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年輕人抗點壓力是好事兒

今天和朋友聊天,夫妻倆在蘇州有房有車,都是老家人,年紀相仿,所以我們4人經常“廝混”在一起。今年是他們結婚的第3個年頭,他們認識是有15年了,初中同學,到現在修得正果也實屬不易。男孩想今年換車,女孩不同意,原因有二,經濟實力肯定是其一,覺得

原创 帶領父母往前跑,是孩子一大功能

最近在看連嶽公衆號一篇文章,說,孩子的一大功能,就是帶領父母往前跑,聽到這句話我熱淚盈眶。父母是典型的4-5線小城市居民,善良、溫和、不起衝突、不想揹負債務、不貸款的父母。65歲人了,從原先的看到老頭老太跳廣場舞就覺得不好,眼裏不見得,現在

原创 吳江公園

陽光正好,微風不燥,恰逢週末,出去走走。去了吳江公園,有放風箏,有鍛鍊人羣,有紮營休息,很是愜意。工作閒暇,有生活,細細想來,生活不就如此嗎?勞逸結合,不光兩點一線、還是歲月靜好,最後匯成自己的生活。而,有人,爲了未來爲了自己,迷失自己,過

原创 關於閱讀【我現在是怎麼做的?】

這周之前,基本養成每天至少看一個小時的書,但這幾天因爲xin等數字貨幣的暴漲讓我焦慮了,我意識到現在是賺錢的關鍵時候,應該先專心賺錢,把大部分的精力投到這上面纔對。所以,我減少了看書的時間(也看,早上花半個多小時),打算先趁這段時間賺取在未

原创 最近看墨菲定律,有點小釋懷~

《墨菲定律》關鍵在於它解釋了爲什麼不能忽視小概念的道理1、嚴謹防範,避免小概率失誤事件首先,提高自己的警惕性,提前找出潛藏至暗中的“意外”,做到防患於未然。其次,針對可能發生的“意外”,做好必要的心理準備,第三,既然“意外”不可避免,我們要

原创 閒話《墨菲定律》

《墨菲定律》相信很多人聽說過,還怕發生,可能會更容易發生,看完有以下幾點分享:1、嚴謹防範,避免小概率失誤事件首先,提高自己的警惕性,提前找出潛藏至暗中的“意外”,做到防患於未然。其次,針對可能發生的“意外”,做好必要的心理準備,第三,既然

原创 歲末臘八

過了臘八就是年,我們已經放假了,爲期一個月的假期,做好打算。想出遊一個星期,基於外面的怡情形勢,不遠遊,但是儀式感要有,走走看看。躲在酒店不被人打擾,安安靜靜看2本喜歡的書,充實一下獨處生活。外面太浮躁,唯有學會與自己相處,別人不重要,他人

原创 牛年的衆多不確定

3年也快,也慢,都是相對的。陪着007也走過3個年頭,爲什麼說陪呢?一方面是陪伴,他陪我走過人生低谷,文字記錄生活、抑或感動,抑或無趣。一方面是堅持,一個習慣養成,有主觀也有客觀壓制,沒有平臺外界的規則,也不會走那麼遠。這就是人生呀,不就如

原创 想要改變果實,必先改變種子

自然界當中有一種非常重要的自然律,就是自然界的規律。比如地球引力、生老病死、四季變化等,都受這個自然律影響。一個人過得是貧窮還是富有?幸福還是痛苦?其實都受自然律的影響。我們之所以不開心,是因爲種下了不開心的種子;之所以貧窮,是因爲種下了貧

原创 如何成就人的第二曲線?

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全體旅遊人呈現“失業”狀態,延續到6月份,旅遊企業倒閉的倒閉、清算的清算、辭退的辭退,一系列的“黑天鵝”的長尾反應,把原本的項目節奏全部打亂。作爲一個旅遊人,在疫情的當下,越發覺得第二曲線是多麼的重要,我也深受第二曲線的

原创 10.18好日子,適合做點什麼~

買東西也是需要衝動的,臨時想法,覺得是時候買輛代步車了,因爲涉及景區資源統籌,和業務招待,所以有個車來去自由。就想着去看看,前期預設幾種品牌和預算,就去了。 買東西也是看緣分的,我也很相信。一看人也合適,價格也合適,談判也合適,一切都是最好

原创 深深的話,我們淺淺地說——酒

喝多了,很幸福,酒精過腦,萬事泉湧。我被角色定義,已然不是真的我,人去樓空,睡夢中醒來,算是虛無,唯有自己追隨。往事過眼雲煙,依稀上次酒瘋,也是衝動,業務坦然,也許自己內心的不捨與不放棄,不知道。或許時間會給答案,但願我們依舊,但願一切如從

原创 致敬生活合夥人~

饞嘴牛蛙,姆媽豬蹄、十三香龍蝦、酸菜魚、冒菜牛雜、紅燒豬蹄、土豆牛腩、雞湯、排骨玉米燙,紅燒帶魚、清蒸鯧魚、豉油基圍蝦,等等一桌子硬菜,還有很多家庭日常小炒我也就不說了。擔心我不喫早飯,想着法的給我安排,一會面包,一會牛奶,一會煮好的雞蛋,

原创 玖月,重新出發

8月,工作生活有了很大的變動;所以,自己的想法也有一段休整期;忙碌的時候,整天心裏想着太多的事情,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給自己定的目標,3天一本書,每天週而復始,視頻號頻率2天1篇,公衆號7天1篇。時間一方面獻給工作,但不影響我對自己的認知--

原创 重走一次老路,封存一段記憶

嗯,你說每一篇都不放過,好吧,5月寫的,放過自己吧?也許能看見也是隨緣吧?斷斷續續4年的感情,這次是真的散了吧?你有你的新歡,我有我的生活。想來這樣的結果是對兩個人負責吧。 我來蘇州也是因爲有你,除了有你,其餘完全陌生的一座城市。而今,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