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09.34

        往事就如流水一般,一切美好如同青草上面的露珠一樣,那樣奪目又那樣的易逝。它也是們既是光彩奪目的珍珠,也是顆顆易逝的夢境。夢醒之後,這些晶瑩的露珠卻是懸掛於眼角的。多麼想將這些晶瑩剔透的寶珠串成項鍊,戴在脖子上面,只是它們是水

原创 2009.33

        想想:曾經一些人說過的非常之惡毒的話,只感覺想用更惡毒的話再罵回去。人們總認爲:通過火氣可以將情緒平息。但事情並非就是那樣的,脾氣那東西是魔鬼,你一旦沾上,你的起心動念都會被他控制,就跟那蟒蛇似的。只要一顆火星便會點燃。這顆

原创 2009.28

        這麼多年時間過去,我倒想說說我那個書寫工具——筆。上小學三年級那會兒,我們便開始用圓珠筆了。那個時候也並不怎麼愛護東西,圓珠筆用完一隻丟一隻,再找的話,也不知去哪了?        上小學六年級那會兒,爸爸給了我一隻老式的自

原创 2009.29

        一次一次的制定計劃,一次一試次又還實施不了。還寫在紙上,六點起牀,七點打掃家,八點讀書,九點畫畫,十點看電影。時間排的那是滿滿的,就是沒一條實施得了。        你想做的事情很多,你手頭的事情也很多!一個禮拜又過去了,這

原创 2009.31

      前些日子看了部電影《綠巨人》。看完之後心裏實在太心疼裏面那個綠巨人了。      從小被他那個父親當做實驗品,然後又被他那個女朋友各種的欺騙。最後淪落的也不知道去哪了。其實他是一個很正常的青年,從小被那個惡毒的父親,長期的注

原创 2009.30

      前些日子開了博客,我在裏面寫了一些東西,順便傳了幾張挺漂亮的圖片。再配上青綠色的背景,清爽而漂亮,體現了我博客的個性。        開通這個博客之後,還做了一個夢,那輕輕的草地延綿無盡,一眼望不到頭。草地之上生長着高大的白楊

原创 熟悉而又陌生的房子

        中午睡着做了個很長的夢,夢見一矗很大的樓房,樓房裏面亮着燈光,樓道非常的長,而且還很寬敞。別看任人走動的樓道,卻佈置的就跟居家似的,有牀,有電視,有沙發。這裏既是過道又是客廳,那麼就叫樓廳吧。        有一些人在樓廳裏

原创 古廟杏仙與月華之神

        在一座不高不矮的小山頭有一座比較古老的小廟宇。古老的古廟之中,有一棵很古老,很古老的杏樹;那是相當之古老的了,它的樹齡估計要到道光那會兒。這棵杏樹位於大院子那與窗戶的對正之處,樹幹粗的有口水井來粗,樹枝有個水桶來粗,條條細枝

原创 夢一顆金色的葫蘆

         又一個夢開始了:這回我夢見了表妹,還有家裏面其他的人。這個碩大的家有客廳有臥室,而且這客廳跟臥室還是相連接一體的,形成了一個超級大的大空間。確切地說:這裏面是一個超級的大客廳。         客廳的那張茶几上跟椅子上面堆

原创 我夢見了海

          有一天我夢見了大海,確切的說那只是海的一部分。即使是一小部分的海域,也是那麼的碧藍那麼的安靜。        海邊的礁石上面,那塊最大的礁石上,盤滿了五彩斑斕的,色彩透明的小蛇,細細的小蛇一條一條的有跟指頭粗。紅的、綠

原创 騎驢的將軍

        在那高高在上的九霄之上,有位至高無上的天主:玉皇大帝。在玉帝的身邊有一位猛將,他身高八尺;相當於當今的籃球運動員。身材魁梧,相貌英俊,威風凜凜,他就是大將軍張浚。在與阿修羅一次一次的對抗之中,立下了赫赫戰功。只是他的戰馬相當

原创 夢見看直播

         這些日子的夢是很亂的,我夢見置身於一個地下室內。地下室沒有窗戶,而且門無論開到哪裏都是走不出去的;你越是想走出去越還就是走不出。        家裏面開着燈,電視機正在播放着。看着看着,裏面的人居然都走了出來。一個留着長髮

原创 夢見隧道

         這是一個突突兀兀的山脊,那些高高低低的土林就像駱駝的駝峯一樣,形成了一種奇特的景觀。只是它們也便是一轉頭的功夫就消失不見了。難道土石山川也是有生命的?還是,那本來就是一些動物呢?        我遠遠地看着它們,這些駝峯一

原创 “成與壞”感想記

        在那曾經美好的日子裏,我們沉寂其中享受歡樂,同時也便忽略了歡樂結束,那悲傷到來的事實。當然了,在悲傷浸侵之時,我們也是一樣的,很難想象到歡樂的到來。實際上若是仔細的想一想:  我們哪天不是悲傷多與歡樂。而那歡樂的日子,卻總是

原创 節慶逛年市

      昨兒個出門買了點兒菜,那天的那個太陽又白又大,陽光暖黃暖黃的,而且還不怎麼的熱。只感覺這大好的天氣不出門溜溜實在浪費。中午的時候只想倒下來午休,只是很可惜,身體很睏意識卻很精神;沒躺一會兒功夫就給“拽”起來了,把時間用於輾轉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