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006_初入職場_37_重溫噩夢

週中的時候,王睿奇和李晉民說了田佔吉院裏曾經經歷的詭異事情,晉民一聽也來了興致,趕快和佔吉聯繫好,週五都去他那兒。那時北京的四環路還沒有修,公交不方便,更何況下了公交,還要走一段彎彎曲曲的小路,才能到賓館那兒。晉民家的賓館,本來也不是開給散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36_深夜的高跟鞋

一個週末的晚上,王睿奇又去李晉民家的賓館去玩兒,晚上幾個人一起喝了點酒,侃了會兒大山,就各自睡了。睡到後半夜,王睿奇被一陣“噠噠”的聲音驚醒。開始時他沒有在意,翻了個身準備再睡,就在他睡意再次襲來,將要再次睡着的時候,“噠噠”的聲音又再次響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35_賓館搬家

李晉民家的生意在1998年之後,形勢發生了逆轉。先是萬壽路路口的軍隊賓館,當時應該是碰到關係更硬的人了,在合同未到期的情況下,愣是被轉租給了別人,晉民家也只是象徵性的拿到了一點賠償款。沒有辦法,他爸爸老李只好另起爐竈。他們家那幾年真是在北京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33_羊肉串+啤酒

那段日子,對於王睿奇來講,最幸福的時候莫過於發工資的當天。他一般會約上李晉民和霍北鳴,下班後三個人分別蹬上自行車,在六點半左右萬壽路南口附近集合,因爲那兒有一家路邊烤串,非常的地道。到了地方後,哥仨就先按照每人五十串羊肉串,再加兩串大腰子的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33_1_又見小電影

喫飽喝足以後,哥仨慢慢蹬着自行車,回到了李晉民家的賓館處,跟他父母打過招呼,三個人就往屋裏一鑽,準備看自己的電影。李晉民到了研究會上班以後,不是主要工作是給單位打文件嘛,他打着有時要在家辦公的名義,讓他爸爸給買了一臺配置頂級的電腦——奔騰5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34_霍北鳴其人

隨着接觸越來越多,王睿奇對霍北鳴的瞭解也在逐漸加深。那時他剛從河南來到北京,通過關係暫時棲身在長江研究會。在來北京之前,據霍北鳴自己所說,他是《大河報》的主編,收入不錯,社會地位也還可以。那時他覺着北京是中國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遂決定辭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31_活見鬼了_4

他聽田佔吉說完這些話,冷汗從臉上流了下來,表情也瞬間僵住了,手裏的菸頭都快燒到手指頭了,他自己也沒有發覺,經田佔吉的提醒,他才趕忙把菸頭丟在地上,用腳狠狠的捻了幾下。估計田佔吉也看出他的反常表現了,半開玩笑的狠狠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還山東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32_初識霍北鳴

經過那次靈異事件後,有段時間王睿奇沒有再去找田佔吉。但對於像他這樣的“羣居動物”來說,上着班還好,但一旦到了週末,一個人實在難熬。於是那段日子,他開始經常找原來同宿舍的好朋友李晉民一起玩兒。李晉民的家庭不同於王睿奇、田佔吉,他們家在北京有生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29_活見鬼了_2

由於那晚喝了太多的酒,後來田佔吉他們什麼時候散的場,王睿奇一概不知。睡到半夜,他覺着嗓子難受的像着了火一樣,於是他迷迷糊糊、頭重腳輕的慢慢爬了起來,先找點水喝再說吧。王睿奇起來之後,自己也不知這是什麼地方,心想先把燈打開吧。由於對屋裏的環境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30_活見鬼了_3

一想到往日的那件事兒,王睿奇徹底沒有了睏意。這時他內心有了稍許的驚恐,雖然那件事兒已經過去好幾年了,並且也沒有真正嚇着他。但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又碰到了這麼詭異的事兒,卻不得不讓他感覺到一絲絲的寒意。這時他心裏第一個反應就是趕快找着田佔吉,問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28_活見鬼了_1

王睿奇離開校園之後,對週末開始有了更多的期盼。在校園時還不太明顯,一旦開始上班,他發現生活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無論這一週幹多少活兒,都盼着週末能和自己的好朋友聚一下,一起喝點酒,侃侃大山。這不,轉眼又到週末了。週五一下班,他就趕到了田佔吉在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25_1_平頂山之行_1

正式入職塞爾思之後,王睿奇一下迷失了方向,整天不知道要幹什麼。也確實如此,你說他一個軟件開發人員,現在到了一個軟件銷售公司能幹什麼呀?並且那些軟件還主要是以遊戲爲主的,於是他開始琢磨着自己能幹點什麼。塞爾思當時擴張採取的是連鎖形式,而那些連

原创 006_初入職場_25_1_平頂山之行_2

一陣節奏緩慢但清晰的敲門聲把王睿奇和王爲民從睡夢中叫醒,爲民睡眼惺忪地爬起來打開門,看到表叔正站在門口。表叔進來後跟他們說,“中午咱們一起簡單喫個飯,然後我帶你們在平山轉轉,晚上咱們再好好一起聊聊,你們看怎麼樣啊?”他們對錶叔的安排自然沒有

原创 007_職業轉變_02_如魚得水

北京晨光維修中心,人員是一個標準配置,一個主管,一個前臺,兩個工程師。主管和另一個工程師都會開車,他們除了要維修機器以外,還要兼職司機的角色。當時王睿奇不會開車,而他又沒有抓住當時有車的機會,去把駕照拿下來,這爲他之後的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不

原创 007_職業轉變_03_滷煮火燒

從顧客服務確認單上,王睿奇才知道女孩兒名叫翟羽佳。翟羽佳在她家附近找了一個不錯的飯館兒,點了四個菜,其中一道好像是下水做的。喫飯時翟羽佳特意給他用勺子盛了一小碗兒這個下水做的菜。“這個是滷煮火燒,很有特色的北京小喫,不知你們當地有沒有,你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