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裸辭第十一天:嘮嘮叨叨的愛

我媽打電話來,問:“上次,我讓你表哥給你帶的肉和蘿蔔喫完了嗎?過兩天你堂叔要去縣城,要不要再給你帶點兒菜去?”我一手拿着電話,一手打開冰箱查看,回她:“不用,我爸上次送來的菜還剩好些呢,等我快喫完了再給你說,我一個人吃不了多少,不要浪費了。

原创 裸辭心情錄:第十一天,不遺憾,不後悔

睡前,刷微博刷到這樣一條熱搜:“如果一覺醒來回到十年前,你會......。”這個假設,我覺得還蠻有意思的,就真仔細的回想了下十年前的自己,當時在哪裏,在做什麼?這一回想不得了,時間難道真有回溯的功能,兜兜轉轉十年後自己又重回到十年前的起點了

原创 裸辭心情錄:充實

這段時間,但凡與我還有聯繫的北京的朋友,她們發微信問我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在老家都還好吧?”可能我回來的那天狀態太不好了,給她們留下了非常糟糕的記憶。所以,之後她們幾個就總隔三差五的給我發微信,想陪我說話開解我之類的,生怕我一個人在老家想

原创 裸辭心情錄:第九天,生活的祕密

剛回老家的前兩天裏,我的心像漂浮在半空中的浮塵,飄飄蕩蕩的不知自己該落在何方,輕飄飄的沒有一點兒的歸宿感。失落,焦慮,彷徨,無助,迷茫.......,像一股又一股浪潮不斷的向我湧來,時刻感覺自己要被這些負面的情緒吞噬,我絕望的在心裏吶喊着質

原创 裸辭心情錄:第八天,人生

我很喜歡路遙的文字,尤其喜歡他寫的《平凡的世界》,他的文字給人一種堅韌的力量,當我對生活感到迷茫時,就常會想起這個故事裏的人物。不過,每次讀完這本書我也總很難出戲,要爲書中的人物命運悲傷和感嘆良久。爲田潤葉的愛情感到可惜,爲完美的曉霞忽然離

原创 裸辭心情錄:第七天,物隨心轉

早上六點一刻,樓上又準時傳來一片嘈雜的聲音,有“咚咚咚”慌忙走路的聲音,有拖拽椅子“哧哧哧”與地面摩擦的聲音,有“鐺鐺鐺”切菜洗鍋煙火氣的聲音。再稍等片刻,漸漸的就能聞到食物的香味,穿過還沉寂的清晨,融入到溼潤的空氣中,再鑽入我窗戶的間隙蕩

原创 裸辭心情錄:第五天,釋懷

若說這次離職,我心裏一點兒怨恨都沒有,那是在自欺欺人了。我討厭被欺騙,你可以奴役我的勞力,給我加各種的工作,可以用各種理由不給我加工資,但你不能一而再三的揮霍我對你的信任,信任這種東西是有額度的,你用完了就不可能再給你!或許在某些人眼裏,信

原创 裸辭心情錄:第六天,新的開始

人生沒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數!昨天,最後一件行李快遞已經送來了,該收拾的東西也都收拾利索了,離職後的失落與恐懼也都漸漸的平復了。如果,把人生看成一部升級打怪的遊戲,那在我北京的這十年,就是我人生遊戲的一個副本。而今,北京的這個副本正式的落

原创 裸辭心情錄——第一天,十年

2021年01月08日,星期五,晴昨晚10:40休息,今早06:30起牀!十年如一夢,如今落得個黯然退場,我心裏怎麼可能沒有一點兒怨懟和不甘。畢竟,那可是我最好的十年青春啊,人生又有多少個青春十年呢?更不提,一想到那些對自己好的人,那些對自

原创 裸辭心情錄——第四天,情緒漸漸平復

2021年01月11日,星期一,晴昨晚10:45休息,今早06:50起牀!曾在書中讀到過這樣一句話:“清醒時做事;糊塗時讀書;大怒時睡覺;獨處時思考。”回來的前三天,我的情緒一直處於非常不穩定的狀態,焦慮迷茫憤恨後悔等等負面的情緒,像一張無

原创 裸辭心情錄——第三天,情緒集中爆發

2021年01月10日,星期日,多雲昨晚10:40休息,今早06:30起牀!崩潰就在一瞬之間,眼淚如泄洪般從眼眶裏奔騰而下,一串串的淚珠兒爭先恐後的劃過我的面頰,嘀嗒嘀嗒的沒入在厚實的棉被上,冷色系的被套瞬間被淚水打溼了一大片的面積,還有往

原创 裸辭心情錄——第二天,後悔的情緒

2021年01月09日,星期六,晴昨晚9:45休息,今早07:00起牀!當我把所有的行李都收拾妥當,一個人站在大而空曠又寒冷的屋子裏,我的心一下子就變得空蕩蕩的,失落的情緒就像這個季節的寒風,逮着個縫兒就肆意的作亂,讓人毫無招架之力。我漸漸

原创 週五晚上的電話

前晚上,哥哥給我打電話,問:“最近工作和心情怎麼樣?**讀書還有在聽嗎?”前段時間,因工作上的事情與老闆發生了很大的矛盾,當時我對自己三十多年來的價值觀產生了嚴重的懷疑,曾給他打過電話尋求過幫助。當時,他接到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電話時,並沒

原创 2020年上半場

2020年07月01日,星期三,晴昨晚10:50休息,今早05:30起牀!匆匆忙忙又過去了一個月,2020年的上半年就這樣悄然退場了。此時,我們回頭再看這過去的半年,你可有收穫沒?你是否也因突來的疫情,打破了原本順遂安逸的生活,工作和心理也

原创 鹹or甜糉子?

你的家鄉,端午節包什麼味的糉子?前幾天,我們宿舍就開始討論放假三天大家要怎麼過節,往年過節大家都各自回家各找各媽,今年因疫情的緣故被困在北京,總不能每天窩在宿舍裏躺屍吧?四人七嘴八舌的商量了好半天意見參差不齊,最後c一錘定音說:“要不咱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