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成長】成長快樂,不負流年

這篇文章或許應該是之前就該寫下的,但是高考實在距離我似乎有些遙遠了,當年那個青澀的夏天只能活在我的記憶中了。可能是因爲今天偶然刷到了高考的視頻,還是有些感慨的。也曾有少年意氣,也曾有一腔熱血,那是一個埋下自己夢想的時間段。不可否認的是,沒有

原创 【成長】風溼科小可愛的自述

我是Rita。大概在我10歲的時候,我就已經生病了,但是最初都是些不起眼的症狀。那時每當我參加什麼比賽,一旦我的座位在窗戶旁邊,我一定會低燒。 我有一位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同學,他比我大四個小時。有一次他跟老師說自己手腕痛,我當時覺得這個哥

原创 【隨筆】雨天有感

最近下雨的日子多了起來,但是天晴的日子也不少。廣州下雨前總是有些悶悶的,下雨的時間卻可能很短。說是雨天,其實可能天晴的時間也比較多。前段時間小可愛給我發了一下她在讀陶勇醫生的書《目送》時做的書摘。(她把書中原文摘錄下來,根據原來的目錄也做了

原创 【感恩】“簡書創作者”徽章get

今天如常打開簡書,查閱小紅點,看看待閱讀消息有哪些,沒想到愈戰愈勇的“簡書創作者”徽章就這麼幸運的到來了。三年前發現簡書的時候,把這當作我的一個碩士期間科研吐槽樂園,我把自己失敗的實驗,例如“A和B無法得出陽性結果”,幻化爲筆下的文字“A妻

原创 【隨筆】端午二三事

最近依舊在忙裏偷閒,在短暫的假期中我得以有着片刻放鬆時間。前段時間一位小可愛跟我聯繫說因爲天氣變化想回醫院複查一下病情,端午期間她剛好在醫院,我聽到消息後就去病房找了她一下。回宿舍後,我想起還有老師和工會派發的糉子在宿舍裏。於是我問小可愛想

原创 【隨筆】胡蘿蔔雞胸肉

今日份(2021年6月10日)午餐是胡蘿蔔雞胸肉,可能是太久不做肉菜了,自己心裏也有點沒底氣,不敢生炒,做的是熟炒。首先是將胡蘿蔔和雞胸肉分別下水煮熟,然後撈出,再用油鹽醬醋翻炒。在翻炒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過熟了,雞胸肉被我的木鏟懟成了雞胸肉

原创 【隨筆】再寫冬陰功湯

之前2020年10月寫過一篇在外喫冬陰功湯火鍋的隨筆,鏈接見評論區第一條,當時覺得這種東南亞口味的真的不錯,酸酸的,微辣,開胃,而且尤其適合海鮮、肉丸之類的材料。現在因爲疫情期間,食堂、飯店、711等都不開展堂食業務,遵照防控規定,進行打包

原创 【閱讀輸出(紙質書)】《格言MOTTO-總第452期》(六)END

今天繼續看這本雜誌+寫讀書筆記。今天的閱讀進度條是:80/80頁。END。想想一本80頁的雜誌在我手上也消耗了一個月也是無奈,分次滿滿細品+寫着讀書筆記慢慢看,就這麼久到了現在。《爲什麼〈好運來〉歌曲評論區是大型許願池》:著名的“心理諮詢師

原创 【隨筆】桂味荔枝

今天喫到了桂味荔枝。對於荔枝,以前只知道妃子笑的特點是紅綠相間的外殼,對於“桂味”這個品種的荔枝還真不怎麼了解,於是百度了一下。看完百度,又對照手邊荔枝的形象,的確是紅殼、小籽的荔枝。可能“肉質爽脆”這個形容比較主管,不好界定,但“小籽肉厚

原创 【工作】內分泌科輪轉up(四)

最近輪科過程中,有三點提升之處,在此寫下,及時給自己一個正反饋。第一件是5月的時候,我的帶教老師擔任了總住院職責。我幫助了帶教老師分擔工作量,承擔了部分院內會診的輔助工作,比如去詢問病人病史、給糖尿病病人及時調節胰島素泵機器基礎率等。同時,

原创 【隨筆】躺平有感

今天在gzh上看到啦這樣一段話,說的是現在比較流行的“躺平”。回想自己這幾個月的狀態,就有些“躺平”,比較消極的那一種。今天看到一個gzh主,寫自己上半年的回憶錄,說到“個人進步”時說,他的個人進步不靠着儀式感的打卡,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我

原创 【隨筆】快樂源泉,也是吞金獸。

wzry是快樂源泉,也是吞金獸。金不是說花錢,而是一寸光陰一寸金的意思。天下雨了,回宿舍需要爬8樓,氣喘吁吁的上樓後,更加不想看書了,在宿舍吹着空調,喝着氣泡水,打着wzry的遊戲纔是快樂的。所以因爲自己操作水平不好,所以連輸三局。打遊戲時

原创 【生活】終身學習的樣子

終身學習是什麼樣子呢?我想,我遇到的這位古稀70後“劉老師”是答案的一種。相遇是件偶然事件。週末去參加相親飯局(先聲明結果是相忘於江湖,因爲後文重點不在於此),是符合廣式相親的“早茶”相親局,就是去茶樓,10-10:30在路上,10:30-

原创 【隨筆】2020年平均年工資

今天看了一篇gmrb的gzh文章,題目是關於2020年平均年工資的統計。結論如下: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年工資97379元,稅前。我個人計算啦一下,相當於每個月稅前8115元。因爲暫時不瞭解各個省市五險一金的扣費比例是否相同,按照扣除1

原创 【閱讀輸出(紙質書)】《格言MOTTO-總第452期》(五)

今天繼續看這本雜誌+寫讀書筆記。今天的閱讀進度條是:70/80頁。《熱議素材》:(1)李雪琴:向生活示弱,與自己的缺陷和解。青年羣體越來越呼喚與自己的平庸和解。只要我先承認自己的平庸,就沒有人能再指摘我的平庸。在這個年輕人自覺低到塵埃裏的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