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歲末臘八

過了臘八就是年,我們已經放假了,爲期一個月的假期,做好打算。想出遊一個星期,基於外面的怡情形勢,不遠遊,但是儀式感要有,走走看看。躲在酒店不被人打擾,安安靜靜看2本喜歡的書,充實一下獨處生活。外面太浮躁,唯有學會與自己相處,別人不重要,他人

原创 牛年的衆多不確定

3年也快,也慢,都是相對的。陪着007也走過3個年頭,爲什麼說陪呢?一方面是陪伴,他陪我走過人生低谷,文字記錄生活、抑或感動,抑或無趣。一方面是堅持,一個習慣養成,有主觀也有客觀壓制,沒有平臺外界的規則,也不會走那麼遠。這就是人生呀,不就如

原创 想要改變果實,必先改變種子

自然界當中有一種非常重要的自然律,就是自然界的規律。比如地球引力、生老病死、四季變化等,都受這個自然律影響。一個人過得是貧窮還是富有?幸福還是痛苦?其實都受自然律的影響。我們之所以不開心,是因爲種下了不開心的種子;之所以貧窮,是因爲種下了貧

原创 如何成就人的第二曲線?

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全體旅遊人呈現“失業”狀態,延續到6月份,旅遊企業倒閉的倒閉、清算的清算、辭退的辭退,一系列的“黑天鵝”的長尾反應,把原本的項目節奏全部打亂。作爲一個旅遊人,在疫情的當下,越發覺得第二曲線是多麼的重要,我也深受第二曲線的

原创 10.18好日子,適合做點什麼~

買東西也是需要衝動的,臨時想法,覺得是時候買輛代步車了,因爲涉及景區資源統籌,和業務招待,所以有個車來去自由。就想着去看看,前期預設幾種品牌和預算,就去了。 買東西也是看緣分的,我也很相信。一看人也合適,價格也合適,談判也合適,一切都是最好

原创 深深的話,我們淺淺地說——酒

喝多了,很幸福,酒精過腦,萬事泉湧。我被角色定義,已然不是真的我,人去樓空,睡夢中醒來,算是虛無,唯有自己追隨。往事過眼雲煙,依稀上次酒瘋,也是衝動,業務坦然,也許自己內心的不捨與不放棄,不知道。或許時間會給答案,但願我們依舊,但願一切如從

原创 致敬生活合夥人~

饞嘴牛蛙,姆媽豬蹄、十三香龍蝦、酸菜魚、冒菜牛雜、紅燒豬蹄、土豆牛腩、雞湯、排骨玉米燙,紅燒帶魚、清蒸鯧魚、豉油基圍蝦,等等一桌子硬菜,還有很多家庭日常小炒我也就不說了。擔心我不喫早飯,想着法的給我安排,一會面包,一會牛奶,一會煮好的雞蛋,

原创 玖月,重新出發

8月,工作生活有了很大的變動;所以,自己的想法也有一段休整期;忙碌的時候,整天心裏想着太多的事情,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給自己定的目標,3天一本書,每天週而復始,視頻號頻率2天1篇,公衆號7天1篇。時間一方面獻給工作,但不影響我對自己的認知--

原创 重走一次老路,封存一段記憶

嗯,你說每一篇都不放過,好吧,5月寫的,放過自己吧?也許能看見也是隨緣吧?斷斷續續4年的感情,這次是真的散了吧?你有你的新歡,我有我的生活。想來這樣的結果是對兩個人負責吧。 我來蘇州也是因爲有你,除了有你,其餘完全陌生的一座城市。而今,我也

原创 高考畢業後,你想去哪裏旅行呢?

18歲的青春歲月最值得留戀,你會給12年的義務教育,增添一份怎樣的儀式感呢?2-3天的短途,你可以選擇去看黃山的巍峨、也可以三五結伴去聽海邊的濤聲、去迪斯尼亦靜亦動;感受漂流激情一夏,更可以去一城山水半城湖的千島湖、休閒、自在。長線5-7天

原创 9個月,一個普通人談改變

      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當時看到一個蘇州BIGONE社羣的分享,萬瑩老師說,世界上最大的遺憾不是我做不到,而是我本可以!就因爲這句話,穿越1400KM,從蘇州飛到廣州,開始了我與DISC的相識,爲我的生活打開了一扇窗。   

原创 線上諮詢--內心波濤洶湧,表面波瀾不驚

    B班總是在想方設法增加學員給的能力,把B班作爲個項目和平臺,牽起案主和顧問之間的練習-聯繫!     這不,搞事情的社羣,又出來個線上問診日。      15分鐘,一方面,顧問要在這時間裏完成和顧客的破冰,同時還要有專業呈獻,最重要

原创 不顯山露水的愛

慢慢地、悄無聲息地、盛開着 這是第二篇寫他了吧,我的男朋友,之前是與他相識一個月,現在不知不覺,已經相識半年有餘。 說他真誠,真的是一大優點,減少了彼此很多的時間成本去了解,只要問什麼,知無不言,也從來不去做過多的承諾,但是他在爲彼此的未來

原创 5月彙總,自己的覆盤

  5月華麗而曼妙,一年中最舒適的季節,沒有之一。    經歷了春天的復甦,和花草的盎然爭寵,嫣然以最美的姿態迎接5月的所有美好。而後又緊接着蘇州整個"梅雨季"-6月,炎熱的夏季-7、8月。    今年又很特別,“疫情影響”顯得那麼的珍貴

原创 搬家二

因房東賣房,不得不搬家,雖然討厭這種感覺,但也要向現實妥協。在同小區找了個房子,減少因旅程,樓層帶來的障礙。雖然已經做好了搬家辛苦的準備,做了各種打算,等真正實施行動的時候,還是有點不捨,我念舊,收拾打扮皆回憶。不用的東西扔,可扔可不扔的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