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閒話《金瓶梅》九十:傳作遺愛,觀戲動悲(上)

應伯爵一席話把西門慶從李瓶兒死去的悲痛之中拉了回來。既然西門慶恢復了,那麼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李瓶兒的身後事了。在古代,喪葬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儀式,講究的大戶人家,一次葬禮從哭喪弔唁到出殯下葬再到最後的守靈燒靈,每隔七天就會有一次大型的儀式,總

原创 閒話《金瓶梅》番外一:淺析李瓶兒

李瓶兒三個字,對很多人來說就是金、瓶、梅中的一員,加上營銷號爲了吸引眼球的歪曲與捏造,甚至讓這三個字成爲了淫亂的代名詞。寫此文的主要目的,除了一抒胸臆外,最主要的還是希望文章能夠傳播出去,讓讀到這篇文章的每個人,都能走出營銷號的扭曲和誤解,

原创 閒話《金瓶梅》八十九:瓶兒香消,西門痛嚎(伍)

李瓶兒的離去,西門慶痛不欲生,但是“人死不能復生”的道理誰都無法顛覆,除了利用葬禮表達對李瓶兒的哀思,西門慶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其實這裏蘭陵笑笑生也在向我們傳達一種觀念,那就是想要對一個人好,還是要趁其在人世間與我們共處的時候多下點功夫,當人

原创 閒話《金瓶梅》八十八:瓶兒香消,西門痛嚎(肆)

西門慶和李瓶兒兩個人一番刻骨銘心的對話觸動了無數讀者,兩個人一席話說完,李瓶兒見時間太晚,叫西門慶回去睡覺,西門慶卻執意要呆在房裏陪李瓶兒,李瓶兒道:“我死還早哩,這屋裏穢污,你伏侍我不方便。”西門慶不得已,只得來到吳月娘房中過夜,並將祭燈

原创 閒話《金瓶梅》八十七:瓶兒香消,西門痛嚎(叄)

交代完後事,隔天就是李瓶兒生命的最後一天了,那麼她還有什麼未完成的心願或者未說的話嗎?早晨進來的是西門慶,李瓶兒第一句話就是問:“買了我的壽材來了沒有?”西門慶回答說前面院子裏在做,這樣可以爲李瓶兒衝一衝,若是病好了,就送給別人。李瓶兒還是

原创 閒話《金瓶梅》八十六:瓶兒香消,西門痛嚎(貳)

雖然白天馮媽媽、花子由、西門慶兩個丫鬟等人都在李瓶兒房間活動,但是當人們散去,夜深人靜之後,李瓶兒內心的孤寂與恐懼捲土重來,眼睛一閉,眼前又是纏着她的花子虛。我們可以想象,李瓶兒孤自一人在牀上輾轉反側,泣不成聲,這個時候她對自己的死亡已經心

原创 閒話《金瓶梅》八十五:瓶兒香消,西門痛嚎(壹)

本回書,是整部小說最悲情的一回,是最動人心的篇章,我甚至覺得把它單獨拿出來,都可以媲美世界上任何一部偉大的小說。蘭陵笑笑生用了超過一萬五千字來描寫李瓶兒的香消玉殞及西門慶的痛苦以致於痛哭了三天三夜,每讀一遍,我也會跟着哭一遍。如果說在此之前

原创 閒話《金瓶梅》八十四:趁醉燒陰,帶病宴陽(下)

時間來到雙九重陽節,人們愛在這個節日登高或者賞菊,據白維國的《金瓶梅風俗譚》一書介紹,清河縣地處華北平原,無甚大山,於是賞菊成本回小說下半回的重點。西門府中,花園大卷棚聚景堂內安放了大八仙桌,閤家宅眷慶賞菊過重陽。西門慶依言用轎子接來了申二

原创 閒話《金瓶梅》八十三:趁醉燒陰,帶病宴陽(中)

西門慶醉酒燒陰回到家已是二更天,一回家就直接奔李瓶兒房間而來。李瓶兒看西門慶喫得醉醉的進來,問西門慶去哪裏喝酒了,西門慶如實回答:“韓道國見我丟了孩子,擺酒叫我去解悶,還叫了個很會唱的申二姐,我覺得她唱得不錯,等重陽節的時候我請來家裏,唱兩

原创 閒話《金瓶梅》七十五:金蓮打狗,玉樓周貧(上)

前五回“陋儒”的補作已經結束,從此回開始,我們總算脫離了那些奇奇怪怪的文字和情節,繼續回到蘭陵笑笑生的語言環境,用張愛玲的話來說就是“眼前一亮,像鑽出了隧道”。接上一回末尾,西門慶同吳大舅、花大舅和謝希大等人一同飲酒作樂,喫得酩酊大醉,直接

原创 閒話《金瓶梅》七十七:金蓮打狗,玉樓周貧(下)

這邊潘金蓮故意製造響動驚嚇官哥兒,李瓶兒氣得淚珠滾滾,但又敢怒不敢言,那邊西門慶在對門房間裏和伯爵、崔本、甘夥計喫完酒,徑往玉樓房中歇息去了,第二天又被周守備請去喝酒去了。李瓶兒看到官哥“一雙眼睛只是往上吊着”的,說白點就是一直翻白眼,這個

原创 閒話《金瓶梅》七十六:金蓮打狗,玉樓周貧(中)

過去的五回補作,補作者盡寫一些讓讀者匪夷所思的情節,而原作者精心鋪墊的和策劃的情節卻同遺失的章節一起消失了,現在蘭陵笑笑生回來了,高質量的故事也隨之回來。西門府幾位太太之間的爭寵一直是作者精心策劃的故事重點,我們來看看此回各太太間的鬥爭。上

原创 閒話《金瓶梅》七十八:西門露陽,瓶兒哭子(上)

送走了磨鏡老人,從東邊來一個戴着大帽、眼紗的人,騎着騾子,疾步走來,原來是韓道國回來了。上一回已有小廝向西門慶打過報告,說韓道國帶了絲綢布匹回來,由於缺少關稅屯在碼頭回不得來,現在一切打通,韓道國帶着十大車絲綢布匹回來。接着會同陳敬濟和喬大

原创 他的新婚女人

現在是2222年,他帶着新婚的女人逛街。這時的地球,人已經很少了,但是人類開始聚集於地球上少數幾個城市之上,反而給人一種人很多的錯覺。步行街上,除了人就是人的聲音。女人看到了一家品牌化妝品店,連聲招呼也不打就走了進去。他發現女人不見了,四處

原创 閒話《金瓶梅》八十:西門露陽,瓶兒哭子(下)

潘金蓮所養雪獅子,被西門慶一個怒摔,腦瓜子迸裂而死。即使是這樣,西門慶心中依舊怒火難滅,看到劉婆子又出現在家裏,指名要其好受“若好便罷,不好,把這老淫婦拿到衙門裏,與他兩拶”。李瓶兒從一個母親的角度出發,全心只要官哥好起來,卻不料官哥被劉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