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古城的你

現在是凌晨2:38,我想寫一些東西了。大概幾年前,我在後臺收到有人留言,她說她想向一個男生表白,卻害怕被拒絕,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說,你們倆一起去過哪裏?她說,哪兒都沒去過。我說,這樣,你先請他看個電影吧。她說,看《美國隊長》嗎?我說,看《如

原创 前任是一道揭不開的傷疤

我坐在街道里,無非是烤肉烤筋,啤酒毛豆,好像所有行人都揹着自己的故事前行,有的駝背,有的負重,有的撐傘走過我身邊最殘缺的那一頁地磚,有的拄着棍沿着橙色的盲道一眼望不到盡頭,只留背影漸行漸遠。透過青色的酒杯和淡黃色的啤酒,形形色色絡繹不絕的人

原创 夏蟬與冰

夏天的柳梢枝子上,是蟬夢寐以求的天堂。原本燥熱難耐的夏,因有了蟬的歌聲,才顯得幽暢而舒爽。我曾非常喜歡蟬蛹,是我爲數不多的童年玩具,也是不常有的美味佳餚。直到今夏,我還是會在工作之餘,捕捉蟬蛹。但這城蟬極少,不如我那原本僻靜的村子,被羣蟬鳴

原创 喜歡簡書的我們,都是人格不健全而已

我從2017年開始喜歡簡書,至今已有四年。慢慢地,認識了一羣和我一樣的簡友,喜歡簡書上的寫作生活。記得2017年我寫的《後青春期的癌症》和《我有錢了,你回來吧》等十萬➕爆文,每一篇都給我帶來了巨大的粉絲量和簡書鑽,也讓我在簡書圈嶄露頭角。2

原创 上海土著農民到底多有錢

上海農村一旦到了晚上,跑車肆虐,到處是發動機的聲音……是的,我住的小區叫龍柏香榭苑,2003年建的小區,單價76000元每平米,隨便一套兩室一廳就六七百萬。像我們這些外地人,在這兒租房也是非常昂貴的。一套兩室一廳基本8000-9000元。我

原创 你一定要過得好,不然對不起我的不打擾。

2018年以來,最令老子感動的一個同事,他叫小譚,每次都想寫他的故事,但提筆卻無從下手……與小譚認識,是2019年5月。老子堂堂一培訓師,所有同事都稱呼老子陳哥,只有小譚每天叫老子小陳。媽的,除了老闆,小譚是唯一一個敢叫老子小陳的同事。後來

原创 曾淋一場雨,烈日不回頭

記得從前所有課目都名列前矛,只有化學和英語差的一批,偶爾一次看成績單,竟然有一個女孩所有課目都不及格,偏偏英語和化學班級第一……這個女孩,竟然和我如此互補。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默默的關注着她,每節課的每一分鐘,我都望向第二排的左邊。直到有一

原创 如果錯過,我會在未來等你。

2017年夏,徐師和小麗分手。他變賣西安所有家產,一輛新的吉利車,一輛開了七年的奔馳,一把電吉他,一臺蘋果電腦……大概賣了七八萬,攜鉅款回到了漢中。這龜孫給小麗留下的是一個求婚的戒指,還有拖欠三個月的房租……兩個月後,徐師在漢臺區祥瑞商業步

原创 我與你只差一個天嘗地酒。

今晚這個故事呢,不講咖啡館,不講青春茶,只講一個胡生常去的酒吧“天嘗地酒”。還有生薑會調的一款啤酒,藍帶淚啤。胡生,這小子是當之無愧的酒王,酒王可不只是能喝酒,他能根據你喜歡喝哪種酒,酒量如何,判斷你是一個怎樣的人………故事還得從《遇見你時

原创 你永遠都是小賤人

開過時速一百,去接那個小賤人。也開過時速二十,去送捨不得的人回家。不過,這一切都過去了。潘經理對我們比較嚴格,但他也有一段往事。那晚聚會,他喝多了。隨口說了一句:“開過時速一百,去接那個小賤人。也開過時速二十,去送捨不得的人回家。不過,這一

原创 若問我的人生意義,那大概是擁有你。

總有一些打破正常生活的奇遇,舉個例子,比如那天,風和日麗,湖和柳絮,我和你。你當時孩子氣的樣子,印刷在我的瞳孔裏。那一路風塵僕僕,兜兜轉轉,路邊的野菊盛開,白楊直挺的爲你我站崗,農家院自釀的葡萄酒,菜園子裏的西紅柿,兩邊青藍色的山坡,古樸的

原创 當我在第二人間遇見你

有沒有聽過這樣一段故事,一對相愛多年並且即將走進婚姻殿堂的情侶,最終因爲一次小小的吵架,而暫時分手一個月,誰會知道,恢復單身的姑娘玉林遇到了一個說話結巴的外賣騎手,他叫小輝。玉林問小輝爲什麼說話結巴?小輝說自己以前從來不結巴。小輝載着姑娘一

原创 《曾去過羊卓雍措的姑娘》

(一)汪媛是一個精緻的女性,今年29歲。生活在上海這座大都市,養了一隻進口純種法鬥,租着一個月4500的一室戶。以前,她上班朝九晚五,和鄭先生擁有一輛紅色馬自達,雙休他倆基本自駕遊。她穿着普通,不怎麼化妝,鄭先生給她買了一萬二的手機,和近四

原创 《我在時間的盡頭等你》

陳青濤寫於上海2020.8.211977年秋,打穀場上支起了鞦韆,小孩子爭着搶着爬上去玩……公社分了最後三鬥苞谷,我熬成苞谷糊糊,端着碗走了一里半,送到你家田地畔,你和父親拉着牛耕地,準備再種一季冬番薯。從那天起,烽火臺公社撤銷了,成立了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