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不平凡的2020】回不了家的年也有年味

單位下發一個徵文通知,主題是“不平凡的2020”,側重於以散文的體裁抒發自己的思考與感悟,字數限於800--1100字之間。 看到這則通知,回首即將過去的這一年,的確是如此的不平凡。病毒的魅影突然躥起於中南大地,每一天都在吸引着億萬人的眼眸

原创 與喝醉沒關

心底裏的話, 反覆叨唸, 就像太白的詩句, 也像絕唱的蘭亭美篇, 在那似醉非醉的時候, 在那酒熱耳酣之際, 快意潑灑, 指點江山的豪情。 半夜醒來,倒一杯水,溫潤一下乾渴的脣。月亮還掛在窗口,好似在將我守候。其實,昨日的我,並未喝醉。

原创 星伴月

在你輝煌的時候 看不見我的身影 我所有存在的意義 只是靜靜地 靜靜地陪着你 走過這漫無邊際的黑夜 在你最爲慘淡的時候 以我僅有的微光 照亮你前行的路 所有的一切 只是因爲,我願意 就這樣用心地陪着你 真愛無言 我就這樣陪着你

原创 冬日晨露

你慢慢地收攏 那逐時光而散的 風中思緒 你一點點積聚 點綴冬日夜空的 微微星光 在遇見你的時候 你在枝頭草尖 輕盈舞蹈 小心翼翼 顫顫巍巍 呵護着這顆璀璨的心 你就像媽媽那 明亮的眼眸 在黎明到來的時候 將我深情地凝望 又恰似我心中的思念

原创 哎呀,下錯站了

在西單圖書大廈看了一會書,感覺有些內急了,便尋得一洗手間解決問題。正對着牆面壁思過般內省,忽然間,見一則笑話映入眼簾。 說的是,有一個外出歸來之人,剛從高鐵下來,還未曾走出站臺,便感覺到家鄉鉅變。自己在口中唸唸有詞: 家鄉變化可真大呀!纔出

原创 週末散遊天安門

週末早上,送女兒到國博參觀書畫展,臨了纔想起忘記爲自己預約門票。沒有預約,是不讓進館參觀的,現在到處都只接受線上預約,而不再提供現場售票了。 進不了國博,那就在天安門廣場附近四處走走看看也很好啊,我想。於是,先從各種不同的角度拍攝下

原创 陌生的電話,也要接

與幾個朋友喝酒正酣,這時電話鈴聲驟然響起,拿起手機一看,是一個外地陌生電話號碼,本欲將電話掛斷,後稍一猶豫感覺接通一下也沒什麼大事,大不了聽出不對再掛斷也不遲。 剛輕輕地“喂”了一聲,就聽到妻子那熟悉的聲音,語氣顯得很是着急。未等我問出心中

原创 時間,會帶走一切

一個人的一生,也就是不足百年而已。 所以呀,當我看到已然年逾古稀的川普與登登還在前臺殺伐的時候,感覺他們真是在瞎鬧騰。也許啊,他們都覺得自己還很年輕,不過在我看來,也就是兩黨各自的傀儡罷了。他們鬧得歡,世人看熱鬧,兩黨也只是爲了贏得選舉而已

原创 接嫦娥回家

顧影自憐寄廣寒, 遙望鄉關寂無言, 伐卻桂樹難爲舟, 長五飛越接汝還。 注:11月24日,我國在文昌發射場,用長征五號遙五運載火箭成功發射探月工程嫦娥五號探測器,火箭飛行約2200秒後,順利將探測器送入預定軌道,開啓我國首次地外天

原创 在晨曦中醒來

每一個人靜的夜晚 在準備進入甜美夢鄉之前 我都會來到窗前 看一看燈火闌珊的街 再輕輕拉上厚重的窗簾 這厚重的窗簾 可以擋住窗外寒氣 也將街道的喧囂阻隔 然而,我總會 拉上窗簾時留下一條縫隙 留一條窄窄的縫隙 因爲,只有這樣 每當新的

原创 幸福,就是看着你享用早餐

週日清晨六點十分,鬧鈴聲準時響起,我應聲一骨碌爬起身子。窗外只是些許微弱的晨光,冬天的北京,天亮得愈加晚了。 女兒還在酣睡。在我看來,現在的高中生與當時的自己區別最大的,應該就是她們好像並沒有多少課外活動時間,總是在一個又一個培訓輔導中度過

原创 黃金柳

北京的雪下得稍早了些。 誰要是與天公有那麼鐵的關係的話,勸他將昨天的那一場雪延遲到今天下,那就太好啦:在小雪節氣到來之日,天上正好紛紛揚揚撒下潔白的雪花。 小雪下小雪,小雪在小雪飄灑。這將會是多麼美妙的一段繞口令啊。 將女兒送去學習美術

原创 當我走過沙灘

在那個遙遠的小山村,村邊有一條小溪蜿蜒而過,慢慢地走遠,走向下一個村莊,然後再走向下下個村莊。 在我們小村的這一段,有的只是小溪邊的青石板和小溪裏的碎石子,沒有沙灘。即使是大雨過後溪水回落,小溪折向北去的轉彎處,堆積的也只是厚厚的泥沙,是泥

原创 題記第一場冬雪

蕭瑟寒風應季生, 枯黃飄搖街邊燈; 夜深何處知雪重? 忽聞庭院折枝聲。 昨天,小城下了一天的雨,寒冷的雨滴澆落了枝頭僅剩的幾片枯黃。每一個枝條就像是出鞘的劍,嚴陣以待直指蒼穹,早已作好與嚴寒鬥爭到底的準備。 是的,不論世事有幾多艱辛

原创 冬天第一場冷雨

早晨睜開惺忪的睡眼,聽到窗外嘀嗒嘀嗒的雨聲,還有汽車飛馳而過時濺起的水花的聲音。掀開被子,感覺還有些許冷。於是,我乾脆重新蓋好被子,閉上眼睛,再細細地聽窗外的雨和枯葉的飄零。 一夜的冬雨,一夜的寒風,一夜的飄零,稀疏了曾經濃密的枝葉,吹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