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憶江南(住杭州行宮有感)

泠夜靜,竹影細無聲,萬籟寂寥清風冷;唏噓徵人今何在?歲月了無蹤。

原创 一座人工湖,猶如水墨畫,

這就是上海浦東臨港滴水湖,完全是一座人工湖居然還是一座海綿城市,厲害呦景色宜人,人工裝飾也不少有興趣的去看看吧,

原创 大哥(連載十一)

原來,那個董事長一直好賭,把掙的錢都扔在了耍錢上。所以,不但他有酒樓的欠賬,還有其他更多的欠賬,看到大酒樓再也拿不出錢來,他知道事情不好,便偷偷的跑了。 爲了躲債,據說,他潛藏在京津之間的一片魚塘裏。得到消息,我們趕緊去那個地方找他,只見一

原创 感概光陰多少事

二十年前從此過,滿布彈孔盡斑駁,粗觀仍然無變化,細看卻是名堂多,首先保護標牌立,再有內容有解說,感慨光陰多少事,匿身樹林在訴說。

原创 大哥(連載六)

大哥生性好交朋友,所以南來北往,到他家裏叨擾的人真是不少,雖說在他家裏喫飯也是一份不小的消耗,但往往來求他辦事的人居多,所以,一般也不會空着手來。可能是受大哥的性格影響,二姐也從沒有因爲人來人往的不高興,因爲經濟是一個比較大的原因,如果是貧

原创 大哥(連載十)

從那一天起,大哥便全身心的投入了進去。可沒想到,商圈裏的事,實在是太複雜,未知的因素也實在是太多。那個董事長不但開着酒樓,還做着其他生意,他知道大哥這人很有本事,能掙錢,所以才把酒樓整個交給了他,按照他說的,平時確實很少來,也確實很少管,但

原创 大哥(連載七)

大哥的家挨着文化館,他又喜歡演戲,又是單位的工會主席,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因此,不但看電影方便,還時常在文化館有演出,後來,甚至還組團走過穴,在一些劇場演出過,因爲有幾次都是我送他們去的,所有有此印象。可最終他還是沒能在文藝這條道上走下去

原创 大哥(連載九)

因爲大哥太好面子,結果是把自己的錢都給了兄弟們,不夠的部分,他就利用自己的業餘愛好,跑大棚當廚師去掙。當時他已經小有名氣,很多人都知道他做的菜好喫,有廚師的特長,所以無論是紅白喜事都會來請他,反正單位裏,他是有一搭無一搭的也不怎麼去了,廠長

原创 怪聲……

我在廳裏寫東西,時不時會聽到旁邊盛雜物的小屋傳來一種敲擊的聲響,讓我心煩意亂,多次查找無果。一個人住在屋裏,唯一的感覺就是聽到意外聲響,神經自然格外緊張。幸好寫作結束,時間有了富裕,在一日,我又聽到了那種敲擊的聲音後,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找到這

原创 悠閒的時光……

剛到上海的頭兩天,也許是節氣錯後的原因,江南的溫度和北方竟然有些不相上下,所以,只好還穿着北方的薄羽絨服,一牀鵝絨的被子也成了夜間的標配!但當地人並不以爲然,因爲晝夜差小,人家夜裏就是個薄薄的被子,白天也大多是一件夾衣,羽絨服早被脫掉了。沒

原创 大哥(連載三)

據大哥講,抱養他的起因,是因爲這家人沒有男孩,可能是諾大的家業需要有人繼承,需要男孩子“頂門立戶”的原因,所以,養父養母纔會受老觀念影響,從別人手裏抱養了一個男孩。“那你的親生父母是誰?你又是哪裏人那?”有一次酒後,我大着膽子問起當年情景的

原创 大哥(連載一)

不知道是不是夫妻相通的緣故,二姐其實也是一個特別熱心腸的人。她不但喜歡接待客人,還特別喜歡唱戲,喜歡演戲。只要家裏來了客人,不管是從哪裏來的,她總是笑臉相迎,從沒聽她抱怨過。也許天生她就是一個性格開朗的人,再加上和大哥有同一愛好,喜歡結交朋

原创 大哥(連載五)

結婚前,二姐的家距離“隆福寺”只有兩站地的光景,但兩個人卻不認識。不知道當時大哥是不是年歲過大了,他一下子就喜歡上了二姐,而且可以說是一追到底,再也不撒手。有是沒事的就到二姐家轉轉,約她出去玩。爲什麼這麼大了還沒成家,大哥自己也說不清,可能

原创 大哥(連載二)

大哥這麼喜好文藝,也是因爲他從小所處的那個環境。和二姐沒結婚之前,他一直住在“隆福寺”,家裏緊挨着一座戲院,整天鑼鼓點響着,他又是大戶人家出身的公子哥,手裏的零花錢幾乎從來不缺,所以,自然得已天天泡戲園子,耳濡目染間,那一套聽也聽會了!再加

原创 大哥(連載四)

“東四大姐”是個老實人,完全的一副家庭婦女模樣,白白胖胖、慈眉善目,行事做派和這個兄弟完全不同。丈夫是個文化人,但她和丈夫卻都不愛玩,一心放在工作上,家裏也收拾的有模有樣。 她有三個孩子,雖然都出生在大雜院,但她對孩子的教育,卻從來沒有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