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嫁給二婚丈夫的煩心

無戒學堂日更第11天阿沐與文愷相識於幼年,可謂是青梅竹馬。阿沐更是從小喜歡文愷,可青春年少的文愷嚮往衝動,嚮往激情,希望有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根本未注意到一直陪伴他的阿沐。文愷結婚那天,阿沐知道這份純粹的感情應該隨着時光的流逝,慢慢淡出她的

原创 散落的月光穿過了雲

無戒學堂日更第10天十    五今天是十五,沈繡倚在窗前的榻前,透着窗前的竹葉閃爍,看着天上的圓月。大郎出征已經一個月了,一點消息也未傳來,沈繡的心不由得懸着。沈繡不由的摸了摸腹部,月事已經兩個月未來了,她知道自己懷有了身孕。沈繡閉了閉眼睛

原创 一個花心的男人,值得付出所有嗎?

無戒學堂日更第9天文文和前夫大偉是自由戀愛結婚的。婚後的第三年,文文生下兒子大寶。之後,坐月子時婆婆來幫忙。婆婆一進門,就把文文和老公大偉分隔開兩屋睡。說兒子小,晚上要哭鬧,文文夜裏還要餵奶,會影響大偉休息,第二天大偉還要上班。就這樣,整個

原创 男小女大的婚姻真的不相配嗎?

無戒學堂日更第8天陌陌35歲了,是個標準的大齡剩女。因爲父母的關係,之前一直不想結婚,也對男人完全不感興趣。陌陌的爺爺奶奶和姥姥姥爺兩家是通家之好。爺爺奶奶從小就很喜歡她媽媽,而姥姥姥爺也很喜歡她爸爸,在他們長大就讓他倆相親結婚了。但陌陌的

原创 夫妻生活中的雙面性

無戒學堂日更第6天李文與阿玉是高中同學,考到同一所大學,畢業後,兩人結婚了。李文家條件不好,兄弟姊妹多,而父母親都是工人,工資不高。阿玉的父母都是老師,家中只有阿玉一人。結婚後,阿玉十分體諒李文家中難處,兩人共同商量後,李文每月拿出一部分工

原创 只有失去時,才知母愛的珍貴

無戒學堂日更第5天湯麗非的母親年輕時個性很強,常常在家裏爲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和湯麗非的父親吵架,而湯麗非的父親也脾氣急躁,兩個人經常大打出手。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湯麗非,從心裏厭惡透了這個家!湯麗非18歲那年,父母又爲一張桌子的擺放位置大吵一架

原创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無戒學堂日更第7天歐陽與老公康立是相親認識的,在西北這座小城市裏,如果你不能在生活和工作中找到對象自由戀愛,最後基本上都會走上相親這一條路。歐陽與康立都是奔着結婚去相親的,兩人算不上一見鍾情,但第一印象不錯。因爲相親了無數次,對相親已開始煩

原创 第一章 前 因

大元十五年正月十五夜,往常天一黑就人煙稀少的京城裏,正熱熱鬧鬧地過着燈節,街市裏燈火輝煌,人來人往,護城河的橋上擠滿了人。內城長安街閔宅卻一片漆黑,沒有一絲熱鬧氣象。這使得路過的行人無不詫異。去年封筆之時,慶元帝突然下旨,將閔太傅愛女指婚於

原创 最是相思斷人腸

無戒學堂日更第二天一、青梅竹馬二月十二花朝節這天,南京城外劉莊劉老爺的夫人生下一位小姐。週歲時,劉老爺大宴賓客,因爲劉老爺已經有了5個兒子,好容易盼來了這位小姐。這天他的好友王員外帶着他3歲的兒子王清,也來參加劉小姐的抓周。沒想到劉小姐抓周

原创 第二章 穿 越

恍恍惚惚中聽到耳邊有人在啜泣,低低軟軟的聲音在喊:“姐姐,姐姐,你醒醒”。楊敏昭猛然一驚,睜開眼睛。對上兩雙烏黑的大眼睛,大眼睛裏還含着淚,充滿着驚喜。“姐姐,你醒了。”說着,懷裏撲進了兩個溫熱的小身體。這是哪?多年訓練有素的身體直接反應,

原创 一個婚內多次出軌的男人

無戒學堂日更第4天張建國結婚5年,已出軌四次了,每次他都會爲自己的出軌找一個理由。第一次出軌是在剛出蜜月時。當時他在外地出差,想到自己如果一輩子只和一個女人睡,是不是太虧了,反正當時他在外地,就找了一個小姐解決了問題。第二次是在妻子懷孕時。

原创 難時夫妻貴時叛

無戒學堂打卡第1天玉潤與老公劉兵是在一場應酬時認識的,當時他正面臨生意場上的重大慘敗,而玉潤的定單挽救了他的公司,之後玉潤又介紹其他合作者給他。在玉潤的幫助下,他開始東山再起,經過十年的奮鬥,他的事業也越來越大。八年前,在他事業穩定之後,他

原创 讀巜幸福的婚姻:男人與女人的長期相處之道》有感一

無戒學堂日更第3天《幸福的婚姻》是由美國作家約翰·戈特曼示娜恩·西爾弗合著的。該書中,戈特曼博士用大數據還原婚姻關係的真相,並總結出使婚姻免於破裂的7個法則,引導讀者創建一樁高情商的、長久的婚姻。在戈特曼的愛情實驗室裏,通過對長達40年的婚

原创 再婚夫妻的生活

59歲的劉嬸與58歲的張叔已經再婚半年了,卻發現張叔揹着劉嬸與微信羣裏的其他女性搞曖昧,有時雙方還見面。劉嬸要求張叔退羣,但張叔不同意。劉嬸自10年前劉叔去世後,幫着子女帶大孫子們後,就獨自一個人回老家生活。雖然劉嬸的孩子們多次要求把她接到

原创 貝拉老師關於晨起寫作的方法

001.比你習慣的起牀時間早起半小時或一個小時。儘可能地早起不要說話,不要讀報紙,不要抓起你前一天晚上放在身旁的書來讀——立即開始寫作。想到什麼寫什麼:昨夜的夢,如果你還能記得的話;前天的活動;真實的或虛構的談話;對意識的檢查。將清晨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