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21-11-27 九頂尖之行

疲憊又愉快的一天。所以我今天不打算也什麼,主要是來發圖片的。一點半起牀,兩點出發,天沒亮就到了九頂尖的山腳下,此山是江西十大高峯之九,屬於羅宵山脈,高山草甸,人稱小武功山。一條紅線劃破天際,我們站在1788的海拔處等日出,上週的雪還沒化盡,

原创 2021-11-28 忙碌的週日

今日的活動安排得滿滿的。昨天太疲憊,穩穩地睡到了天亮,趕緊洗牀單,曬被子。明天上班後又要早出晚歸,不能曬了。洗好曬好八點半出門完成本月的第九個半馬。沒有過江,太陽太大就一直在江南邊的跑道來回跑,三個往返,正好湊夠了半馬。這條路這個時段人不是

原创 2021-11-26 早睡

我要早點睡覺,明天終於又可以出去爬山了,只是會很累。明早兩點起牀……女人和男人的想法是不是就是不一樣的?我對他總是還不滿意,聊天心不在焉的樣子真討厭。匆匆說你們五年了還能這樣已經很難得了,可是不是應該一直這樣的嗎?傍晚見了一面,沒親沒抱也沒

原创 2021-11-24 有一個島是什麼感覺

穿了新外套和新褲子去上班,學着小紅書的博主紮了一個韓式低丸子頭,時間來不及,沒有去找圍巾,新衣服總更能抵抗寒冷。今天下午培訓的時候和代偉坐在一起,久違的兩個人聊了一會,他看我跑步像傻子,我覺得他釣魚像傻子,我們永遠都不會理解對方爲什麼快樂,

原创 2021-11-23 像個傻子在刷圈

困到不行了。繞着東湖公園跑了20圈,剛好夠一個半馬的距離。只是這個圈圈️差點把自己繞吐了。好幾次想放棄,最終還是數着圈數跑完了,也不是說累,是真的無聊,散步的的人稀疏得很,好幾個可能也看我看得頭暈吧,心裏暗暗想,這個人是不是傻,摸黑跑步,終

原创 2021-11-21 無聊且悠閒

窗外風用力吹着萬物,把可能掀起的東西拋得滿天滿地,吹不動的就只聽見劈劈啪啪地戰鬥聲。只不過是明天小雪而已呀,難道不應該是小雪晴沙不作泥,疏簾紅日弄朝暉麼?這一整天除了風就是細密的雨。我好幾度站在窗前,分析這若有似無的雨會不會停,看到確實還在

原创 2021-11-22 冬藏

中午開始太陽露了一會兒小臉,值得欣喜。單位的工作進入一月中難得的幾天休眠期,這三天或者四天應該不用八小時都坐在電腦前了。這一天又是荒廢的一天,媽媽煮過頭的牛肉和燒乾了水的蒸鍋都能成爲今天的主角,其他事情因爲平凡得不動聲色而將忽略,我們每天記

原创 2021-11-20 他

大半夜的突然想我了。我的微信已經調到了免打擾模式,於是接到電話說現在過來。我說我已經睡下了,他說那好吧,明天早上來。我說明早要上班,他說那晚上,我說晚上要去喝酒。他說那我還是現在就來。看到他的時候,手和臉都冰冷的,因爲颳了鬍子,看起來又清瘦

原创 2021-11-18 迷糊

充實的一天又結束了。以爲明天可以好好休息了,誰知道下班後收到通知,明天開始正常上班。生活不僅忙碌更迷糊。媽媽炒了盤小白菜,燒好放在餐桌上說:一大把菜炒起來怎麼這麼少。回頭一看,原來菜葉放在下邊忘記放到鍋裏,菜板上還有切好的辣椒,豆腐裏也忘了

原创 2021-11-19 對話

一種堅硬的醒來      文/八千歲我聽見玻璃開花的聲音趕到的時候三個臺階相繼死亡電梯也停止了心跳於是,我再也想不上去了那些腳步和曾經依偎的長椅彷彿還有溫度可是,月黑風高的夜鳥殘害了一切生機那把陰冷、刻薄、僵硬的雨刷再次殘忍地,剔除每一個

原创 2021-11-16 送了一個外賣

癱在沙發裏什麼都不想動,一整天在三臺電腦間打轉,眼睛花了,腰也酸了,這份工作真是令人心力交瘁啊。快下班的時候他打電話來說一整天無所事事,閒着又不能離開,突然嘴饞想喫羊腳,讓我下班給他帶過去。美團呢?餓了呢?他說這家店沒有上平臺,可是他就是想

原创 2021-11-17 下雨天

一夜的雨持續到下午,天明起牀不能跑步就做了幾組力量,兩天沒跑步就有焦慮,這不好,要改。撐着傘去單位培訓,新到的大衣溫暖卻有失美觀,於是等下一件看看需要不需要退回去。頭大穿寬鬆版型的衣服還真的不好看。從昨天開始很認真地看《逆局》,破綻有很多,

原创 2021-11-15 他在生活,順便愛我

我就搞不懂了,約個跑步都能吵架鬧彆扭。爲了配合他的時間,我調整了和他同一天休息,也不在我最舒適的六點到九點之間跑步,而是頂着十點鐘的大太陽陪他一起。這對於我這個在室內都要擦防曬的人來說,那必須是真愛了吧。可是,他一貫地自我,只考慮自己的感受

原创 2021-11-14 又去曬太陽了

充實的一天結束了。我沒有去陽際峯穿越,雖然我三點半就起牀洗漱了,最終還是放棄了。看着她們拍雲,拍山,真是百爪撓心。於是下午就把陳剛和張煒拉出來去江北的草地上曬太陽。野餐墊一鋪,這麼好的天氣,就該在戶外活動的啊。今天只有初冬的暖陽,沒有風,我

原创 2021-11-12 我的感動去哪了

打開簡書又收到簽約的鏈接,文章簽了不少,收入卻不見……幸好我還沒打算靠文字養活自己。不過,這兩年每天只顧寫日記,小說寫得少了。難道是因爲每天跑步,心情好了,每天面對同一個男人,故事少了?那天聽依寶說起佳妮的事兒,有點觸動,只是有一點點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