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奇葩鄰居(十)——我看見了一條老狗

11月15日下午三點左右,我帶狗去遛彎。剛走到本幢的東邊,遇到對門的老太婆迎面過來。只見老太婆對我怒目而視,眼內要噴出火來。她這個樣子,我也不會退縮,盯着她好了。幾秒鐘後,老太婆垂下了目光走過來。快和我擦肩而過的時候,老太婆突然轉身45度對

原创 奇葩鄰居(九)——門上放鏡子(4)

2020年11月10日寫了《奇葩鄰居(九)——門上放鏡子(3)》,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個多月了,很多朋友會關心接下來怎麼樣了?說後續之前,有必要先介紹下這位滑稽的奇葩鄰居:老頭子手巧,平時號稱爲鄰居義務維修小家電,並因此上過小區的好人榜;老太婆

原创 家裏來了姐妹花(四)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貓妹妹已經離世,此刻,它睡在窗外的紫荊樹下整整二十四小時,不知道我還在爲失去它而痛心不已。把貓姐貓妹放在梔子花下,我快步走回,深怕它倆反應過來再來追着我回家。如果追上來,我一定會馬上把它倆帶回家,可是,沒有,也許,它們深信

原创 封窗戶的大姐

我所住的這幢樓改造已進入尾聲,馬上要噴真石漆了。昨天,工人開始給業主的窗戶上貼塑料薄膜。今天上午在陽臺上,看到一位大姐給二樓的空調套好一隻垃圾袋,然後將一個圓鼓鼓的垃圾袋扔在我這層腳手架上,自己雙腿盤住腳手架立柱矯捷地滑了下來。看到我在看她

原创 收舊貨的張阿姨

張阿姨租住在附近小區的車庫裏,以收舊貨爲生。十年前,初識張阿姨,是家中要賣舊貨,聽說有這個人,就找了過去。沒問過張阿姨來自哪裏,她的家鄉話別人很難聽懂,而她呢,連普通話也聽不大懂。當時,和張阿姨一起上門收舊貨的,還有個三十來歲的小夥子,張阿

原创 高洪嘯《姑蘇暢想》畫展

姜昆藝術收藏館在2020年11月21日至2021年1月5日舉辦了高洪嘯《姑蘇暢想》畫展。這是收藏館2020年的壓軸收官之作。高洪嘯1988年畢業於南京藝術學院美術系,現爲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美術師,徐州國畫院院長。作品曾入選第八屆、

原创 我在簡書的2020年終總結

2020年結束了,我在簡書已經1027天。今年寫了文章103篇,合計87528字。對於這個數字,慵懶的我還是挺喫驚的,沒想到自己能夠堅持這麼久。感謝簡書這個平臺,感謝每一位朋友的支持,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夠一步一步走下去。感謝!感恩!(

原创 兇悍的母親

連着十來天的陰雨,今天終於迎來了明媚陽光。公園裏晨練、散步的人又多了起來。鍛鍊好身體,公園裏走了一圈。快到大門口,聽到一個女人高分貝的喝斥聲,不知道說的是哪裏的方言,一個字也聽不懂。走過去,旁邊已經圍了幾個人在看熱鬧。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

原创 哈哈,妞妞嚇尿了

自打兩隻貓妹妹來到家裏,妞妞就一直毛病不斷:先是一直打噴嚏,接着耳道發炎,前幾天又出現了櫻桃眼。到寵物醫院諮詢,醫生說,這是第三眼瞼增生,需要動手術,採用切除術或包埋術。切除術是直接將增生的部位切除,但是以後淚腺分泌減少會得乾眼症,需長期滴

原创 搬瓦

搬瓦趁老小區改造,順便把家裏浴缸換掉,請了章師傅來施工。只是,章師傅人品好技術好,請的人太多,只能排隊。那天,讓章師傅抽空現場定價,包工包料,定好時間。臨走時章師傅看見屋面換下來的瓦片,想找完整的備用,結果很失望。昨天,正好我這幢要揭瓦。這

原创 大雪節氣銀杏嬌俏

今年的銀杏與衆不同!“正當秋風起,杏葉一地黃”。往年,十一月末,銀杏葉已經落得七七八八。現在,十二月中旬了,大雪節氣已過半,馬上就要冬至,銀杏葉還留戀在枝頭之上,隨風搖曳,給蕭條的冬帶來片片金黃,在秋日陽光下格外絢麗,煥發異彩。欣賞銀杏美景

原创 清晨六點我把自己關在門外

江南的冬夜漫長陰冷潮溼,我反而能早早醒來(凍醒的,哈哈)。那天,是蘇州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最低氣溫只有兩度。睜開眼睛,天空微亮,看看手機,只有六點。正猶豫着要不要起牀,忽然想起昨晚五點電瓶車充電,到現在13個小時了,過充對電瓶不好,那可是我

原创 給銅錢草分盆

銅錢草又爆盆了,下午開始給兩盆銅錢草分盆。陽光灑在陽臺上,滿身的溫暖。妞妞趴在我的腳邊小睡,兩隻貓咪相依偎着睡在花架的底層。我一邊忙碌,一邊看着身邊熟睡的貓貓狗狗,心中寧靜,一派祥和,也算是歲月靜好了。一會兒,貓咪醒了。小姐倆開始研究起銅錢

原创 兇悍的女人

連着十來天的陰雨,今天終於迎來了明媚陽光。公園裏晨練、散步的人又多了起來。鍛鍊好身體,公園裏走了一圈。快到大門口,聽到一個女人高分見的喝斥聲,不知道說的是哪裏的方言,一個字也聽不懂。走過去,旁邊已經圍了幾個人在看熱鬧。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

原创 誰家的棉被在淋雨

今日小雪,北方各地陸續喜迎初雪,讓南方人羨慕不已。蘇州還在深秋徘徊,接連幾天時陰時雨,秋風凌厲,讓人瑟瑟發抖。唯一讓人欣喜的是偶爾還有陣陣桂花香,彷彿秋姑娘只是暫時隱去。昨晚八、九點鐘開始下中雨。從窗口望去,外面晾曬着的棉被依然在淋着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