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看十四郎《伏神·惡之花》《蓁蓁美人心》

想要放鬆頹廢墮落真的是很容易。週五晚上,笑出眼淚地看完最新一期《奇葩說》,沒有了睡意,腦袋暈暈也不想聽法考音頻,打開了微信讀書,想起了十四郎的《跑跑江湖打打醬油》,覺得輕鬆愉快適合當時的我的需求,於是搜索。搜索出一堆十四郎的小說。於是挑着看

原创 很愛很愛《佐賀的超級阿嬤》

週末在商場午餐後,逛裏面的書店。飯後有些睏倦,只是隨意的拿起又放下,無法安靜閱讀。但拿到《佐賀的超級阿嬤》時候,心一動。回想時高中時候閱讀它的感動。翻到書本背面,依然是樂觀豁達的阿嬤那熟悉的讓人寬心的話語。阿嬤說:不用擔心,要有自信,因爲我

原创 暫時的離開或永遠的離開

暫時的離開或永遠的離開旅行或出差,是暫時的離開,暫時的離開熟悉的環境,熟悉的生活環境和工作環境,熟悉到熟視無睹的生存環境,可以用稍微有些距離的眼光,審視自己,審視自己的生活,審視自己所處的環境。於是,看到自己其實擁有的已經那麼多。於是,原先

原创 喜歡聽人講

昨天喫過午飯,打開藍牙耳機,聽着喜馬拉雅上的《老友記》音頻講解,慢慢踱步回宿舍。突然想到,如今的我,比較習慣聽人講解。年幼時候,比較習慣閱讀,默聲地攝入,無聲的故事在腦海中上演。如今,則是有時候會閱讀到煩躁,喜歡用耳朵來聽。聽羅胖的得到,聽

原创 重溫《1368個單詞就夠了》

翻舊書,感受“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的愉悅。感謝好的作者,傳授好的學習之道,歸納總結規律道理。雖然知道不一定對,雖然知道不一定全面,雖然知道不一定適合我。但有這麼多的書可以閱讀,有這麼多的方法可以選擇,也是一種幸事。感謝紙質書,可以不斷翻閱

原创 好好睡覺,做個好夢,醒來又是新的一天。身邊的人都健康,就是最大的好

最近,覺得不足,覺得過得有些空虛無聊沒有意義,一天下來沒有什麼成長。但其實,把工作一項項做完,也有成就感。不要奢望做成什麼大事。想想曾被寫報告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時候,壓抑沮喪低落的時候。如今的平淡,也是一種幸福。心理雖也還有些壓力,但並不大,

原创 觀影《信條》

安安靜靜,在值班的深夜看一部電影,無聲,像看默片。所以對《信條》的很多精彩可能不是很能get到,要再找時間再看一遍。《信條》,構思很精巧。時間逆轉。時間鉗形攻勢。諾蘭的片,真的是值得一看。但剔除那些精巧的佈局,這部電影的主旨,還是典型的美國

原创 重複,不要怕重複

一邊晨跑,一邊聽英語,在喜馬拉雅聽《老友記》的解讀。昨天心血來潮,在稍微有些厭倦音樂和語音的時候,突然想要聽英語。聽BBC、VOA。打開喜馬拉雅,聽,發覺聽不懂,受挫,沮喪。聽《老友記》的解讀,聽《小豬佩奇》,時而看看英文原文。今天聽,聽出

原创 觀影《瘋狂的賽車》

看完《瘋狂的石頭》,繼續看《瘋狂的賽車》。帶着有些瘋狂的心情。懷着有些放縱的思緒。依然是,小人物小故事的精彩鮮活。有悲有喜。悲喜人生。看似喜劇,卻覺悲涼。想到韓寒的《飛馳人生》,覺得有點像,主題,都是悲中有喜,喜中有悲,悲喜交集。人生,主動

原创 觀影《瘋狂的石頭》

精彩。環環相扣。有趣有趣。感覺基本沒有什麼浪費的鏡頭。剪輯得極好。倒敘插敘,多頭敘事,配合得極好。真是超多經典鏡頭。老電影了。其實也不過是2006年的電影,卻感覺已經過了好久好久。的確已經好久。聞名已久,這次又突然想起,於是下載來看。打開,

原创 提前量

做事,要有提前量。上班,提前一點出門。開會,提前一點到。工作,提前一點做。如此,則不匆忙,則從容。而我,則時不時拖到最後一刻,於是時不時匆匆忙忙。今天又有此思緒,是工作上被科長催了一下,是晚上的考覈要不是科長叫,我最後一刻去的話,人都已經坐

原创 看書《心靈的面具:101種心理防禦》

2013年7月購於亞馬遜。2020年1月22日、10月28日陸續翻開過,終於在11月29日再次翻開,並在12月1日一個人安靜的夜裏翻完。《心靈的面具:101種心理防禦》,在翻閱這本書的過程中,我的情緒,猶如坐過山車,或者說是像山巒起伏。一開

原创 聽樊登讀書《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

聽完2遍《內在動機》,又去第3遍聽《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好像在一些人看來,《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比較雞湯,所以樊登纔在一開始解釋,介紹這本書的背景和作者,證明這確實是一本好書,而不是一本空洞的雞湯。而我,一開始則的確是被這類似質問的

原创 聽樊登讀書《內在動機》20201129

週日早上,陰涼天氣,一邊跑步一邊聽書,是很喜歡的狀態。慢慢跑,靜心聽。聽的也正好是我所喜歡的心理類書籍。能聽懂,能入心。《內在動機:自主掌控人生的力量》。對人生的掌控,力量的提升,單靠看或聽一本兩本書,自然是不夠的。但,一本好書,對力量的提

原创 聽樊登讀書《怎樣纔是最好的學習》

大開眼界。看到不同國家不同人不同的學習方式,看到東西方學習動力的不同。最喜歡猶太人的學習方式。觀世界,世界觀。注重睡眠。挺好挺好。我們爲了什麼而學習?東西方學習的動機有什麼區別?什麼樣的學習纔是好的學習方式?世界其他國家的人們都在怎樣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