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江湖風雲錄:風雲錢莊

天下利兮無所往,風雲聚兮在錢莊。天下之商,無論地鋪、酒樓、陸商、水客,沒有一個不需要與風雲錢莊打交道的,在江湖裏風雲錢莊便是一切金錢往來的信任憑證。世無雙思來想去,覺得有能力造出風雲錄這樣事物的,也只有風雲錢莊了。但奇怪的是,江湖上幾乎沒有

原创 惡魔的遊戲

來,我們玩個遊戲,誰輸了就把誰的命抵掉。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可是,好慘!在人間的惡魔,被不斷進化的人類耍得團團轉。1,“來,小孩。我們玩個遊戲。你要是贏了,我就給你愛喫的糖。”惡魔還以爲小孩是最好騙的,於是誘惑從小孩開始。“切,什麼糖我

原创 深夜的貓

我竟然忘了,我原來印象裏最深的貓,都是夜裏的貓。這次是因爲在黑夜裏沉浸一個自己的思緒裏,一下忘記了身邊的環境,燈熄了,周邊也再沒有什麼其他的聲音。突然旁邊有個什麼東西動了一下,用眼看到有蠻大的動靜,但耳裏卻悄無聲息,嚇了我一跳!我定下神在黑

原创 過去,現在和將來

耳鬢廝磨之際,魚兒突然想起了以前那陣疼痛。又記起來了,以前那段記憶。又記起來了,初始那段美好。可沒來得及讓自己回憶陷得更深,自己嘴脣就傳來一陣不深不淺的疼痛。“你又在想起以前了對吧?”吻戲沒太深,身邊這個男人輕聲咬着自己的嘴脣說道。魚兒心裏

原创 相見不如想念

被人戀着的感覺真好。走在路上,舟舟開心的這麼想。是的,她被人表白了,雖然表白的人她從來沒見過,而且表白的方式看起來也很荒唐——微信羣裏喊話,甚至連表白的真假都不確定,但她就是很開心。她渴望愛情很久了。長這麼大,連愛情的影子都沒有碰到過,一直

原创 江湖風雲錄:不老泉

江湖風雲錄,公子世無雙。 年年復一日,不老亦不傷。 世人皆道時間易逝,命運皆短,古往今來追求長生不死者便不曾斷絕。不死不老,多少王權霸主的夢想,但真正擁有過這個夢想的,卻只有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江湖小子。此子名爲世無雙。世無雙是從哪一天活在這

原创 一條魚的冷

  上岸 從前有條河,河裏住着我,但沒過多久我就爬上岸生活了。“你爲什麼要爬上岸生活呢?”我上岸的時候小蝦問我。“因爲我發現岸上人的生活比我們河裏的有趣得多。”我答道。“怎麼就有趣了呢?”小蝦不解地說道。“你看我們都不穿衣服的,他們就穿,這

原创 賣“屁”

本文參與天下故事之《民間故事》專題徵文活動這是個小時候我聽老人們講來的故事。這故事本來很簡單,但那時我們聽着卻覺得極爲有趣,便總是纏着老人們給我們講。老人們也因爲我們的喜歡而講得不厭其煩,有時還會偷偷換了版本,今天我就將它講給你們來聽。故事

原创 江湖風雲錄:女人香

其一我再次走進她所在的房間的時候,再次聞到了那許久不曾再聞到的香氣。這香氣是那樣的讓人難以忘懷,以致使我幾乎忘了回來這裏的目的!“他直到送走那孩子也仍然沒有認他是嗎?”她的聲音將我從沉迷中拉了回來。“是的!”我附和着身邊的人一起回答道。“呵

原创 江湖風雲錄:解放

莫說君不語,君有幾多愁。醉時作新夢,夢裏煙雲樓。 這世上似乎只有我一人知道煙雲閣的存在了。原本那個酒樓的老闆也應該知道的,但自從硯小魚錯認他是我父親之後,他竟也消失無蹤,我知道他自然不會輕易放棄他的酒樓,他肯定也是被捲入了這個不知被誰在操

原创 江湖風雲錄:自由

“你這樣也算是自由了。”硯小魚臨死前,孤兒對他這樣說道。硯小魚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竟會死得這麼早,也從來沒想到自己竟會死在煙雲閣的廢墟之上。一切都來得那麼突然,他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你用我這輕雲決倒用得挺歡實嘛!”易水冰看着逐漸倒下去的硯

原创 江湖風雲錄:真相

1.大事件莫道俠義重,江湖本無情。江湖最近出了個大事,江湖風雲錄上被稱之爲百曉硯小魚的江湖俠客被人給殺了。要知這百曉硯小魚可是江湖上有名的追蹤探祕高手,先不說其武功如何,其腿上逃脫功夫甚是了得,但如今他卻死了,而且死得極爲蹊蹺,這自然引來江

原创 許願獵捕者

序說起來,我這一生似乎還從來沒有許過願。流星劃過天際的時候,張也望着天空出神地想,如果他不像現在這樣,也同其它人一樣相信着虛假的諾言,並會對着天空許願,那他許下的第一個願望又會是什麼?他想了許久也沒有得出一個答案,他搖了搖頭重新鼓起勇氣說道

原创 惟願天下太平

本文參與簡書聯盟之天下故事專題徵文若不是親眼見證過這世上的紛爭,說‘惟願天下太平’這樣的願望,總是會讓人覺得有點戲謔和虛假的,但如今卻是我真心實意的願望。我原本也只是在一個不知人間滄桑的小角落裏活着,安逸、平淡、日復一日。今年某日我坐在辦公

原创 早起偶感

今日早起得莫名清醒,不曉得是昨天晚上跑步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早上依然六點的鬧鐘,它響起來今天居然沒有半點抗拒起來的意思。在牀上想了幾分鐘昨兒看的《富蘭克林傳》裏的每日問自己的那個“今天要做什麼”的問題,一骨碌想起最近越來越有的下一年計劃的事