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尋找無雙》:抓住重點

有關鍵情節透露王仙客第二次到宣陽坊找無雙,他知道宣陽坊是恨人有笑人無的地方。就拿我來說吧,前不久出了一本書,拿去給朋友看。他說,你就寫這種東西?多沒勁哪。我看你越來越墮落了。但是前不久之前,他還對我說:王二,老見你寫東西,怎麼也沒見你發呀?

原创 《尋找無雙》:豈有此理

有關鍵情節透露但是當時在場的人都不是很講道理,所以大家就高叫:魚玄機,沒出息!怎麼能講這種話!!魚玄機回嘴道:真是豈有此理!你們怎麼知道該講什麼話!你們放下自己的事不幹跑到這裏來,原來不是恨我,而是教我怎麼死的——這才叫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原创 《尋找無雙》:創作的快樂

有關鍵情節透露在此要說明的是雖然王仙客造這種箭來賣,我還是喜歡他,因爲他是自己人。還因爲那種箭射死的人,也都是些黑社會人物。那種人原本就不要命,死掉算得其所哉。何況我知道他掙這樣的錢,也是有原因的。他還要再回宣陽坊,找到無雙。——王小波《尋

原创 《尋找無雙》:常常緩過來

有關鍵情節透露後來王仙客的精神就崩潰了。他的精神和我的一樣,經常崩潰,又經常緩過來,我們這種人活在世界上處處艱難,所以經常這樣。——王小波《尋找無雙》我喜歡王小波的輕鬆感,因爲我是個矯情的人,喜歡在亂七八糟的事情上鑽牛角尖,又喜歡裝作是全天

原创 《尋找無雙》:夢與真實

有關鍵情節透露夢具有一種荒誕的真實性,而真實有一種真實的荒誕性。除了這種感覺上的差異,他說不出這兩者之間有什麼區別。——王小波《尋找無雙》就好像我看到一朵精緻的假花,會驚呼“這麼好看,好像真的啊”,當我看到一朵美麗絕倫的真花,又會驚呼“這麼

原创 《尋找無雙》:他人即地獄

有關鍵情節透露人家說,我睡着了半睜着眼,兩眼翻白,雙手放到胸前,呼吸悠長,從任何角度去看,都像是死屍。當然,這種景象我自己是看不到的。但是我很相信。因爲我常見死屍,覺得它們很親切,所以像死屍也不壞。——王小波《尋找無雙》作家們總是能營造屬於

原创 《尋找無雙》:專心解題

有關鍵情節透露據我所知,人在執筆演算時,可能有兩種不同的目的。其一是想要解決某個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可能有結果,就是沒算出來,害處也不大,因爲下回可以再算;另一種是要證明自己很聰明,這樣演算永無結果,故而害處非常之大。在這種情況下你不如找人來

原创 《尋找無雙》:支線迷失

有關鍵情節透露王仙客被攆出宣陽坊之前,正手持一根竹竿,竹竿頭上栓了一支毛筆,在天花板上寫算式哪。據我所知,他是用麥克勞林級數開平方,已經算到了第五千項。這一點在現在看起來沒有什麼,用一臺PC機就能做到,但是在當時可是一項了不得的科學成就。但

原创 《尋找無雙》:宣陽坊的老闆

有關鍵情節透露坊中間是一橫一豎兩條大街,大街兩邊都是店鋪,店鋪裏住着各位老闆。大家互相都認識,大家生意都不好。在宣陽坊裏,沒人關心你的事,除非你得罪了人。假如你得罪了人,被得罪的人就盼你早點死。或者走路不小心,踩到了釘板上,腳心紮上一個窟窿

原创 《尋找無雙》:智慧的遭遇

有關鍵情節透露在我看來,一種推理,一種關於事實的成熟,假如不是因爲它本身的錯誤,或是相反的證據,就是對的。無論人的震怒,還是山崩地裂,無論善良還是邪惡,都不能使它有所改變。惟其如此,才能得到思維的快樂。而思維的快樂則是人生樂趣中最重要的一種

原创 《紅拂夜奔》:是否有趣

有關鍵情節透露到目前爲止,沒有一件事能讓我相信我是對的,就是人生來有趣,過去有趣,渴望有趣,內心有趣卻假裝無趣。也沒有一件事能證明我是錯的,讓我相信人生來無趣,過去無趣現在也無趣,不喜歡有趣的事時且表裏如一。所以到目前爲止,我只能強忍着絕望

原创 《紅拂夜奔》:數學老師在想什麼

有關鍵情節透露批完之後我把這些作業本拿到對面他的辦公桌上,然後看教科書的校樣,到了十一點鐘我到刷所去洗手準備回家——有人在洗手池上放了一撮洗衣粉,用它可以去掉手上的墨水漬。我就是這樣一天天老下去了。從這個樣子你決看不出我每天每夜每小時每一分

原创 《紅拂夜奔》:老了和漂亮的關係

有關鍵情節透露紅拂的皮膚依然白皙平滑,但是已經失去了光澤,這是因爲她已經有了無數肉眼看不到的細小皺紋,一滴水落上去,就會被不留痕跡地吸收掉,洗過澡之後,身體就會重兩斤。她的眼睛已經現出古象牙似的光澤,黑色而且透明。她的身體現在很柔軟,而年輕

原创 《紅拂夜奔》:身體的表情

有關鍵情節透露每天早上剛起牀的時候,紅拂總是穿一身白紗的衣服去梳妝。這身衣服和透明的差不多。站在鏡子面前,紅拂有點不敢相信他們還能逃出長安城。她的下巴現在是渾圓的,脖子上接近下巴處有了一道淺淺的紋路,手背上有五個淺淺的窩;過去不是這樣的。過

原创 《紅拂夜奔》:豈止是路

有關鍵情節透露那是一條什麼樣的路呀,簡直可以說是蜿蜒于田野和草地之間的泥溝。假如你抱怨路不好的話,就可以回答你說:誰讓你出門?假如你說:我有急事非出門不可。回答就是:這我管不着。假如一位官員或者有身份的人出門,就有整整一支築路大軍在他面前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