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一棵草的宣言

從前,我是一棵鋒芒畢露的小草,忘我地在狂風中舞蹈。宣言般地說道:“去他媽的,誰都一樣。”咒罵着周遭的一切,因作爲花花世界的異類而驕傲。有天,我遇見了與我一養舞動着的小草。我爲它們怪異而又精彩的舞姿,連聲叫好。我將自己的草籽播種過去,生根發芽

原创 外婆,外婆

我祖祖是個醫馬的,少年時在藥鋪當過夥計兒,自然也學了些醫人的門道。十五、六歲光景,便改行販起私鹽來,可總歸還是留着醫馬的手藝。某年已記不清了,只知道在他十六歲一日,隨着夥兒人去往外地銷鹽,不想半道被土匪劫了。諾大的山林有條崎嶇不平,全是水窪

原创 當愛來臨時,爲何你總是逃個不停?(分享一下個人的真實經歷)

人們都說愛情中,有一方是Giver(給予者),有一方是Taker(接受者),可大家都沒意識到,在愛的角落中,還藏着一人,Ta叫Runner(逃跑者)。當愛來臨時,Ta總是跑呀跑,跑到了愛的邊角,緊貼着牆的陰影,好像是在對世界宣言。“都別靠近

原创 男孩兒,從你的世界路過

我還記得,放學路上的法國梧桐,一入深秋就落了一地。男孩兒,我是不是就像那泛着黃的梧桐葉?春光好時,留你的世界裏嘻嘻鬧鬧,可終奈何不了日中則昃,月盈則虧?我想你,男孩兒,你去向了何方?那兒,有你說的天堂嘛?下課鈴還未打,我撐着臉看着蘇老師頭上

原创 臉嘴

王蝦子幹老頭,年近六十,城邊的農村人,進城裏多年,回鄉時,多自稱“半個城裏人”。賣菜的,打出生就是個瞎子,因體態、眼疾多管他叫王蝦子。當日晌午,白日當頭,愣愣地沒出個影子。王蝦子穿件汗津津的白坎肩,恰如黃土的皮色兒,懷抱一草團蒲,佝僂地弓在

原创 除夕夜,天涼好個萩

除夕夜的鐘聲還未敲響,遠山上寺廟的燭光在風中搖曳着,漫天的銀河星光蓋攏在這上了些年歲的石瓦小院兒半空。佘老爹坐在院中的竹藤椅上,裹着棉襖,些些白雪在他的胡茬兒上化了開。內屋的爐火燒得怪旺的,一屋兒人都聚裏頭打牌,小孩兒又甚是吵鬧,便往院兒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