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同樣是一毛錢,在不同的位置,會有不同的價值。

走在馬路上看到一角錢,你可能看都不會看,更別提會彎腰去撿了。在簡書上有多少努力的創作者,爲那一毛錢而拼命創作。也許爲的不是收益,而是信念。爲的不是一毛錢而是堅持。 有時候真的不明白,明明兼職賺的還沒有一元錢,還要拼命的努力去堅持!好吧堅持!

原创 人生的成長!

小時候, 感覺父母就是我們的保護傘, 有他們在身旁就天不怕地不怕。 上學的時候, 認爲父母就是自己的好幫手, 幫我們準備了很多生活必須品。 讓我們過着無憂無慮的校園生活。 長大以後, 父母老了, 因爲工作原因不能陪在他們身邊, 最多可能是想

原创 帶孩子的媽媽和不帶孩子的媽媽的區別。

帶孩子的媽媽… 清晨, 着急麻黃得起牀… 然後準備早餐, 催促孩子起牀。 孩子磨磨唧唧的, 急死了, 忙亂之後, 孩子去上學了, 休息片刻, 繼續做着家務或者工作。 晚上伺候一家老小喫完飯, 做完家務, 輔導孩子的學習, 出門散步, 回來睡

原创 遠嫁和近嫁的區別!

遠家他鄉… 忽然發現已經失去了所有… 想家的時候, 只能默默擦眼淚! 和老公吵架的時候無家可歸! 受氣的時候只能忍着… 父母有病的時候, 卻不能陪着。 回家成了高級的奢侈! 累的時候, 沒人心疼你, 痛苦的時候沒人幫你! 滿身傷痕的時候才知

原创 兼職之路何其辛苦!

自從成爲了媽,那就沒有一天是不缺錢的。於是,就從網上找各種兼職,什麼刷單了,看視頻賺錢,玩遊戲賺錢等等,都說動動手指就能賺零花錢,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是幸運。 比如刷視頻一天也不一定掙到一塊錢,於是又聽說問答賺錢,於是就去做問答,積少成多終

原创 古風 翩翩落凡塵(5)

“不行,大哥,我今天一定要帶你回去,就算你不願我也要把你拉回去。師父他真的快不行了。”悅心說着就拉着平郎就要走。 “你放手,我不會回去的。”平郎說完甩開悅心的手。 “來人,把他趕走。”平郎說完轉身回了府。 “平郎……,師父說若是死之前不能再

原创 古風 翩翩落凡塵(3)

越來越接近藥材了,她拼命的往上爬,離地面越來越遠。終於,她成功拿到了藥材,那是一株天然的野生鐵皮石斛。很難得,被她找到了,正她高興的時候,忽然想起來自己深處的在懸崖上,上着容易,可是下着有點難,她不不敢扭頭看,因爲她處在半空中,稍不留神就有

原创 古風 翩翩落凡塵(2)

翩翩一出生,還沒有看清親孃長什麼樣子,便被嫌棄送出了宮。一個老宮女把她藏在了竹籃裏帶出了宮。這個老宮女出去以後便成了翩翩的孃親。她的親孃給了這個老宮女不少錢,讓她隱姓埋名的收養她。 老宮女名叫香玉因爲家境貧困,被父母賣進了宮當了宮女。她這次

原创 古風 翩翩落凡塵

天宮花園裏,百花齊放,互相爭豔。作爲衆花之首的牡丹仙子心中正在犯愁呢?這時她的侍女翩翩飛了過來問道:“牡丹姐姐,你怎麼愁容滿面,是不是有什麼心事?牡丹和翩翩關係很好,總是以姐妹相稱。 “翩翩啊,你我在一起,已經幾萬年了,今日我遇到了司命星君

原创 人生的意義。

活着活着忽然發現沒了目標, 是自己要求太高, 還是知足常樂了。 總感覺人生缺少了一樣東西。 多麼渴望變成小鳥, 沒有煩惱在空中自由翱翔! 多麼變成海底的沙子, 安安靜靜地躺着, 沒有憂愁的活着。 人生到底是爲了啥? 爲了生存, 爲了活的更好

原创 日記(1)

人生已經浪費了三分之一,接下來的日子,希望能開開心心的度過! 越來越看不透自己了,過起了自己的不想過的日子,生活到處都是不盡人意。 人只有在最落魄的時候,纔會知道這輩子你唯一能靠的住的只有自己。 看不到希望的人總是在回憶過去。總是用回憶來彌

原创 古風 落葉隨風飄方知是深秋(21)

話說洛溪懷孕後,君成也是整日在御書房裏,處理公務。籬妃經常過來給他彈琴解乏。久而久之兩人之間有了微妙的變化。最終他沒能耐的寂寞,寵幸了籬妃。從此籬妃便成爲了除洛溪以外最受寵的女人。 洛溪十月懷胎爲君成生下了一位公主,君成樂壞了。整日都去皇后

原创 今天是在簡書上更文的216天

呵呵!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在簡書堅持了216天。今天就小小慶祝一下,斷更一天,好好休息一下大腦。 簡書適合新手小白,可以隨心所欲的創作。不用被條條框架所束縛。可以把它當做生活記錄,也可以拿它來練筆。還可以用它來結交志同道合的朋友。心情愉悅的時

原创 古風 落葉隨風飄,方知是深秋!(20)

在洛溪的推脫下,君成不得已,回了書房,看着御書房堆積的無數奏本,他心情越發的壓抑。 “皇上,要不要請籬妃來爲你彈奏一曲,解解悶。”一旁的公公問道。他知道皇上在皇后哪裏吃了閉門羹,此刻心情正低沉着呢? “好吧!你去請籬妃過來彈琴吧!”君成說,

原创 古風 落葉隨風飄方知是深秋!19

洛溪和君成在宇軒閣過着與世無爭的日子。本以爲這樣可以白頭到老,那知事與願違!小皇帝在這個時候夭折了。消息很快傳到了宇軒閣,君成被召回了宮,重新坐上了皇位。至於宇軒閣他把它交給了福叔代管,宇軒閣已歸入朝廷。這次,他回去,順道把洛溪和他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