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無處安放的隱祕(41)

門鈴響了一聲後,從屋內露出一張白皙漂亮的女人的臉,潘倩有些意外,說不清這種熟悉感是源自何處,猛然間想起眼前的女人和照片上的林美雲太像了。“是潘倩吧,快進屋。”萬芸溫柔的聲音飄入潘倩的耳朵,張鵬遠站在妻子身後滿面笑容的附和着。“一點小心意。”

原创 《八月未央》

距離安妮寶貝的原著《八月未央》首版已經有20年了,20歲出頭的時候,沉溺於安妮寶貝的小說,最喜歡的是《彼岸花》。《八月未央》是一個短篇,故事雖短,安妮寶貝的印記卻特別明顯。她早期的作品多偏向於灰暗、疼痛、墮落、消失、破碎,壓抑中帶着濃烈的自

原创 無處安放的隱祕(40)

儘管做好了心理準備,潘倩打開門的一瞬間還是被嚇了一跳。客廳裏滿地狼藉,主臥的門關着,想來潘定邦又躲回了房間裏。潘倩放下手裏沉甸甸的袋子,深吸一口氣,然後撩起袖子開始整理客廳。客廳裏易碎的物品已經粉身碎骨,前幾日爲了裝點家裏和心情購買的鮮花也

原创 77篇詩歌之63|那片海

像是一場夢填充記憶的缺失寂靜海面暗潮湧動心裏的渴望扼殺在沙灘上失望的浪潮一遍遍侵襲藍色海岸線沒有終點萬物俱寂 時間沉默揮手的勇氣淹沒於喪失的信心你站在時光的彼端笑魘如花花開豔麗仿如永生遲疑的腳步失去方向寂靜的浪潮發出低吼掙脫心底的桎梏釋放憂

原创 舊夢一場,往事無恙。

如果回憶越拉越長,任何一個點都能令你熱淚盈眶,是否意味着我們真的走到了心理和年齡的雙重成熟期。相同的事件,不同的心境。不知該羨慕那個年輕勇敢不顧一切去愛的女孩,還是該適應這個成熟冷靜同時又容易感動的成熟女人。沒有了愛的衝動和渴望,是好還是壞

原创 無處安放的隱祕(39)

孩子們都去上學了,只剩下潘倩和潘定邦兩個人在家。這幾天潘倩都睡在曉諾的房間,潘定邦的態度有所緩和,卻也沒有要她回主臥睡的意思。潘定邦坐在輪椅上,潘倩則坐在沙發上,電視裏在放電視劇。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潘倩偷偷看一眼潘定邦,想着是不是該說幾句,

原创 短篇|鐵飯碗

沈清今年38歲,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按照老一輩的說法就是鐵飯碗。沈清是北方人,小的時候跟着父母來到了南方生活,後來娶了一位當地女孩。現在兒子在上初中,全家人的重心都放在了小孩身上。沈清的老婆王玥經營着幾家不同類型的公司,爲了不給沈清添麻煩,公

原创 無處安放的隱祕(38)

潘定邦把自己關在房間裏,用大口的呼吸來消化身體殘缺這個事實,身上的衣服已經幹了,他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以前稀鬆平常的洗澡,對於現在的他來說竟成了一件難事。“潘倩,你進來一下。”潘倩洗碗的動作停了下來,用圍裙擦乾手上的泡沫,快步走進了主臥。“

原创 無處安放的隱祕(37)

“潘倩,這是我們家今天剛燒的糖醋小排,本來讓曉諾在我們家喫飯的,這樣也好你們一起喫。”李芳看上去大約50出頭的模樣,中等身材圓圓的臉蛋,臉上露着溫和的笑。“李姐,真的不好意思。老是麻煩你不說,還要喫你們的。”潘倩接過李芳遞來的碗,曉諾聽到聲

原创 無處安放的隱祕(36)

“我去接曉諾。“潘晨看着父親的臉色,迅速逃離了這個場景,朝着702的方向走去。“怎麼,在商量什麼。”潘定邦看着潘倩,面無表情地問。“哦,沒什麼。”潘倩不想曉諾的事情讓潘定邦心煩,而且說出來也解決不了的問題,不如放在心裏好好思考。“是不是想,

原创 《勇氣》

《勇氣》這首歌一直是我去KTV的必點曲目,未曾發覺這首歌已經有20餘年了,心裏着實是喫驚的。無論是否願意承認,80後真的已經老了。記得最早的KTV還是那種大廳式的,以前照片拍的比較少,但那張在大廳裏唱歌的照片保留了下來。身邊一起唱歌的女孩,

原创 無處安放的隱祕(35)

張鵬遠的出租車剛駛進小區裏,雨便像是傾倒般的一吐爲快,雨點敲打着車身,也敲打着大家本就煩亂的心。本來如果都是健全人,只需撐把傘就可以往樓棟裏奔去,但眼下的情況有些麻煩,一家人還未適應如何照顧一個殘疾人。“爸,我揹你進去吧。”潘晨吸口氣打破了

原创 無處安放的隱祕(33)

支付完曉諾參加比賽的費用後,潘晨卡里的餘額已經是個位數。他在心裏做着計劃,按照目前的情況,他只能多接一些翻譯的兼職,一來這類兼職在空間和時間上的限制比較少,再者他可以兼顧學業和照顧父親。只是這樣的兼職也不是說找就能找到的,之前的幾單都是老師

原创 我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有些事情一直不願承認,有些事情盡力在營造假象,虛榮也好,向世俗低頭也罷,終究是沒有辦法隨性而活。兒時的玩伴似乎都嫁的出色,以世俗眼光的標準,她們的先生都是有經濟能力的,她們的婚姻都是美滿無瑕的。長輩們談論子女時的話題基本都是房子車子孩子,好

原创 無處安放的隱祕(34)

潘晨努力讓自己投入到學習中去,但家裏的現狀還是讓他倍感壓力。除了同寢室的同學,他沒有告訴別人家裏的情況。小時候他已經受到太多同情的關注,這不是他希望獲得的力量,他想躲開那些同情的目光,儘管那些鄰居阿姨是出於善意。他依然感激鄰居們的幫助,哪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