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記錄二

意象記錄:6.9  車窗玻璃上掛滿眼淚6.10  死也成爲一種傳奇6.11 火葬場 刺眼的白6.12 兵棋推演 掙脫牢籠      油煙機轟鳴聲,廚房不剩一絲異味        放着木頭與鐵器的密室6.13 搖擺的企鵝       

原创 我要學會呼吸

又聽了一遍村下的分亨意象的語言如何練成,真的講得好,好像第一次聽得這麼透徹。我覺得自己進入一個懷疑自己而且浮燥的狀態中,覺得努力了一年了卻什麼都沒學會,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不適合寫作。是不是書讀得太少了,我試着自我安慰。看書,二個月看了不少,

原创 尋錯

爲何一直寫不好?前兩天修改的尋狗,刪減壓縮不下三遍,始終不滿意,想表達人生是場孤獨的旅程,越改偏離得越遠。今天讀到作品的助跑與起飛,方知自己一直在犯錯。寫作過程是探索過程,不管寫什麼必須是探索出來的,而不是事先總結出來的。一旦從意象裏找到象

原创 2021-05

與老孫相識是在區圖書館。圖書館的外國文學區位於館內靠裏的角落,三排書櫃分割出兩條窄巷,一條爲日本文學,另一條爲俄國文學。在俄國文學小巷中,常能見到一個略顯佝僂的身影,雙手捧書,眼鏡幾乎貼在書面上,像影子般靜靜映在小巷盡頭。這條十米長的巷子常

原创 意象記錄

1、老人、大人、小孩組成的家2、沒有樹的城市3、磨墨 水渲墨暈4、踩下的腳印5、密碼:手指記憶找回瞬間遺忘的常用密碼。6、舊報紙7、明白了疏離感8、液態陽光9、手不時上下梳理着劉海10、地鐵距離11、丟失的酒窩

原创 很迷茫以後不知如何往下寫

椅子一直在搖晃,地面似乎也軟軟地,水杯泛起一層漣漪。又地震了?!我猛地站起,幾乎同時,我瞥見椅子腿下的疆住的紅色高跟鞋,惶惑的眼神一閃而過。我收回邁出腳步,若無其事地伸展了一下身體,又優雅地坐了下來。椅腿繼續傳遞之前的節拍,這節奏是契合克羅

原创 二月彙總

作爲廣袤宇宙中的一粒微塵,作爲萬物生靈中的最普通的一員,作爲構成人類社會的一粒最基本的細胞,該如何面對自己平凡的一生?平凡人怎樣才能不平凡,平凡人能不朽嗎?在這個星球經歷四十個春秋後,這些問題如年久失修的門樞發出尖銳而悠長的聲響,不時盤旋在

原创 麥琪的禮物(自譯)

麥琪的禮物(自譯)一元八角七分,這就是全部。其中那些值六十美分的便士,是與雜貨店老闆、菜販及屠夫,在一次次爭得面紅耳赤的交易中,這樣一分兩分這樣積攢起來的。黛拉數了三遍,還是一元八角七分,可明天就是聖誕節了。黛拉什麼也不想做,她只能趴在那張

原创 (十一月第二篇)繼續

街上己經沒有行人了,路燈將影子拉長,悄悄從窗口延伸進來,投影在牆面、天花、牀邊,子安臉上感覺到的影子的形狀。他低頭靠着雙膝,雙手埋進凌亂的頭髮,今晚他一定做了個決定:離開這裏,象二十年前那樣逃離,但這次他不知道該去向何方。“噹…噹…”,客廳

原创 十一月第二篇完

街上己經沒有行人了,路燈將影子拉長,悄悄從窗口延伸進來,投影在牆面、天花、牀邊,子安臉上感覺到的影子的形狀。他低下頭,緊緊靠着雙膝,雙手埋進凌亂的頭髮。“噹…噹…”,客廳的掛鐘連續響了二下,凝滯的空間似乎也被敲碎,子安像突然失去了依靠,疲憊

原创 2020-12-10 - 草稿

陽光暖暖的,他舒展了一下身體,蒼涼的旋律仍在心間迴盪,他忍不住想喊一嗓子,可聲音出來怪怪的,就象腦中的一條平滑的弧線,而手拉出的卻是隨意彎折的不規則的線條,像腳下自己的影子似的顯得有些滑稽。遠處山巒連綿不斷,厚厚的黃土在陽光照耀下少了份蒼涼

原创 十一月第二篇

街上己經沒有行人了,路燈將影子拉長,悄悄從窗口延伸進來,投影在牆面、天花、牀邊。安臉上感覺到的影子的形狀,他低頭靠住雙膝,雙手埋進凌亂的頭髮。他做了個決定,明天離開這裏,正如二十年前逃離到這裏,只是這次他不知道該去向何處。“噹…噹…”鐘敲了

原创 十一月彙總

近來性子越來越急,內心就像荒原上乾枯的獅毛草一點就燃,我甚至感覺影響到我的工作和生活。但這就發生在瞬間,在短暫的靜默後,是同事們異樣的眼光,我不得不盡力掩飾,又不得不假裝着若無其事。其實我十分清楚這一切的根源,但我無力改變,因爲這皆源自一個

原创 2020-11-23 - 草稿

再改:安決定離開這座城市,正如二十年前逃離到這裏,他依舊不知去哪,也不知該往哪個方向,只知道過了今晚必須離開。夜很靜,己經沒有行人了,路燈將影子拉長,悄悄從窗口延伸進來,在牆面投下各種形狀。安清楚聽見檯鐘敲過十二點,他努力讓心平靜下來,但忐

原创 聽村下分享心得

爲什麼要用意象語言寫作,因爲語言的遮弊,必須用意象語言來表現,說可說的表現不可說的。怎樣才能擁有意象語言?這要求寫作時不要說教、批判、抒情,不要劇透,不要預設。什麼是劇透?就是把故事講得清清楚楚明不留遐想空間。什麼是預設?就是簡單化、套路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