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記——“坐思”,三問三答

每天忙碌着,本以爲很充實,一切都很好。打破這“很好”的竟是一個不知道該怎樣度過的休假。生活中是否有一些“小溫暖”一直激勵着你?我最愛清晨雨後的空氣,只因匆匆別過身旁的綠植和雨露。一條路原本陌生的路,漸漸也被自己走出了熟悉和親切。幾近夜幕,看

原创 小記——失敗要有因可循

“失敗是成功的媽媽”,當我們找到失敗的原因,成功也才因此誕生。當你有一天突然想到這一點,一定會非常驚喜和感恩於那些有因可循的“失敗”。待夜深人靜,找一片能夠讓人安靜下來的“空地”,腦海裏就會循環放映一天中最難忘的“場景”。今天,閃現我腦海的

原创 小記(消失的時光)

多變的氣溫,無法使得靜謐時刻的長久保持。走在雨後的馬路邊的小道上,忘記時間,也忘記昨天和明天。走到終點,又或是中途的一個打盹兒片刻,我發現:原來忙着趕路,一直忽略了“時光”的來去。如果有人問我,趕路用了幾天?我會說:不清楚,不知道。目標,終

原创 小記——像春雨一樣

昨天晚上的雨和風,洗去又吹走了前段時間的炎熱,帶來涼爽的雨後春日。出門上班,眼前煥然一新;下班回家,一切宛若早晨。一年四季,不斷更替。變化與不變,都是相對的存在,話說“只有變化纔是不變的。”能享受當下,也能接受未來的變化,纔是最好的狀態。看

原创 小記——漸行漸遠

年歲愈長,似乎也更加明白了什麼是“漸行漸遠”。長大,意味着獨立;成熟,表示着責任,看似可以決定很多,仔細想來,卻是一身的不自由。我與父母我的爸爸媽媽,他們和中國大多數父母一樣,養育着自己的孩子,一生爲子女奉獻。有時候,我會忘記爸爸媽媽,也是

原创 小記——樓下花“緣”和公交“緣”

很多美好的東西,總產生於不經意間。有願意駐足的雙腿和善於發現的眼睛,也會很幸福。樓下的“春色小園”,是一位頭髮花白,腿腳有些不便的老爺爺打理出來的。每個花盆裏都沒有一絲雜草,除了各色的花卉,是茂盛的綠葉。盆與盆之間稍大的縫隙裏,還有大小不一

原创 小記——夏天到

仍是溫暖春季,卻又迎來炎熱夏季。春光明媚,紅花綠葉,也逃不過忽然升高的氣溫。午後一兩點,“萬物”已被曬得擡不起眼。窗外的蟬鳴似的聲音,昆蟲已是按捺不住。夏日的到來,豐盈了春日的溫婉。屋內,是悶熱與焦躁。這樣的環境,竟然不知道做點什麼去緩解片

原创 小記——神奇的鏡子

當我們笑對他人,那你得到的也將是一張笑臉。無論陰天、下雨,還是萬里晴空,都會感受到來自內心的陽光,開闊又輕鬆。午飯過後,在回去的路上。“春日炎炎”,已被朋友圈刷屏的“34°”,與我零距離接觸了!站在馬路邊等綠燈,雙腳不自覺的走向了一把傘的“

原创 奶奶後半生忙“掙錢”

奶奶說,她這一生過得很苦。如今,她纔算過上幸福的生活。她還說:“人的一生,一定會經歷千個萬個不如意,纔會有百十個幸福的日子。”奶奶是媽媽的媽媽,其實她是我的外婆。當我還是嬰兒的時候,就和外婆住在一起,一生註定要與外婆結緣。在我的記憶裏,“需

原创 小記——休息日收穫

忙碌的工作,會讓人忘掉自己,忘掉平常且重要的事情。腳步慢一點,多留一些時間,讓自己好好思考。充實,並不是生活的目標,而是一種狀態。時間久了,一定會發現可以變得更好的地方。而此刻,我覺得我的“充實”需要更加有意義。這裏的意義,是和以往不一樣,

原创 小記——空間小窩

一張牀,一張桌子,一把椅。簡單,安靜。物質的滿足,往往沒有精神滿足來得充實。反而會不斷刺激人們的“物慾”,人的內心就永遠得不到安定。房間裏要多一些“生機”,綠色植物是很不錯的選擇,包括自身可以散發清香的植物。乾淨的地面,整潔的物品。那一定是

原创 小記——致橡樹

不自覺地點開了歌曲“致橡樹”,以前喜歡它,因爲感受到作者的“傲氣”和獨立。現在喜歡它,因爲感覺到自己不夠堅強、獨立。走過的路,讀過的書,喜歡過的人,追求過的生活……漸漸會成爲融入血液的東西,永遠的存在。今天,身體有些疲憊,心理也疲倦。好在,

原创 小記——從明天開始,要有氣場 ✌️

近半月的日更慢慢成爲了一種習慣,也習慣了每天翻看簡友圈,看看優質文章。今天,翻到關於“氣場”的小文,很受觸動。我想,我迫切需要,才深受啓示。有魅力的女生自始至終,我眼裏的“漂亮”女生一定是以善良、自信、從容爲基調。以此對照自己,一直希望自己

原创 小記——某天語錄

學會和他人相處!總有情理中,該你做的事情。比如你年齡更大,更成熟,就該照顧和包容對方。不是一個人時,做任何一件事情都要考慮對方.不能兩全的事情,要麼捨棄,要麼成全對方。很多一份的東西,都要準備兩份,最好有問過對方意見。避免命令,安排他人。做

原创 小記——放空自己

閒人多憂慮,的卻是這樣。着手做着更多的事情,反而會脫離了更多的憂愁和不快。對照內省,憂慮,來源於沒有讓自己愉悅的“活動”。內心平靜閉目,靜坐。想象去到了一片翠綠的草原,一望無際。微風拂面,是幸福與滿足,心裏充斥着無盡的希望。就那樣躺在一片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