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提琴聲中發光的樹葉

好友小聚,午餐後去一個都認識的朋友在山腳下的房子,打算去摘些楊桃回來,他們並不在那裏住,不摘也是掉在地上可惜了。到了以後進去一看,是一棟兩層樓的舊房子,外面是大院子,整套建築依山而建,隨着時光的沁染散發着純樸的香韻。院子裏的楊桃樹都被精心修

原创 薰過來,薰過去

爲了展示新買的琺琅彩薰香座,妹妹點了一支薰香,不一會兒,圍坐在茶桌上我們頓時被迎面撲來的煙燻得頻頻晃頭躲閃。在一旁做作業的臭小子捂住鼻子,拿手撥開飄過來的煙,嘴裏說着:“太薰了,太薰了”,我笑着說:“來來來,看我做法”,然後一邊用右手往反方

原创 薺菜味的夢

打小長在一個沒有喫野菜習慣的環境,野菜在我們的生活中不過就是路邊的小草,甚至就只是雜草,以前總是在電視上看到好多地方有喫野菜的習慣,還有大爺大媽到公園裏挖野菜造成管理方的困擾,內心不甚理解,野菜有什麼好喫的呢?可自從今年春天的時候買了一次薺

原创 阿貨來了

小時候最怕兩個人物,一個是狼外婆,那個到了晚上會露出原形,把小孩子的手指啊腳趾啊當成花生米,嚼得咯嘣咯嘣響的可怕老人,可那畢竟是故事中的人物,而且在童年難得能夠聽到大人爲我們耐心地講述故事,因此,雖然害怕卻也經常纏着大人再多講一遍。另外一個

原创 又見月食

聽說昨天下午有月食,時間是下午的五點多,別笑,現在跟我們小時候不一樣了,以前的人總說日月不相見,白天是看不見月亮的,可是現在只要天氣夠晴朗,經常都能在白天的時候看到月亮高掛在天空,在漫長的歲月更替中,似乎有些東西慢慢在改變。因此,在下午的時

原创 一隻早起的鳥兒

被一羣飛入灌木叢下的鳥兒所吸引,以前總覺得鳥兒應該是在樹枝上的,原來他們也會在灌木叢下活動,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起的蟲子們卻沒想到居然被撞了個正着,這下慘了。一隻鳥兒叼着一個什麼,似乎是一隻蟲子或者一片長形的嫩葉,距離太遠了,怎麼也看不清楚

原创 困在泥沼中

彷彿被困在泥沼中無力掙扎掙扎也沒有用只會越陷越深有時會飄來一片樹葉或者只是一根小草我都會如獲珍寶般將它握在手中知道救不了我可是它們能給我一線光一抹打破暗灰的顏色有時會落下一道光或者只是幾抹光斑我都會如獲珍寶般將它捧在手心知道照亮不了我可是它

原创 突然不記得了

人其實跟動物一樣,是不斷蛻殼的,只不過人蛻殼的速度慢一些。人體細胞有的存活的時間只有幾個小時,有的是幾天,有的可能是幾個月,據說腦細胞的壽命最長,跟人的壽命一樣長。曾經聽過這麼一個說法,說每七年人體的細胞基本上會完成一次系統性的更換,也就是

原创 大感冒

最近幾天陽光很好,家裏的花也開得極好,人卻不怎麼好。首先是臭小子頭痛感冒,連續請假了好幾天,吃了許多藥頭痛就是沒怎麼緩解,連接而來的是咳嗽,發燒,除了一日三餐和家務,還得隨時接受他的“召喚”,一個電話打過來就得小跑着進去,抹藥,按摩,蓋被子

原创 垂絲茉莉

新入手不久的垂絲茉莉開花了,先上圖。前一陣子的短視頻平臺很頻繁地推送垂絲茉莉,正好家裏的花被我霍霍了不少,聽介紹可以養在客廳,花期也長,可以從11月開到明年三月,果斷下手。下完訂單就開始物色擺放的位置,到貨以後放上去果然非常合適,靠近陽臺,

原创 冬日裏的第一隻大閘蟹

先生寄回來了一箱大閘蟹,個頭都很大,碰巧臭小子感冒了好幾天,只能便宜我了。以前對海鮮毫無招架之力,這幾年體質變差喫得少了,偶爾喫一次也只敢淺嘗即止,沒辦法像以前那樣“躺”在海鮮裏,喫多了身體就抗議,可憐慘了。喫得少不代表不愛了,只不過是不得

原创 一片雪花有多重

下雪對南方人來說是一種神奇的存在,我見過下雪,雖然只有幾次。第一次是剛領完結婚證去九寨溝旅行。在從成都前往九寨溝的山路上,一車人在車裏隨着山路的崎嶇不平上下顛簸,毫無辦法地癱着身體閉目養神。突然,導遊的一聲“下雪了”喊醒了大家,在大家的歡呼

原创 菜真的貴了

兩天前看天氣預報今天16到18度,今天早上起來,在陽臺感受了一會兒,覺得還好,保險起見還是穿了兩件衣服出門,去菜市場買菜。和前一陣子相比,菜市場明顯熱鬧了許多,菜市場入口處之前消失的私人小菜攤又多了起來,木耳菜一斤五元,本地種的小白蘿蔔一斤

原创 該淘汰的舊習俗

母親說表哥的兒子下個月要結婚了,前幾天下了小聘,聘金22萬,在我們這裏算是比較高的了,如果家裏富裕倒也沒什麼,但是對錶哥來說確實有點負擔了。幸好新娘子很懂事,是個性格很不錯的女生,以後的日子應該會過得很幸福。據說某些地方聘金就高達好幾十萬,

原创 懸崖式降溫又將到來

考驗體質的時候又要來了,今天的溫度是22到30度,明天是17到26度,週一就只剩下16到18度,兩天的時間降了12度,直接從夏天進入冬天,這也算是廈門的特色之一吧!趁着今天的好陽光,趕緊把被套枕頭洗洗曬曬,積了好幾件需要燙平的衣服也熨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