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夢裏困住你的空間

大約在我高中時期,上學的路上總會經過一處居民區,這個居民區的公寓樓是當時城裏第一批用瓷磚貼面的建築。當時的我,每次騎自行車從這個居民區路過的時候,總是不由自主的盯着這些白色瓷磚表皮看,終歸還是因爲沒有見過這能夠微微反光的瓷磚貼面的原因,心下

原创 有十萬就給十萬,和有一百萬只給十萬

在新一季奇葩說看到一個這樣子的辯題,有十萬就給你十萬的伴侶,和有一百萬卻只給你十萬的伴侶,你會選擇哪一個,看到辯題的那一刻,我忽然反觀到自己和自己的婚姻生活中。我想,我和我的伴侶都是有一百萬卻只會給對方十萬的人。可我從來不覺得我們不是彼此相

原创 關於外婆的夢

前幾天剛寫完說已經很久沒有夢到外婆,昨天夜間就因爲關於外婆的夢而哭着醒來。在夢裏,我抱着外婆,用家鄉話叫着她,“外奶奶,外奶奶”。她和外公一起,坐着船來,我看見她的那一刻,已經忘記她已經去世,只是覺得好久好久沒有再見過她,一時心下焦急,抱着

原创 寫給我人生的必然頓點,2021

2020年末的時候,收到了公司無法再和我續約合同的通知。2020年全世界形式變動,歐洲經濟形式更是一蹶不振。從2020年初公司開始遣散非長久合同的同事開始,我就已經開始爲自己也許不能續約而做心理準備,直到年底的一天,接到了公司上層的電話。他

原创 夢和外婆

她是在母親向別人談起外婆的時候,才知道外婆去世的整個經過的。外婆去世的時候,她在離家裏很遠的地方的上大學,家裏面也許覺得讓她來回太折騰,怕影響她學業,又或許是想起她年幼時對家中親人過世所表現的冷漠,家裏並沒有人希望她回到老家去參加葬禮。母親

原创 我那麼愛你,以朋友之名

夜半時分,莫離輾轉從牀上坐起,看向身邊熟睡的男人,她悄聲的穿上衣服,從臥室走向客廳,在月色中,她點上一支菸,低着頭,想起來剛剛做的夢。一個平靜的夢,毋庸置疑,沒有驚悚的血腥,沒有色彩斑斕的怪異,也沒有令人唏噓的擔心,她只是又夢到了她,那個已

原创 爸爸說,他感到幸福

  昨天是爸爸的生日,因爲我這常年在國外生活的原因,只能在淘寶網上給爸爸訂了生日禮物然後送到家裏面。 可是爸爸的生日禮物是多麼難買啊,電腦,他不怎麼用,手機,年前的時候剛給他換的新的,鞋啊衣服什麼的,他又都不缺,到底要買些什麼,才能讓他開心

原创 對樓院的小情侶

在疫情強制性的在家拘留期間,我在不經意間,發現對樓一樓迎來了一對新的居戶。可能是太喜歡他們的種着橙子樹的小院子,又或許是在四月陰雨綿綿偶爾才放晴一天的里斯本很難看到其他人,我開始有意無意的總想往他們的院子裏面看一會兒。那兒似乎有一種魔力,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