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敢不敢再賭一場——《十七房》02第050章

焦老師也微笑地看着東山,顯然一副隔岸觀火的陣勢,其他人有的爲東山捏一把汗的,有的只能乾着急,堯老也笑看着東山。大家都在等着東山的回答。東山露出一副自信模樣,笑道:“在猜謎上,天下還沒人贏得了我,老師雖然有好幾十樣本事,都能做我的老師,唯獨猜

原创 我能猜到你的心——《十七房》02第049章

小沐欣然接受大家投來的仰慕目光,她的原班手下已經對她的勝利具有了一定程度的免疫力,所以難免目光不夠熾熱,感情不夠濃烈,而今天的新朋友們,就很不一樣了,那些眼神簡直就是應了那句話。“那敬仰真是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原创 人送稱號外賣遁——《十七房》02第048章

太皞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女老大”卻悠然地看着他,似乎一點也不着急。太皞認栽了,承認自己小看對手了,和連香已經分別快一年了,自己實在是放鬆了對女孩子的必要警惕,這對自己是一個提醒。認栽後的太皞定下心神,說道:“三局兩勝就三局兩勝,明確一

原创 三局兩勝怎麼樣——《十七房》02第047章

丁鎖露出雪白的牙齒,正在笑的時候,小沐嘆了一口氣,說道:“看起來,你們跟着我都變聰明瞭好多,咦,好久沒見你笑了,丁鎖,你笑得挺好看,以後還是多笑笑。”丁鎖點了點頭,然後開始滿懷期盼地等着他剛剛選定的朋友回來。小沐再次把目光環繞一圈,開始了自

原创 故事裏的有和無

小莊哥、阿惠嫂與童子同行,遠遠看見曠野中一棵大樹,漸漸走近,隱隱傳來歌聲,三人停止交談,邊走邊聽。“大道喲...初覺醒哦...自知啊..哎喲喲...”小莊哥輕咳一聲,我們要遇到狂歌者了。童子興致勃勃,擡頭問道:“是瘋子麼?襤褸邋遢麼?”阿惠

原创 你一個來我兩個——《十七房》02第046章

東山笑笑,朝小沐和瑤鴛伸出了手,小沐笑着挽着瑤鴛,沒理會主動示好的東山,東山只好再把手伸向丁鎖,丁鎖搖搖頭,拉着焦老師的手,東山大爲失望,只見瑤鴛卻牽住了東山的手。東山笑着,牽着兩個女孩子走在前面,朱家叔叔和小馬圍住大牛走在中間,焦老師牽着

原创 角色互換心理劇——《十七房》02第044章

顯然,東山第一次開始玩這種遊戲,新奇得很,但卻沒有那麼容易融入角色,站在講臺上,看着臺下變換位置的衆人,還有些發愣,仍舊一直盯着焦老師,想要知道如何開始。這時,坐在第一排正中央的瑤鴛,對了,她現在扮演的是小沐同學,只見“小沐”對自己說道:“

原创 朱牛馬抱在一起——《十七房》02第045章

“小沐”眼睛也有些放光,今天這個劇情倒是之前沒有過的,她快步就跑了過來,跟“丁鎖”站在一起,笑道:“那我們開始吧,一人一次,誰先猜出來就算誰贏,不過贏的人有什麼獎勵呢?”“丁鎖”笑道:“你贏了的話,這幕劇的獎牌就歸你,我贏了的話,你就請我喫

原创 小熊貓是修補匠——《十七房》02第043章

約莫半個小時左右,就在修煉達人小兇物已經看不太下去的時候,小熊貓終於拍拍肚皮喫飽了,然後就要開始修補保護罩了,大家對它怎麼修補保護罩都比較感興趣,便又繼續看了起來。只見小熊貓猛地搖了搖周圍巨大高聳的竹子,搖了十幾株,然後慢慢地有不少水汽慢慢

原创 出來個最萌寵物——《十七房》02第042章

奇葩小熊貓感受到了東山濃濃的關懷,突然抽搐起來,說道:“大哥哥,他們欺負我,他們欺負我咩!”東山見小萌寵又開始淚眼朦朧的樣子,心都要融化了,連忙安慰道:“沒有啦,他們都是好朋友,不會欺負你啦,不要怕了。”東山一直撫摸着小熊貓的頭,傳達着關懷

原创 千尋撞破竹林了——《十七房》02第041章

至於自己難以覈實的內容,道一將其分別交給五位不同的貓會成員,這五人在貓會的層級各不相同,也並不是專門的核查人員,貓會並沒有專門的核查人員,抱着對貓會負責的理念,每個人都可以在必要的時候,變成核查人員,這也是道一先生的理念。專業的核查人員,總

原创 那是人間四月天——《十七房》02第040章

胖朱哥相信這一點,在他剛遇到東山的那天,他並沒有今天的這種感覺,但是回過頭來看,自己後來堅持給東山推薦好書,給東山送書,這一切都是自己的信念在背後引導着自己,他後來當然知道東山是誰,是那個九宮格的東山,是那個貓之隊互助會的東山,只不過,他一

原创 東太組合煲電話——《十七房》02第038章

可是太皞也不好挑得太明,畢竟都是聰明人,又都是有尊嚴的人,所以太皞隊長就只能殷切地希望,這位“驚天兄”能理解自己的一番好心。偶爾的時候,太皞想起東山跟自己的那個賭約,內心甚至隱隱期盼,東山能贏,雖然明知道,這個可能性比自己直接闖過十級通關還

原创 胖朱哥的網店夢——《十七房》02第039章

東山笑道:“是呀,不過他準備的時間可不如我的,我可是提前三個月就開始準備的。”“謝謝東山哥,你送的禮物我喜歡的很呢!”“嘿嘿,只要用心準備,哪怕心意也能打動人的,對吧!”“是呀,不過東山哥的心意,每年只有一次呢,唉!”“啊,不是的,不是的。

原创 故事裏的度和劫

春景正好,河灣波光粼粼,老者賞花,恰有姑娘朱脣微啓,一針見血。小哥痛哭流涕,我不信!姑娘拂袖而去,不再理會一地雞毛。不一會,小哥漲紅的臉,憤怒地看向老者,你還在笑,有什麼好笑的?老者徐徐轉過身,定睛看了小哥好一會,突然雙手向前做了一個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