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新詩潮146:象徵主義詩藝探索過程中的幾個重要代表

象徵主義與中國現代詩歌之間有着密切而複雜的關係,這大概是一部甚至幾部專著才能解決的課題。我們並不企望對這種關係進行面面俱到的梳理,而試圖擇取幾個具有里程碑性質的詩人,即戴望舒、卞之琳、馮至、穆旦,探討他們在對象徵主義詩藝的探索過程中所代表的

原创 人應該有知恥悔悟之心,但不該讓它成爲負擔

俗話說,“覆水難收”。我們是怎樣對待已經過去的事呢?我們的心靈總是爲過去甚至未來那些東西所束縛着,總是在那兒自我折騰着:我那時怎麼就那麼傻呢?我怎麼就犯如此低級的錯誤呢?時時保留着這樣一種悔恨的心情,就是對自我批評的過度反應。祥林嫂是魯迅筆

原创 只要你相信自己是對的,你選擇的答案就是標準答案

我的小姨,在她結婚的那個年代,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姥爺給小姨尋了個家底很是殷實的人家。小姨在和那個即將和她結婚的男人接觸的時候覺得雖然他人不錯,但是他們兩個的生活態度和性格確實相差太大。在媒人來要回信的那個晚上,小姨很爲難,因爲她這個選

原创 鄭和下西洋到過哪些地方

鄭和,雲南昆陽(今昆明市晉寧縣)人,1371年出生於一個回族家庭,原名馬和,小字三寶。出身名門望族的鄭和自幼受過良好教育,並對西洋事物做過一些瞭解。鄭和幼年參加明軍,爲燕王朱棣的近侍。《明史·鄭和傳》中,稱鄭和“自幼有才志”、“豐軀偉貌”、

原创 保持愛情的最大祕密

一個風度優雅的人不會丟棄他的優點。優雅的風度將永遠留存。每個動作、每句話語,都令人心曠神怡。衰老本身不會改變人的天性。美麗的容貌到了老年也可以保持其魅力,當你從對方蒼蒼白髮下面又看到了他(她)黑髮的時代那令人傾心的眼神和笑容時,你會感到無比

原创 用好觀念的支配作用

觀念對於心態和行爲具有支配的作用。比如走路,你步行去某地,爲了辦一件具體的事務,只想着快快走完這段路,你就會覺得走路是純粹的支出,是一件苦事。相反,如果你把步行本身當作健體的運動,同樣是快步行走,你卻會覺得走路是完全的收入,是一件樂事。推而

原创 馬可·波羅和“中國趣味”

馬可·波羅(MarcoPolo,1254—1324年),意大利威尼斯人。公元1266年,馬可·波羅的父親尼可羅和叔父馬菲奧隨出使伊兒汗國的元朝使臣來到中國進行商業活動。在元上都開平府(今內蒙古正藍旗東閃電河北岸)朝見元世祖忽必烈,受到熱情接

原创 痛苦的成因不在於缺乏什麼東西,而在於對哪些東西感到需要

人越是接近他的自然狀態,他的能力和慾望的差別就越小,因此,他達到幸福的路程就沒有那樣遙遠。只有在他似乎是一無所有的時候,他的痛苦才最爲輕微,因爲痛苦的成因不在於缺乏什麼東西,而在於對哪些東西感到需要。 真實的世界是有界限的,想象的世界則沒有

原创 新詩潮145:九葉詩人對“契合論”的探索

九葉詩人穆旦爲“契合論”賦予了與以往的觀念相異質的嶄新的內容。他對肉體的讚美,對靈與肉的“契合”的追求,標誌着現代詩人對感性生命的執著,標誌着觀念的精神史在個體生命身上的凝聚與統一。在這種思想背後,是用個體的感性生命去同化萬物的宇宙觀,是感

原创 愛絕非目的,只是旅行而已

  愛是塵世的幸福,但幸福並非滿足全部。愛是相聚,但沒有分離就無所謂相聚。在愛中,一切都凝聚爲歡樂,但如果以前不是分離的,它們就不會在愛中相聚。愛還像一股潮水,在一瞬間完成,隨後必有退潮。   所以,相聚取決於相分,心臟的收縮取決於舒張,潮

原创 新詩潮144:“客觀聯繫物”的思想

在象徵主義詩藝的探索過程中,九葉派的理論家袁可嘉走着與唐湜大致相似的路徑。如果說唐湜挖掘了“意象”在象徵詩中的重要作用,那麼袁可嘉則找到了“客觀聯繫物”(Objective correlation)。“客觀聯繫物”也稱“客觀對應物”,語出象

原创 歷史上中國有過哪些別稱

“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簡稱。“中國”之名出現很早,最初主要是指大地的中央。中國除了地理上的意義之外,還是文化發達的意義,這就是說,在古代,當我們談論夷夏的時候,所指的是文明發展程度的差異,我們以夏來指文明的發達,而以夷來指文明的落後,但

原创 面對艱難抉擇的時候,問問自己的心

很多人都覺得做選擇很難。爲什麼難?原因在於你想的太多了,做的太少了。你覺得問題無解,其實是因爲當局者迷,只能看到外物的表象而已。一旦你開始嘗試,開始行動,答案自然而然就水落石出了。打個比方,如果你想知道可樂和雪碧哪個更好喝,那你就要把二者都

原创 重要的是讓自己不留遺憾

就算你自己能活上三千年,甚至數萬年,也請時刻謹記:每個人所失去的不會是別的什麼,而只是他現在的生活;每個人所享有的也不是別的什麼,也只是他現在的生活。無論壽命長短,這一真理都同樣適用。雖然每個人的過去並不一樣,但是每個人的現在都是平等的。往

原创 我們一直追求的幸福就在自己身上

當海明威因小說《老人與海》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時候,他把錢捐贈給了古巴的聖母像。他說:“當你把一件東西拿出去的時候,你才擁有它。”是的,“給予”就是除了與他人分享我們自己的幸福以外沒有其他的動機。所以,如果我們對自己貯存幸福的水井視而不見,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