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二十五歲的秋天

文  沐陽時間過得好快,不知有多少人已經多少次的發出過這樣的感慨,又因爲人生路各不相同,每一次的感慨背後,亦不知蘊藏着多少不爲人知的故事。這個秋天,天氣涼的突然,好像所有的東西都加快了凋零的步伐,連快樂和希望也是。二十五歲的生日很平靜的過去

原创 堅持寫作,因爲青春還未結束

文 沐陽時常會在深夜,突然想寫點東西,但已經躺在了被窩裏,最終因爲懶惰而沒有爬起。總想着有時間的時候再寫,可第二天醒來,昨天的思緒沒有了,有時會記得昨晚想要寫下來的內容,可再也找不到那一刻的衝動,就覺得沒有寫下來的必要了。長時間下來,我知道

原创 九月的憂傷

文  沐陽九月是一個什麼樣的季節,立秋之後不再炎熱,開始變的涼爽而又不至於寒冷,很多人喜歡九月,不只是因爲天氣,而是因爲九月帶有一絲淡淡的憂傷。別離是一件永遠值得人們感傷的事情,而這件事情又常常發生在九月,於是,本來舒適的天空下多了一層朦朧

原创 《鄉村物語》專題,期待你的加入

故鄉,村莊,人物和事物,你是否願意記錄?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故鄉,那是我們的身體可以安歇,靈魂可以安放的地方。無論你走了多遠,又走向何方,故鄉永遠是你走不出去的遠方。記下你的回憶,留下你的足跡。《鄉村物語》,願意陪你一起走下去。爲了保證作品質

原创 那些未曾在寫作中講述的記憶

文   沐陽時間總會讓思緒匯流成河,而往事就在這不停歇的長河中一去不復返。有那麼一段時間,突然會有無數的話想說,於是選擇用文字去記錄。後來,忙碌的時候,它們被丟棄在角落,等再回想去拾起,才發現那些故事都已不在。變化總是太快,就像夏天的雨,來

原创 這個週末,我不想關心世界

文  沐陽五月份返校,六月畢業離開,七月入職,二零二零年的上半年過去了。疫情仍未削減,洪澇頻繁,今早又聽聞地震的消息,多災多難之際,我在自己的一方小屋裏,今天我不想關心世界,我只想自己。這是自己進入職場後的第一個獨處的週末,陣雨不斷,天氣陰

原创 開不開公衆號?這是個問題

文  沐陽初來簡書的時候,只想把這裏當做一個創作平臺,希望自己安下心來寫點作品。後來,漸漸發現,這裏的很多人都有着自己的公衆號,他們來這裏尋找互關的人。再後來,宣傳自己公衆號收益的人越來越多,於是,這裏充滿了討論如何運營自媒體的文章。說實話

原创 從純粹寫作到煙火人間

文  沐陽寫下這樣一個題目,我瞬間意識到自己從純粹寫作走到了煙火人間。本想用墮落這個詞,但思考良久發現,煙火人間從來就不應該是自己想逃離的俗世。往前追溯,我想自己爲什麼開會員,老老實實單純寫作不就行了嗎?唯一的答案就是可能收益更多。這一點無

原创 魚和龜

文   沐陽就在前幾天,突然的感覺到,學校的湖裏出現了大量的魚。原來的時候,沿着湖邊走,很長一段距離都不曾見到一條,而現在,它們成羣結隊的在水面上遊動着。靠近岸邊的浮萍下,隱匿着的魚更是數不勝數,從隨便一座橋上經過,放眼望去,黑壓壓的一片。

原创 犧牲的花

文  沐陽一朵花是否是一個生命?還是說一棵樹纔是一條生命?一棵樹上會開好多花,如果你在意,一朵花便可以激起心中千層浪,更不用提那滿樹繁花。有的花不會長出果實的,人們管它叫雄花,而雌花沒有經過授粉也不會孕育出新的生命。所以,有些花的盛開只是爲

原创 若不是怕你,早就對你不客氣

文  沐陽連續三四天的夜裏,你都來造訪,凌晨三四點被院子裏的吵鬧驚醒,真的不想爬起來啊!都說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可是年早已過去,你怎麼還天天來拜訪我家的雞呢?還好,這隻雞已經受過你太多次的叨擾,已經不再會呆在那裏任你處置。在每次你來

原创 《丟羊》,強烈推薦這部2016年國產農村題材電影(無劇透)

文  沐陽關於農村題材電影,一般能夠想到的詞都是批判性,樸實,還有黑色幽默等。較爲出名的有《盲山》,《盲井》,《喊山》,《天狗》,《心迷宮》,《暴裂無聲》,《那山那人那狗》以及《一個勺子》,當然還不能漏掉賈樟柯的故鄉三部曲。上述電影我早已全

原创 總有意外會發生

一夜的雨,早上的空氣雖涼但清新了許多。宛若時間可以沖淡一切,雨水洗淨了世界。昨晚約好的事情因爲種種不快原因擱置,總有一些生活中的刺,令人隱隱作痛,無可奈何。爲什麼兩個人之間心裏都想對方更好,而說出的話和做出的事總針鋒相對,格格不入呢?蜜蜂也

原创 漸行漸遠的青春

沐陽 轉眼進入六月,不尋常的一年,畢業季的校園沒有熱鬧,空曠甚至有些荒涼。返校後的這些日子是無聊的,答辯前後的日程安排幾乎已經走完,接下來是離校的等待。這樣的時光,有點荒度了,有時候感覺無所事事。原來,對時光最好的珍惜就是忙碌起來。在這樣一

原创 歸來的炊煙

文  沐陽春暖花開,在一直以來的慣性思維裏,這樣的季節雖然美好,但卻永遠是離別的日子。綻放的花兒,宛若一顆顆撕裂的心,人們在春節後告別而去。今年卻不同往昔,人們出不去了,故鄉的炊煙又開始升起。炊煙,人間煙火的象徵,它下面連着的是廚房,是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