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求學--9 求學--9

求學--9 秋秋時年已近40歲,在補習班中,不能說最大,也算是年齡大的同學之一。秋秋絕不屬於聰明人,是不是插隊遺留的喫苦精神給學習帶來了回報,秋秋說不清。不管怎樣,年歲大,卻沒落在年輕人之下,使秋秋信心大增。 秋秋的單位裏,也有兩個同事正參

原创 求學--8 求學--8

求學--8 考期到了,秋秋髮現,由於自己的疏忽,犯了一個錯誤:報考時秋秋只考慮到,避免幾門課在時間上相撞,沒去想更多,臨到考試才發現,考試一共3天時間,秋秋卻報考了4門課,其中有一天得考兩門課,上午考完下午接着考,沒給自己留下一點喘息的機會

原创 求學--7 求學--7

求學--7 下一期的考試時間是92年4月,總共有三天考試時間。秋秋報考了四門課:政治經濟學、大學語文、會計基礎、國民經濟計劃原理。 此時,秋秋的家庭負擔比前幾年好多了:孩子已10歲,不再是拖累,愛人也由外地調回了北京,母親也早已退休,家務負

原创 求學--6 求學--6

求學--6 轉行後,秋秋結合實踐,加強專業知識的學習,先後取得了會計上崗證書、珠算6極證書,還取得了會計員職稱證書。工作穩定後,秋秋開始向最後目標發起進攻:1考下大專、2考取助理會計師職稱。 因爲考取助會職稱有工作年限和學歷限制,秋秋只能先

原创 求學--5

求學--5 爲加速知識的補習速度,秋秋在補習高中的第二年,還同時報名上了電視中專。上的是財會金融專業。中專也是每週3個晚上的課。中專和高中課時間上相撞時,秋秋就錯開班別到其他班去聽。 當時還有沒實行現在的雙休日,一個星期中除了星期日,六個晚

原创 求學--4 求學--4

求學--4 因爲遲到未聽全的課程,秋秋只有靠自學補上。課下秋秋向老師講明瞭自己的困難和遲到的原因,並誠懇地對老師說:老師,我非常想聽課,又不願因孩子拖累放棄學習,只能採取目前的做法。老師們真好,幾門課的老師一致理解秋秋,允許秋秋的遲到行爲。

原创 求學--3 求學--3

求學--3 每次講課前,秋秋都會認真備課,標出知識要點,估計同事們可能提出的問題,以便做出解答。對自己實在看不懂的,就在課上交給大家討論。每次講完課後,秋秋跟大家一塊做書後的練習題,之後再對照答案判斷對錯。 第一本書學習了幾個月,終於學完。

原创 求學-2

求學-2 76年初,那位幹部子女通過其父的關係調回北京。臨走前,又是道別,又是留影。廠內共有知青近170人,她走的是最早的。女友們爲秋秋憤不平,七嘴八舌地說,得找她理論理論去,不能讓她在歡聲笑語中走了,要讓她留下些賭心的記憶。她黨入了,學上

原创 面部燙傷-3 面部燙傷-3

面部燙傷-3 班組裏有幾個跟我關係不錯的小夥子,當面跟我調侃說,劉師傅,您現在臉上的皮膚就像小嬰兒一樣,粉白又細嫩,您要是始終保持這個樣子,可比原來漂亮多了! 我也笑着跟諸位調侃。但心裏清楚,這是暫時現象。因爲醫生跟我講過,長出新皮膚後,很

原创 求學-1 求學-1

求學-1 秋秋是個沒有遠有見又很實際的人。插隊期間,一直沒摸過課本,心想,在農村,學了也用不上,就一門心思務農吧。直至71年底被推薦進了延安工廠。 到工廠後,也曾有西安的某大學來廠裏招收工農兵學員,秋秋卻沒有報名。原因是家中過於貧困:父親早

原创 面部燙傷-2 面部燙傷-2

面部燙傷-2 接着大夫又仔細清洗了我頭髮上,脖頸上的所有粥液,邊清洗邊說,燙傷不能捂着,就這樣晾着,讓它自愈,你臉上的皮膚損傷面積較大,會腫起,還會有黃色體液滲出,用消毒棉蘸一蘸吸去便可。說罷,給我開了藥和很多藥棉,最後說,若情況惡化馬上再

原创 面部燙傷-1

面部燙傷-1 1981年五一節前夕,母親下班回來,掏出兩張人大會堂的演出票,說是好不容易搞到的,你和小韓去看看吧。我愛人姓韓,當時他還沒有調回北京,那年他是第一次休探親假來京,彼時我們還沒有孩子,正處在二人世界。母親的體貼令我十分感激。 演

原创 臺灣印象-3 臺灣印象-3

臺灣印象-3 我的這一問,又引發了螃蟹的連帶介紹,她說,在臺灣,水罐生意是最可以做的。水罐家家有,壽命一般是10年,我家最近就更換了一個水罐。所以,這個行業的市場需求量很大,做這個生意肯定能賺錢。 螃蟹接着說,在臺灣,還有一項生意很火爆,你

原创 臺灣印象-2 臺灣印象-2

臺灣印象-2 臺灣人對大陸同胞非常友好。螃蟹多次真誠地對遊客說:自打小馬哥上臺後,開通了兩岸的友好往來,很受我們臺灣人的歡迎。大陸人來臺旅遊,給我們臺灣帶來很多商機, 從08年到現在,遊客與日俱增。每天接待的人數,少則四五千遊客,多則七八千

原创 臺灣印象-1 臺灣印象-1

臺灣印象-1 2013年3月末,我和愛人隨團去臺灣遊覽了8天。 我們旅行團一行共有31名遊客,一輛大轎車拉着一行人環島轉了一圈,每天輾轉一個城市,純屬走馬觀花,所以只能用印象來形容。 臺灣島面積3萬6千平方公里,人口2千300萬,與北京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