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碧痕風雲記(45)

有那麼一個瞬間楊小藝覺得自己是清醒的,在這種清醒支配下,楊小藝眼中只剩下一個搶了她東西喫的寧商遠。“你幹嘛……”“搶我的”三個字還沒出口,就見寧商遠憋紅了臉,一副難受的模樣。而自然,寧商遠此刻正心虛得不得了,連番否認脫口而出。“不是我,我不

原创 碧痕風雲記(46)

寧商遠這頓豬蹄終於沒有喫成。從楊小藝屋中出來的時候,就見容桑端了清粥小菜,踏着月色走來。眼見寧商遠一張嘴都快要裂開的傻笑模樣容桑忍不住想要揶揄兩句,終究還是忍住了。倒是寧商遠,遠遠看見容桑,興奮得招招手,很是鄙視的看了看容桑手上小菜,蹭過去

原创 繼續休養一天

牙科小手術後的反應,便是,雖然醫生說什麼都不影響,該喫喫該喝喝,可是,如果真這麼做那麼絕對讓你很酸爽。從昨天回家後,原本一直依靠不疼的那一半邊牙喫飯的某弦,突然想起了醫生這句話,於是,嘗試着換一邊牙咀嚼,然後,果然就很酸爽了。術後牙齒無力,

原创 不更文,也說說看病經歷

昨天預約的9點到9點半見醫生,今天到醫院的時候,剛好9點過幾分。原以爲像口腔科這種應該是冷門科室,人不會很多,結果簡直出乎意料,外面候診區坐滿了人,年齡有大有小。好不容易等到醫生打開了房門,遂湊上去問了問,現在到幾號了,結果纔剛剛6個號。默

原创 早點休息,明天去醫院

如題。今天頂着牙疼度過了一天。藥房拿的藥,對我來說幾乎沒什麼作用,很長的時候,幾乎能持續疼上一個小時左右,中間短暫休戰。都說牙疼起來要命,果然體驗到了。那種持續疼痛的燒灼感,一波又一波的襲來,除了眼淚盈眶,簡直人都要麻木了,麻木到啥事不想做

原创 牙疼,真的是病

生平第一次,不得不正視牙疼這個問題。其實也並非沒有端倪,之前有段時間就曾突然有些不得勁兒,只是因爲疼的很短,並沒有往牙疼上面想。後來中間又有兩三次,大概也都是今年,也是因爲就那麼一下,並沒有引起重視。比較頻繁應該就是這兩個月開始。第一次,去

原创 餓了,睡覺去

最討厭在這個時間點有餓的感覺,畢竟,說早不早,說晚不晚。晚上有小傢伙的趣味運動課,因時間問題,某弦下班回家後,只隨便吃了一些,當然,在這個時段,端上桌的只有素菜。所以,某弦的晚餐就是白米飯,配炒萵筍絲。結果卻沒想到,這麼早居然就餓了。接小傢

原创 碧痕風雲記(44)

楊小藝覺得,自己彷彿做了個很長的夢,在夢裏,似乎有無數個不甚關聯的片段,就比如這一刻——明明前一秒還夢着自己在並派大典前,呼啦啦得拉了好幾十人馬,在師面前掙足了面子,下一秒,似乎鏡頭突然轉換,自己卻是坐在了一間豪華酒樓,也不知是誰請客,反正

原创 碧痕風雲記(42)

皇城今夜註定不太平。子時醜初,一道黑影沖天而起,同時,天牢大門悄悄開了一絲縫隙。一刻鐘之後,那道黑影飛檐走壁,停在一處暗室屋頂,頃刻間,燈火通明。昀帝看向來人,命令左右拉開蒙面黑紗,心下是掩藏不住的詫異。不過片刻,那黑衣人被帶走,昀帝又命左

原创 碧痕風雲記(43)

這注定是一個無眠之夜。楊小藝客房當中,寧商遠眼看着楊小藝那日漸白皙的臉龐,心中有着痛意。雖說這些日子裏,容桑已然用了最好的藥材給養着,但到底昏睡中的楊小藝並無半點反應,哪怕醫女定時喂着湯湯水水,終究收效甚微。目不轉睛的,眼看着容桑抽了一排大

原创 爲了等一個快遞……

爲公司活動的緣故,在某寶上買了許多小東西(不是同一家店)。眼看着其他快件已經順利收到了,就在昨天晚上6點20左右,這個快遞才姍姍遲來。接到電話時,告知對方,在這個時段裏早已下班,讓今天再送。於是,從早上就又等到接近晚上6點。中途電話問了兩次

原创 抱歉,又欠了一篇

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跑,因工作需要。偏偏天氣溫差大,早上出門時爲了不至於感冒,捨棄裙子,穿了套裝,搭配的又是帶跟的鞋子。雖說不算高跟,但一整天下來,人還是挺累的,不光累,還熱,到家之時一身的汗。中途因昨日腦袋不舒服的症狀還在,只是緩解了些,爲

原创 頭疼,再停更一天

下班後便有些頭疼,大約是工作上的事情太過於繁複,需要考慮的事情太多,用腦比較多吧。回家後,又因小傢伙晚上有運動訓練課,草草吃了晚飯,在訓練室外一站又是一個小時。這期間不舒服的感覺加劇,先後接了兩紙杯的溫水,才稍微好點,堅持到下課。再回到家又

原创 碧痕風雲記(41)

從皇城出來,寧商遠心情有些複雜。方纔與他皇帝舅舅的相互試探,實在太過疲憊,而那無極丹顯然也不是那麼好拿的。所以,寧商遠這才突然有了點其他想法。就在之前,說到所謂“高人”之時,寧商遠心中第一時間就將幽閣的那位給記掛上了。平心而論,他其實並不是

原创 再來一天小假

嗯嗯,明天青年節。趁着51大假還沒完,再厚顏無恥偷懶一天吧。明早的54推圖已經做好,千萬要記得早上8點之前發出來。(咳咳,我們領導要求最好都在8點前發出,不能太晚,哪怕隨便哪個節日都是如此。記得某一次,突然忘了,大週末的還被領導在微信上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