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大能與大拿

先生和我都是文科生,斯文有餘,動手能力略有不足,是典型的書呆子。小弟和外甥女雖沒有受過高等教育,但動手能力極強。他倆在我家的這些日子,讓我徹底見識了他們的聰明與能幹。家裏的淨水器不出水了,先生和我束手無策,小弟說他看看問題出在哪裏。這一看,

原创 外甥女來訪

昨天下午,搗鼓完新買的手機後,我正在晾曬洗好的牀單,大外甥女來了。本來一個月前就約她來我家小住幾天,讓她陪陪小舅(我小弟),由於小區突然被管控這事就擱淺了。大外甥女是大姐的女兒,家也在蘭州,孩子今年上了大學,外甥女婿在外地工作,一般是週末回

原创 蘭州解封了!

蘭州今天解封了,有人在中山橋頭彈琴唱歌,表達喜悅之情。看來個別被控小區很快就要解封了。早上做了第十一輪核酸檢測。截止今天,我們小區已經被管控整整二十天了,目前仍在管控之中。在被管控的日子裏,每個人的心態都不盡相同。有人天天打聽什麼時候解封,

原创 並非空穴來風

昨晚的救護車來的突然,物業給出的解釋有點牽強,說是某棟樓有個老人去世。事後,愛思考的先生對物業的解釋提出了質疑,他分析說如果是有人去世,救護車應該直接開到樓下,而不是停在小區大門外。把亡人從家裏擡出來運到停在小區外的救護車上,這樣的做法太不

原创 悼英子

原以爲來日方長,還可以再去多看你幾眼。誰知你停下匆匆的腳步,悄悄地離開了人生的下半場。時間戛然而止,你就這樣,歷經五十三年的酸甜苦辣、悲歡離合,留下無盡的遺憾,不知去往極樂還是天堂。原以爲還能與你促膝長談,原以爲還能聚一起鬥嘴打雙扣,原以爲

原创 英子(一)

英子去世,本該送她最後一程,可因爲疫情管控,小區居民除了上班的,其他人一律禁止外出。想跟她家人聯繫,問問後事如何處理了,卻沒有她愛人和兒子的聯繫方式,無奈,只好打英子的微信電話。電話響了很久,終於接通了,是她的兒子選選。他柔柔的一句“阿姨”

原创 原來虛驚一場

晚上六點剛過,業主微信羣裏就有人說看到小區大門口外面停了輛救護車,有三個人被救護車接走了。這下子有些人就慌了,以爲是密切接觸者被帶走隔離了,於是不斷打聽那三個人是不是本小區的,而且還一個勁地要物業答覆是哪棟樓的,要求自己的知情權。物業一時半

原创 英子(三)

英子是個非常要強的人。俗話說,心強命不強,這句話用在英子身上,一點兒都不爲過。在英子上中學的時候,她的母親失蹤了,留下四個女兒和一個兒子,這讓原本生活拮据的家更是雪上加霜。母親失蹤,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這給尚未成年的孩子們的心靈造成多大的傷害

原创 英子 (二)

英子是與我同處一個辦公室共事27年的同事。1994年我剛從白銀借調入蘭州的這所職業中專的時候,正趕上英子結婚。可以說,她結婚的時候,我還不認識她,我來時她剛好在忙着操辦婚事,只是打過一兩個照面而已。瞭解她是從同事們的嘴裏開始的。據同事們說,

原创 第七輪全員核酸檢測

今天早上7:00—11:30小區進行第七輪全員核酸檢測。物業倡議住戶們先讓早上上班的人員先做核酸,居家人員七點半之後下樓。對此,微信羣裏的業主們一致配合。疫情管控使得出行的車輛急劇減少,最近的空氣質量由此也好了許多。空氣通透,小區裏秋意正濃

原创 第八輪核酸檢測,第一次中籤

迄今爲止,我所在的小區內已經做了七次核酸,加上第一次在社區醫院做的,這已經是第八次了。其中有幾次是全員檢測,有幾次是重點區域檢測。嚴格說來之前寫的幾篇日更文題目有失偏頗,我也懶得改了,將錯就錯吧,權當自己寫文不夠嚴謹的有力證明。天氣依然清爽

原创 第二次中籤,第九輪核酸檢測

01早上醒來,學習羣裏已經有好幾個同學在發圖,曬打新債中籤的好消息。這提醒了我,立刻查看自己的賬戶,未中;再登錄女兒的,未中;還剩先生的賬戶了,不知有沒有?啊,竟然中籤了!中籤了,心情自然跟着好。一骨碌爬起來,簡單洗漱後,準備早餐。這時候,

原创 備戰備荒

小區已經連續封閉四天,早餐喫的饅頭花捲大餅均已告罄。幸虧家裏米麪油充足。昨天早上一洗漱完我就開始燒水,烙起了燙麪油餅。在擀開的塗了一層清油的燙麪餅上,均勻地撒上一層白芝麻和白砂糖,然後將麪餅捲起來團成一團,再擀成薄餅。烙燙麪餅要多放油,烙出

原创 難忘立冬日

又是一個立冬日。所有的二十四節氣,去年的立冬最爲刻骨銘心,一想起那天的經歷,至今心有餘悸。去年的立冬夜,先生因急性腸胃炎,腹瀉三天三夜嚴重脫水,導致電解質紊亂而昏厥,可謂三死一生,自己則被嚇得語不成句,渾身發抖。情急之下撥打120,不久救護

原创 狼終於來了

總覺得新冠疫情離自己還很遠,因爲每天都是聽家裏人說或者從網上得知哪些小區被封,又出現幾例確診,而自己只需要響應政府和社區號召,積極配合核酸檢測,儘量減少外出即可。直到今天傍晚時分,小叔子打來電話,說他們小區出現了疑似,問我能不能從涼臺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