚斂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季氏已經比周公當年還富有,還貪心不足。冉求做季氏家宰,不僅不能諫止他,反而幫助他搜刮聚斂,來增加

原创 11.14 子曰:“由之瑟,奚爲於丘之門?”

11.14 子曰:“由之瑟,奚爲於丘之門?”門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也。”子路鼓瑟,不和雅頌。孔子說:你把那瑟彈成這個樣子,怎麼能在我門下呢?孔子是定樂之人,當然受不了門下弟子彈得亂七八糟。況且音樂代表一國之文明,也代表一

原创 11.19 子張問善人之道。子曰:“不踐跡,亦不入於室。”

11.19 子張問善人之道。子曰:“不踐跡,亦不入於室。”“善人”,是質美而未學者,子張問,世間有一種自然有善而無惡的好人,他們的行爲如何呢?孔子回答說,善人如果不踐跡,不踩着聖人走過的路徑亦步亦趨地走,那他的學問道德也難以登堂入室。前面孔

原创 11.18 子曰:“回也其庶乎,屢空。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

11.18  子曰:“回也其庶乎,屢空。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孔子說,顏回安貧樂道。“庶”,差不多,差不多近於得道了,但是他屢屢陷於空匱,一貧如洗,家徒四壁。“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他不在乎,樂在其中

原创 11.15 子貢問:“師與商也孰賢?

11.15  子貢問:“師與商也孰賢?”子曰:“師也過,商也不及。”曰:“然則師愈與?”子曰:“過猶不及。”“師”,是顓孫師,就是子張;“商”,是卜商,就是子夏。子貢問孔子:子張和子夏,誰更有賢德呢?孔子回答說:子張過了些,子夏又有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