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寫給2021年:願你我從容

2020年的最後一天,廣州。天空藍得令人心醉,冷風盪漾,絲縷涼意,但燦爛和煦的陽光,還是爲即將過去陰鬱的一年留下了一條明亮的尾巴。光陰似箭、時光如梭,人們總習慣如此感慨。但更多的時候,這只是人們一種慣性的表達。2020年,如此不同尋常,足以

原创 《大地上的親人》讀後

讀完《大地上的親人》,合上書,已是晚上10點半。我從書中凝滯的氛圍中起身,換上便適的鞋,下樓完成未竟的日行萬步任務。時令已是初冬。今天恰是二十四節氣之小雪,北方開始飄雪,而廣州卻短袖依然。夜靜謐,風微涼。此時的小區,路燈昏黃,行人寥寥,地上

原创 透明的生命——讀《皮囊》有感

(作者 萬芊芊) “這些刻在骨頭裏的故事,那些我們始終要回答的問題。” 《皮囊》是當代作家蔡崇達創作的長篇散文集。一個一個鮮活而深刻的生命故事,講述着作者身邊人的生命軌跡。在這裏,你讀不到遠大的理想和遙遠的遠方,但能走進人的內心,直面每個平

原创 火爐山行思

離上次登火爐山,兩年有餘了。那天約了校友三家人,又恰逢自己生日,所以印象極深。疫情期間的一天,曾特意約女兒登火爐山的。但哪知封山,未果,折返登了天鹿郊野公園。今天一早,送完女兒上學,約定保養小沃的時間又未到,臨時起意登山。火爐山在天河,但離

原创 今夜,我獨自行走

幽閉家中數日,決定出去走走。下午5:20,戴上口罩,帶上手機,出門。陽光很好,有風,樹葉簌簌作響,樹上成串的紅燈籠隨風輕搖。風微涼,讓人清醒。路上行人自是不多,三三兩兩,戴着口罩,疾步而行,似乎都藏着一個心照不宣的祕密。一場疫情,讓人們的外

原创 文學記錄歷史

茅盾文學獎,作爲國內最高的文學獎項,每屆我都會關注,但能否閱讀獲獎作品,隨緣而定,所以所讀歷屆茅獎作品,數來也是寥寥。今年,我買齊了第十屆茅獎的五部作品,其中李洱的《應物兄》在茅獎公佈前已讀。就篇幅而言,梁曉聲的《人世間》最長,分上、中、下

原创 科城明珠新聯和

(一) 聯和——聯是聯接的聯,和是和美的和聯接古今,孕育和美枕着帽峯山的餘脈自北,逶迤而來羣山疊翠 峯巒巍峨 天鹿湖的天光雲影水聲下村的水聲激越郊野公園的靈秀牛頭山麓的壯闊成串成串的禾雀花 串起春天的歡樂滿城市民,傾巢而動踏着春之節拍唱着春

原创 寫在這個不同尋常的春天

這個不同尋常的春天,給我們上了深刻的一課。疫情之下,華夏兒女衆志成城,也是對民衆的一次磨礪和洗禮。回望歷史,我們民族經歷了無數苦難,民族精脈卻一直綿長悠遠,生生不息。中華民族是堅韌的,在危難之際是足夠精誠團結的。須承認,是人性的醜陋和社會的

原创 春風雖不至,春光猶可追

立春已是數日,卻不見春之氣象。荊楚大地飄起了雪花,南粵大地也是悽風冷雨。是哪位仙人以蒼茫的天地爲人們塗抹上情緒的背景呢?疫情肆虐。世界似乎陷入一片黑白,春的色彩斑斕,只在人們過往的記憶裏或是未來的期許中。人們蟄伏家宅,而沉默的泥土下,有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